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 年到 2016 年是矽谷的黃金創業年代,即便沒有刻意營造所謂的「新創生態圈」,卻讓新創蔚為風潮,更孵育出現今的科技巨頭 FAANG(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Apple)。

而現在,新創風氣不僅是在美國興盛,更是在各國遍地開花,東京、首爾、倫敦、巴黎、以色列等創新大國都積極投資海外新創,為何台灣卻似乎總是少了些能量?本集全新一週邀請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科教發展及國際合作處葉至誠處長,為我們剖析國內外新創生態圈的差異與發展關鍵。

創業生態圈怎麼出現?

葉至誠回憶道,過去自己曾認為「創業」和「經商」十分類似,然而,當真正造訪了國外才了解到,所謂的「創業」氛圍,原來如此不一樣。矽谷的創業,含有濃濃的科技根底,而台灣早期的創業其實就是有一點資本、買賣交易做生意。

葉至誠指出了另一個台美創業的差異,在於美國具有「創投」氛圍,把新創看為小孩、一路培養長大;此外台灣投資人多止於「出錢」,國外投資人則「出錢、出智慧、出人脈」

長年以來,美國矽谷、紐約主流思考普遍有個共識:創新生態系要好,創投生態一定要好。

葉至誠認為,所謂「創業」,應該要走在趨勢的最前面,做市場還沒有的產品和服務;當市面上已經有類似的產品,就不是創業了。而要跑在眾人前面,代表前面沒有先例可以複製,創業者要扮演的,便是「創新者」的角色

創新不只一種,任何創新都應以市場為前提

細細剖析何謂創新,一般又可分為三點:技術創新、商業創新、市場創新。過去三十年中國百度、台灣電商,在做的便是市場創新,將國外既有的技術及商業模式帶到新的市場中進行複製。

葉至誠解釋,技術創新一定要有市場,技術本身才有價值;商業模式創新也需有市場為基礎;而市場創新則是著重找到新的應用領域,產生新價值。總而言之,無論是哪種創新,都需要有市場性,才有價值

葉至誠分享自身觀察,認為台灣在將學術研究轉變為技術端的發展是好的,下一步就是要接受市場洗禮,才會知道有沒有價值。以矽谷來說,因為有新創風氣,有好的投資人在背後可以省下很多時間和金錢,反觀台灣,其實也需要具有市場嗅覺投資人來協助。

釐清定位很重要,創新元素最關鍵

從台灣角度來看,無論是美國還是泰國,都算是國際市場,但新創一開始不可能滿足所有,一定要鎖定其中一個。

葉至誠發現,許多人一開始會鎖定美國,因為消費力強,並且有足夠資源支撐新創後續發展;如果鎖定東南亞,客戶也許能用到,但未必買得起,可能就撐不起一家新創。因此,葉至誠強調:新創應該要清楚知道自己的國際市場定位在哪裡。正因為台灣的國際市場可定位的選擇太多了,所以更應該先釐清自己的定位。

至於是否要打造創業生態圈?葉至誠回溯矽谷一開始的發展,其實多是朋友間的分享,並未刻意營造,而是自然以人脈連結自然打造出來。因此,與其著重在形式,葉至誠認為,不如著重在「元素」上。

而所謂元素,指的便是創業者本身要有嘗試的精神,並應搭配業師和投資人的協助。葉至誠以美國為例,灣區的創投不會跑去 LA,因為創投專注於他清楚的領域,而創業者也會因此而前往灣區尋求機會,自然而然產生了聚落。

如何吸引國際創投?台灣還有這些難題要克服

那麼,以台灣而言,適合發展哪些創投類型?又該如何吸引國際創投前來呢?葉至誠認為,環境、法規要夠友善讓創投願意在當地進行投資。

而所謂友善環境,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能讓投資人獲利了結」,以美國來說,投資公司出場時,獲利無須額外課稅,在台灣則需要,而這對投資人來說影響很大。

要有好創新生態圈,要先有好創投生態圈。以創投角度來說,台灣除了有出場路徑不明顯的問題外,國內本身審核過嚴、曠日廢時也造成了阻力。

另一方面,葉至誠補充,要讓投資人去重新熟悉一個陌生環境,成本其實很高。因此,葉至誠鼓勵創業者前往美國進行登記,進而接軌國際。

獅子抓象,全力以赴;然而,大象可不好抓,若真要促成一個大案子,尚需台灣法規、環境配合,才能把事做好。但葉至誠以自身經驗解釋,有時,政府可以抓「螃蟹」,例如法規、人才等基礎事項,有時,將螃蟹抓好了,也能協助許多新創事業的發展。

葉至誠最後笑言,在自己這段過程中,或許沒有抓到太多頭大象,可小螃蟹卻是抓了不少。

訂閱《全新一週》Podcast ,幫你做好全新一週工作準備
>> 訂閱 Apple Podcast
>> 訂閱 Spotify 
支持我們策劃更多好內容,別忘了留下 5 星評分!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科技報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