東京大學的學生,未來第一志願已不是進入大企業上班。(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說到新創(Startup)幾乎所有人第一瞬間都會想到矽谷,由於台灣與美國之間的政經淵源與近代的商業交流,創業的風氣對台灣人而言並不陌生,但是,說到創業氛圍活躍的國家,有個會顛覆你印象的答案:台灣的友國——日本。

在台灣人的印象當中,日本是個極度高壓且守規矩的社會,在所有日劇當中,只要出現職場生活的場景,幾乎都能讓台灣人感嘆一聲:「自己的職場生活還算是幸福」,畢竟社畜(しゃちく)一詞,就是從日本而來。而在日本的社會氛圍當中,「和別人不一樣」也是一件極度需要勇氣的事情。

這樣的氛圍之下,要能與同期、同儕畢業後理所當然至大企業上班或傳承家中事業、做出相當不一樣的決定:自行創業,對許多日本人來說應該是天方夜譚吧?

但數據會說話:日本的創業生態圈,的確在 5 年前的排行榜上幾乎敬陪末座,但轉眼間到了 2022 年,東京新創生態圈卻已躋身至全世界 Top 12,相較之下台北僅排在第 47 名。

除了有安倍晉三的三支箭催動經濟、日本振興策略賦予日本創新科技成長動力、為新創打下良好發展基礎之外,社會整體的氛圍也在悄悄轉變。

忍受不了在大企業上班、想做的事情現在就想立刻執行!日本東大生畢業後的第一志願:Startup

「現在日本東大生(東京大學,簡稱東大)畢業後的第一志願已不是到大企業就業,而是到新創公司上班。」日本早稻田大學的入山章榮教授說。

在整場專訪當中,入山教授這句話最令人震驚,讓人連忙問道何以日本會出現這樣的巨大轉變,而這題的答案與新世代價值觀的變化有所關連。

入山教授解釋道,「這是因為對現在這群優秀的東大生來說,在大企業工作已經『不是那麼好玩了』。這些優秀的人才,腦袋當中有許多不一樣的 Idea 想要實現,而且想要立刻實行,同時他們也更嚮往更加『自由』地工作,但這在大企業中是不可能的。」

就像許多日劇中上演的劇情,「要出人頭地,就得花上相當多的時間。即便是像東大生這樣的頂尖人才,要想在大企業中當到社長、總經理,就算從 20、30 歲一路拼命工作,都得要熬到 50、60 歲才有可能。」

但是在新創公司工作,或說自行創業,對這群有能力、有實力的優秀學生來說,卻意味著無限的可能。

日本「花了點時間」才讓新創活絡起來

「社會氛圍上越來越活絡、政府當然也在推廣支持,日本其實『花了點時間』才讓國內新創活絡起來。現在在日本,無論是對個人或企業,對於新創以及創業都投入了相當大的熱情。」

入山教授口中的「花了點時間」,實際上是日本政府在背後的大力支持與推動,除了有安倍晉三的政策打底,去年 10 月岸田文雄首相上任後,更展開一連串政策作為,加倍積極地活化日本新創產業生態圈。

岸田文雄表示,未來打算將政府巨額退休準備金的一部分,挪為扶植新創之用,更推出歷史上第一筆全國性的留本基金(endowment fund)讓政府資金援助延伸至大學校園,規模達到 10 兆日圓(880 億美元),這是全球規模最大的學術用途留本基金,其背後目的便是為了協助日本成為科學與科技國家。

今年 7 月,岸田文雄在 2022 年經濟團體夏季論壇上發表談話時這麼說,「許多大公司的發展都是從新創公司開始,我們將在年底前制訂一個 5 年計劃,以期 5 年內將新創公司的數量增加 10 倍。

不難看出,這位新日本首相對於「以新創企業作為經濟成長的動力引擎」寄予厚望。

延伸閱讀岸田文雄活化日本新創產業生態圈!連政府退休金都要拿來扶植新創?

從 2015 年到 2021 年,日本透過創業投資所挹注的總金額從台幣 432 億台幣成長至 1700 億台幣,漲幅足足達到 4 倍之多。(作為參考,台灣從 2015 至 2020 年間,創投總計投資了約 1200 億台幣,平均每年僅 200 億台幣,期間也沒有大幅成長。)

入山教授也舉例,近年日本的確出現了一些成功的新創,例如日本第一隻獨角獸公司 メルカリ(Mercari)便在 2018 年於日本掛牌上市,也成功進入美國市場,在國際市場上取得非常漂亮的成績。他仍嚴肅地指出,「現在說到在全球活躍並且有獲利的日本新創,還是相當少,幾乎是 0。這也是日本新創面臨到的最大課題:全球化。

台日新創為何需要彼此?雙方合作出擊能成為世界強勁打者!

在入山教授眼中,台日新創之間的合作,也像是日本東大生的價值觀轉變一樣擁有無限可能。

今年 7 月在「日本台灣新創高峰會」上,入山教授曾分享日本與台灣新創之間的合作要點在他眼中看來,台灣與日本之間的合作有其必要性,並且還能產生化學變化。

日本早稻田大學的入山章榮教授接受《TechOrange 科技報橘》專訪。

過去台灣與日本之間,在新創領域的交流相當少,直到近幾年如 Appier、iKala、Vpon、趨勢科技等逐漸在日本打出名號,台、日新創之間的交流也逐漸受到兩國社會的重視。

就連 Google 前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都說,台灣新創要長成獨角獸就必須出走國際,以補上本地規模的不足,這類思考戰略稱為「台灣+1」,也就是以台灣為基底,再多一個海外市場,而「日本市場會現階段台灣新創最好的出海口和重要一站。

入山教授則認為,對於新創發展環境來說,台灣與日本有許多的相似之處:日本是製造強國,而台灣擁有眾多中小企業,兩國都有強大的經濟基礎來發展創新。

但日本過去在創新上相當不足,幾乎是停滯狀態。然而想創新最重要的就是『開放』,也就是讓各種不同的角色進來、以各種方式展開合作,我認為對日本來說,跟不同的國家、不同的人交流合作,互相補足彼此的不足來創造新事物,這件事情需要更被重視。

入山教授觀察,台灣每年都有相當多的優秀人才前往美國留學,最後雖然有些人留在了美國,但也有不少人選擇回到台灣,因此產生了創業的交流圈,能和國內市場互相交換情報,「對台灣來說這是非常大的優勢。」

除此之外,台灣與日本的內需市場都不算太大,這也是兩方共同面對的難題,入山教授提到,日本雖然與台灣人口相比有 1 億多的市場,但若新創僅注重滿足日本國內的需求,勢必會遇到瓶頸。

而這與台灣非常相似。近幾年台灣新創早已意識到,「從 Day1 就該思考如何走向國際」已成為新創持續成長茁壯,甚至是存活下來的關鍵 mindset。

入山說道,「無論怎麼說,未來都還是以亞洲為中心的時代,現在東南亞已經有許多日本企業進駐了。」

而台灣新創擁有相當新穎的技術與想法,若與日本大企業的資本一起進入國際市場,或是台灣新創直接進入日本市場,「我相信這都會開創出更多不同的可能性。日本與台灣在物理距離上相當近,過去台日新創間的交流非常少,未來這種能促進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活動(event)應當多加舉辦才是。」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歡迎讀者至《TechOrange》日本新創專題——超新星の誕生!2022 台日新創殿堂,閱讀更多精彩台日新創交流深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