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本書】逆向工程,就是研究現有的東西,再利用獲得的資訊,創新研發出一個沒有人想過的點子。

逆向工程,你我都能變優秀的祕訣》一書透露,如何透過「逆向工程」,撇除靠天資,要不就是靠努力練習,開創成功的第三條路。下文將分享賈伯斯推出世紀發明 iPhone 前,曾經跟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有過一些摩擦,但是賈伯斯並沒有停在被搶先的挫敗,而是拆解現有發明,看得更遠、走得更廣,最終提出一個驚艷世界的產品。(責任編輯:洪郁萱)

史蒂夫.賈伯斯發現自己遭到背叛時,已經太遲了。記者會已經結束,消息也發布。這時他才逐漸意識到:蘋果提早起步的優勢即將消失。

那一年是一九八三年,地點在加州庫比蒂諾,賈伯斯創辦的電腦公司才即將滿七歲。這家公司崛起得極為迅速。再過幾年,華爾街對其市值估計將高達十億美元以上。

蘋果被微軟的 Windows 搶先一步

不過,在這個時候,距離蘋果正式發表麥金塔(該公司迄今最大膽的創新)之前的短短六個星期,賈伯斯卻發現自己遭人搶先一步。

這項打擊來自四千公里以外,在紐約市著名的漢斯理皇宮飯店華麗的宴會廳裡。

比爾.蓋茲在舞臺上,站在一群記者面前,剛宣布微軟要發展一套友善使用者的作業系統—而這套系統和麥金塔有著不少引人注目的相似之處。

那個年代的電腦,看起來一點都不像今天這種直覺式的裝置,沒有色彩鮮豔的圖像和能夠點擊的圖示,也沒有互動式選單。你如果要用一九八三年的電腦做任何事情,就必須拿起鍵盤,輸入一大串硬邦邦的文字指令以傳達你的要求。

蘋果的麥金塔作業系統具有兩項關鍵創新:令人眼睛一亮的螢幕圖像,還有滑鼠。從此以後,使用者再也不必被迫學習晦澀難懂的電腦語言。在新的麥金塔電腦上,他們只要滑動游標並且點擊就行了。

賈伯斯迫不及待要把麥金塔推上市場。在他的想像當中,他的公司將會在不到兩

個月的時間裡徹底改變個人電腦的世界。然而,現在蓋茲竟然宣布微軟開發了一套新的作業系統,叫做什麼「視窗」(Windows)的?

賈伯斯滿肚子火。畢竟,蓋茲連競爭對手都算不上,他只是個銷售商而已。

事情的發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賈伯斯欽點微軟為蘋果的電腦開發軟體,他絲毫沒有虧待蓋茲,不但與他同行出席會議、在蘋果的活動上邀請他上臺露面,還把他當成自己的心腹成員。結果,蓋茲居然這麼回報他?

「把比爾.蓋茲給我找過來,」他對負責聯絡微軟的人員要求,「明天就要到!」

蓋茲雖然遠在美國另一端,賈伯斯的要求還是實現了。

第二天,蘋果的會議室裡坐滿該公司的高層人員。賈伯斯打算以人多勢眾的姿態給微軟團隊一個下馬威。兩家公司即將正面對決,他可不打算在陣勢上屈居下風。

不過,他根本不需要花費這些力氣。在大出眾人意料的情況下,微軟並沒有派出一個團隊。蓋茲隻身前來,略顯彆扭地走進會議室面對大陣仗。

賈伯斯立刻開口對他痛罵一頓。「你這個賊!」他大聲怒吼,他的手下也全都怒目圓睜,盯著蓋茲。「虧我那麼信任你,結果你竟然偷了我們的東西!」

蓋茲默默接受他的斥責,然後停頓一會兒,但絲毫不顯畏縮。接著,他說出一句令對方無可招架的話,導致會議室裡所有人都啞口無言:「史蒂夫,我認為這件事可以從不同的觀點來看。我覺得實際上比較像是我們兩人都住在一個叫做『全錄』的有錢鄰居隔壁,結果我闖進他家去偷電視,卻發現原來先被你偷走了。」

蓋茲很清楚視窗作業系統不是自己的原創構想,但如果說這種以圖像為基礎並且由滑鼠操控的作業系統是賈伯斯的創意結晶,他也絕不接受。

無論蘋果向媒體推銷了什麼樣的英勇故事,蓋茲知道事實真相:麥金塔從來就不是蘋果的發明,而是從全錄這家位於紐約羅徹斯特的影印機公司獲得的點子,經由「逆向工程」產生的結果。

賈伯斯研究奧多,研發出新的產品

一九七○年代,在賈伯斯還是高中生的時候,全錄面臨一場生存危機。該公司的高階主管認定無紙辦公室是未來無可避免的發展,而他們並不打算被動等待那樣的未來降臨。為了投入創新研究,全錄在加州成立了帕羅奧多研究中心,簡稱「全錄帕研」。

這座研究中心立刻開始大量產出新點子,原因是這裡罕見地結合三項優勢:豐厚的資金、擁抱風險的文化,以及地理位置的機緣巧合。當時矽谷充滿傑出的工程師,而全錄帕研來得正是時候,因此得以廣納人才,還給他們完全自由發揮的空間。

在全錄帕研無數的發明當中,有一項是一部大多數人從沒聽過的個人電腦,名叫「奧多」(Alto)。這部電腦的許多特徵,後來都成了麥金塔與眾不同的特色,例如:讓電腦變得比較容易使用的圖像,還有用來下達指令的滑鼠。唯一的差別,是奧多研發出來的時間,比麥金塔整整早了十年。

全錄知道奧多絕對有價值,只是不曉得價值究竟有多高。他們把奧多視為一件利基產品,一種高級辦公室限定的設備,以為大概只有頂尖大學和大型企業才會感興趣。

他們會這麼認為確實難怪,因為全錄的奧多要價超過十萬美元(以當今的美元價值而言),而且一次的最低購買數量是五部!所以就算是最富有的美國人也不會有購買奧多的預算。

全錄有個盲點。該公司的高階主管有許多都是在一九四○與五○年代期間長大成人,普遍認為打字是祕書的工作。他們完全想像不到電腦有可能成為居家用品。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絲毫不吝於向訪客展示奧多,包括在一九七九年展示給賈伯斯看。

賈伯斯當下就著迷不已。「你們坐擁一座金礦。」他對那個負責介紹奧多的全錄工程師說。在展示過程中,賈伯斯幾乎沒辦法靜靜坐著。他越來越激動,顯然遏制不了內心的興奮。他一度脫口而出:「我實在不敢相信全錄竟然沒有善用這項產品。」

事後,他隨即跳上車,直接趕回辦公室。不同於那些古板的全錄高階主管,他徹底體認到這項發明的重要性。賈伯斯認定自己窺見了未來,而他可不打算枯等全錄發現這一點。「就是這個!」他對他的團隊說,「我們一定要做出這個東西!」

一夕之間,滑鼠操控的圖像使用介面就成了蘋果開發的核心焦點。不過,他們並不是要抄襲奧多。賈伯斯認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他要把滑鼠簡化成只有一個按鍵,也要利用電腦的圖像能力顯示藝術字體,還要找出技術上的解決方案,把奧多高得離譜的價格大幅壓低,讓個人電腦能夠普及大眾。

不過,在他能夠做到這些事情之前,必須先向他的團隊提出簡報,分享自己看過奧多後所記得的一切,詳述奧多的特色、功能,還有設計。接著,他們要進行反向研究,從奧多的功能推測出那部電腦是怎麼製造出來的,目標是要利用獲得的資訊研發出一部開創性的新機器。

不只是賈伯斯,創新者都會做

賈伯斯的做法不算不尋常。至少在矽谷,突破性產品經常都是奠基在逆向工程獲取的洞見之上。

如果當初康柏電腦沒有針對 IBM 的個人電腦進行逆向工程,並利用他們由此得到的收穫開發出可攜式電腦,我現在用來打出這句話的筆電就不會存在。

我現在握在手裡的滑鼠深受賈伯斯的影響,但這項發明真正的功臣也不是全錄,而是史丹福大學研究員道格拉斯.英格巴特(Douglas Engelbart)。

他在一九六四年打造出一個四四方方的木造原型裝置,利用內嵌的金屬圓盤追蹤移動位置。全錄對於英格巴特的這項發明並不陌生,他的辦公室距離全錄帕研只有九分鐘路程。

就連我現在用來撰寫這些文字的 Google Docs 軟體,也不是憑空出現,而是仔細分析既有的文字處理應用程式之後的結果。

所謂逆向工程,就是系統性地拆解物品,以便探究其內部運作方式,從中獲取重要的洞見,而這種做法不只是科技產業引人入勝的特徵之一。對於為數驚人的創新者而言,這似乎是種自然而然出現的傾向,是先天的喜好。

麥可.戴爾(Michael Dell)在十六歲生日收到的禮物是一部蘋果二號電腦,他卻根本沒有開機使用,而是一語不發地把那部電腦抱進他的房間,關上門,然後把整部機器徹底拆解(他的爸媽因此驚恐不已),以便檢視那部電腦是怎麼製作而成。短短幾年後,他成立戴爾電腦公司。這家公司的與眾不同之處,就是使用者可以依個人需求客製化自己的電腦。

Google 的賴利.佩吉(Larry Page)九歲時,他的哥哥把自己的螺絲起子拿給他玩。他利用那些螺絲起子拆開了爸爸的電動工具,以便窺探裡頭的結構。

還有亞馬遜的貝佐斯,他的母親賈克琳總是覺得自己兒子和別人不太一樣。她還記得自己是在什麼時刻發現的:就是看到她才剛學會走路的兒子想拆解自己的嬰兒床。

現代必備的新技能:快速學習

由以上例子明顯可見,矽谷對於逆向工程並不陌生。科技創新者可以藉著這種做法向同時代的頂尖人物學習、在開創的觀念之上進一步發展,並且占得先機。

要是逆向工程也能為你帶來相同的效果呢?

由於科技進展使得雇主更容易找到並且雇用出類拔萃的員工,所以每個領域的競爭都會因此變得更加激烈。不論你從事什麼工作,面對的競爭都遠比十年前的同行更激烈。現在和你角逐的對手,已不再只是你居住區域裡的專業人士,而是包括全球各地的專家。客戶與招聘經理從來不曾像現在這麼容易能找出你所屬領域裡最出色的人物,並且邀請他們合作。

不過,這種情形也有好處,只要你能在關鍵點上突顯出自己和別人的差異,把自己定位成所屬行業中的帕華洛帝,你能夠獲得的獎賞也會遠高於先前世代的明星。

那麼,該怎麼達到那種境界的成功呢?這個謎題的一大答案就是培養快速學習的能力,以便能夠持續精通新技能。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裡,由於專精的目標也會不斷移動,因此要勝過別人,就必須持續追求知識。隨時掌握新出現的創新以及職業趨勢,已不再只是拚命三郎型人物才有的特質,而是每個職場人士要維持不被市場淘汰的基本要件。

當然,正確的學習方法遠不只是幫助你不被淘汰,也會強化你的創意,促使你從鄰近領域當中獲取有價值的觀念,並且能獲致獨特的技能組合。隨著時間過去,你習得的能力要素會不斷累積,增加你做出有意義貢獻的機會,也使你能夠在同領域的其他千百名專業人士當中脫穎而出。

過去,教育是屬於學術界的領域。到了今天,傳統教育已經跟不上社會發展的腳步。等到一項重要的創新在教室或者線上課程裡被提及,大概都是好幾年後的事了。教育機構的設計本來就不適合迅速創新的世界。

結論顯而易見。在當今快速變動且高度競爭的環境裡,積極進取的專業人士必須採取新做法。這樣的做法又必須能夠讓人持續不斷增進技能,不必等人來教你,你也能夠主動即時掌握重要發展。

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把目光轉回地球上一個大多數專業人士都靠自學成功的地方:矽谷。

用對方法,不怕別人搶先一步提出新點子

賈伯斯從來不曾原諒蓋茲開發視窗系統的行為。

他在兩人的正面對決當中也毫不退讓。不論蓋茲的回應多巧妙,賈伯斯都滿心認定:要不是因為微軟替麥金塔開發軟體,視窗系統絕不可能會出現。

在蘋果的會議室裡,賈伯斯迴避了蓋茲關於全錄的那句一針見血的說詞。他轉移話題,要求蓋茲私下為他展示視窗系統。蓋茲同意了。

展示才進行幾分鐘,賈伯斯隨即提出他的評斷。

「哦,原來實際上是個爛東西。」他以不屑的語氣說道,裝出鬆一口氣的模樣。

蓋茲相當樂於讓賈伯斯在眾人面前獲得表面而短暫的勝利,讓他藉機挽回點面子。「沒錯,」他對賈伯斯說,「是個可愛的爛東西。」

不到十年後,視窗系統稱霸市場,成為全世界最成功的作業系統。至於蘋果,則是奄奄一息,公司的業務一片狼藉。到了一九九七年,蘋果已在倒閉邊緣,所幸在最後一刻獲得一筆一億五千萬美元的投資,才得以逃過一劫。那筆資金的來源不是別人,正是比爾.蓋茲。

儘管如此,賈伯斯對待蓋茲仍然毫不留情。他克制不了自己,尤其是在記者邀請他對這位競爭對手提出評論的時候。「比爾基本上毫無想像力,從來沒有發明過任何東西。」賈伯斯向他的傳記作者華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表示,「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他現在做慈善工作比起待在科技業還要自在。他只會厚顏無恥地剽竊別人的點子。」

賈伯斯雖然滿腔怒火,但終究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二○○五年,他和蓋茲雙雙獲邀參加一名微軟工程師的生日派對。賈伯斯與那名工程師的太太是長年好友,在她的請求之下才同意前來。不過,他來得很勉強,滿心不願和蓋茲同桌飲宴。他當時不曉得的是,這場晚宴將徹底改變蘋果的未來。

那名微軟工程師熱切地想要討好老闆,於是開始詳細描述自己正在開發的一項計畫,聲稱這項計畫將會為電腦帶來革命性的變化。那是一部平板—他說這件裝置將會讓筆電變成過時的產品。他不停講述這件裝置的簡潔設計、實用性,以及便攜性。尤其令他深感自豪的,是隨附於這種裝置而使其易於使用的觸控筆。他一度半開玩笑地建議賈伯斯可以考慮購買授權,因為這種裝置將會對業界帶來翻天覆地的大改變。

賈伯斯表面上不動聲色,內心卻開始冒出了點子。

第二天早上,賈伯斯召集他的團隊,向他們提出了挑戰:「我要製造一部平板電腦,不能有鍵盤,也不能有觸控筆。」他沒興趣照抄微軟做的事,而是要更加精進他們正在研發的構想,以便推出比對方更勝一籌的成果。

六個月後,蘋果開發出了一部原型機──一部讓使用者在玻璃螢幕上只用手指就可以打字的裝置。「這就是未來。」賈伯斯一看見這部裝置就這麼宣稱。

不過,賈伯斯還沒有授權團隊開始生產這種裝置,而是做了一項出乎他們意料的重大決定。他要求把這項觸控技術應用在另一項計畫上,而占用了蘋果工程師幾個月的時間。至於那部平板電腦,則是暫時受到擱置。

過了一年多之後,賈伯斯在舊金山踏上一年一度的麥金塔世界大會舞臺,舉起一件新產品。後來,蘋果就靠著這件產品成為全世界獲利最高的公司──這件新產品就是:iPhone。

這一次,換成蓋茲覺得自己被將了一軍。他在多年後透露了自己當時最初的反應。「老天,」蓋茲記得自己那時心裡是這麼想的,「微軟的眼光還不夠遠。」

賈伯斯與蓋茲之間的競爭齊備了莎翁經典傑作的所有元素──而一般人都會忍不住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於他們的性格缺陷與出眾天賦。

不過,他們的故事之所以特別迷人,不只是因為其中複雜的糾葛,也不只是因為兩人數十年來在個人電腦的未來這個領域裡的鬥爭,而是一項遭到一般人忽略的關鍵程序,在兩人故事裡一再悄悄出現,且總是在最大的創新背後扮演一定程度的要角:也就是逆向工程。

逆向工程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逆向工程,你我都能變優秀的祕訣》,由 方智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