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中國紫光集團過去曾是半導體產業重要產業,多次大動作來台灣挖角人才,掀起許多討論。時移世易,去年紫光因為快速併購導致財產不堪負荷而破產,近期傳出將由鴻海為首的企業入股收購。(責任編輯:洪郁萱)

紫光集團曾是大陸半導體產業發展中一個重點企業,早期持股長江存儲及紫光展銳等重要指標企業,並曾大力挖角來自台灣的高啟全、孫世偉等重量級人士。

紫光集團更出名的是前董事長趙偉國,他在 2010 年接手後,不斷砸重金收購企業,從 IC 設計業的展訊通信到銳迪科,還入股多家重要記憶體廠如長江存儲及武漢新芯等。趙偉國 2015 年來台灣,點名收購台積電及聯發科等指標企業,在兩岸掀起話題,也引發國內是否要讓陸資入股台企的話題。

不過,去年 7 月,紫光集團宣告破產,原因是靠房地產起家的趙偉國,肆意併購擴大版圖,而且是以大量借款的高財務槓桿模式,一度讓紫光負債金額高達 2000 億元人民幣(近 8700 億元新台幣),也讓公司淪落到破產重整的地步。

所以,此次台灣最大電子集團鴻海宣布入股紫光集團,就極具象徵意義。仔細觀察紫光重整後的股東陣容,只有鴻海集團是唯一具備資訊電子實業的公司,對於積極布局電動車及相關半導體零件市場的鴻海集團來說,這個投資案當然有助於未來擴展在中國大陸市場的業務。

入股紫光,佈局半導體又能讓中國很「放心」

而且,這項投資案也有很重要的政治宣誓意義。近年來鴻海積極布局中國大陸以外的市場,例如在台灣收購旺宏六吋廠及入股富鼎先進,也大力加碼美國的電動車投資與布局,另外在馬來西亞宣布半導體投資案,還積極拜會印尼、印度等國領導人,但唯獨過去最大的生產重心中國大陸,幾乎沒有動作。

因此,鴻海這個入股紫光的動作,應該有相當程度讓中國大陸「放心」的作用。不管美中如何對抗,或創辦人郭台銘與中國有什麼不愉快,中國占全世界一半以上的電動車市場,為了業績發展及平衡布局,鴻海集團還是要很務實地進行投資,並且選擇這家中國半導體的指標型企業入股。

值得一提的是,先前市場以為,長江存儲及武漢新芯仍是屬於紫光集團旗下企業,但據了解,在紫光經歷破產與重組後,目前紫光已經沒有長江存儲的持股,因此鴻海集團要藉由紫光集團進入記憶體產業的說法,其實是錯誤的。

長江存儲的股東結構近年來快速變化,在趙偉國當家時代,紫光集團透過湖北紫光國器持股長江存儲半數以上股權,當時持股達 51%,另外大基金持股 24%,但由於長江存儲要不斷增資投入研發與蓋廠,因此去年紫光破產前,紫光集團持股已降至 13.2%。

後來,紫光最近一年進行重新改組,最後的 13.2%持股也已經轉由湖北承接,因此從今年開始,長江存儲已與紫光集團沒有關係,公司內部的紫光Logo也都已經拆除。另外武漢新芯由長江存儲主導投資,同樣也不列在紫光版圖了。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紫光展銳,這家公司切入手機晶片設計,歷經多次人事改組及業務整合,過去幾年表現還是差強人意,在手機晶片的全球排名是第六位,次於高通、聯發科、蘋果、三星及華為,尤其高通及聯發科太強大,紫光展銳幾乎難有施展空間。

不過,未來紫光展銳是否會朝電動車等新應用市場發展,鴻海集團入股後會帶來什麼改變,可能是一大轉變,也值得後續觀察。

企業赴中國投資,政府不需介入太深

另外還有一個重點,鴻海宣布入股紫光集團後,台灣又有一些聲音出現,認為鴻海投資對岸敵人,經濟部投審會應該出手阻止,但我倒是認為大可不必。

產業競爭不只存在於兩岸,不要太以政治思維來思考經濟事務,當年紫光想來台投資,政府出手阻止,目前看起來是很正確的決定,但台灣單一企業赴大陸投資,台灣產業界並沒有面臨什麼風險,政府不需要介入這麼深,頂多給一些原則指導就可以。

當然,有些人說此次鴻海集團是「危機入市」,這還很難有定論,未來要看紫光到底可以拿出多少成績。鴻海這麼大的企業,對於任何投資案勢必會仔細評估,一定是覺得有機會才會投資,不管這個機會是經濟上或政治上的,最糟情況就是 98 億元人民幣賠掉了,但以鴻海家大業大,會承受不起這種損失嗎?

當然,紫光畢竟是歷經破產重整,財務結構是否真的很健全,內部到底還有多少未爆彈,外界並不是很清楚。鴻海集團未來會不會收不到投資獲益,反而變成一個負擔,還是值得未來繼續觀察。

在鴻海入股紫光之際,也可以趁機談談大陸半導體產業的發展,以及相關企業與台灣同業的對比。

半導體二線廠,台廠要小心陸企追上

受惠去年景氣大好,大陸半導體產業去年也是大有進展,電子時報(Digitimes)日前製作亞洲半導體前五十強中,大陸就占了十名,排在前三名的是中芯、長電及韋爾,剛好分別是大陸晶圓代工、封測及 IC 設計業三大領域的龍頭企業。(見表)

今周刊,紫光,鴻海

以中芯為例,去年營收 54.43 億美元,淨利 17 億美元,成長率分別為 39%及 1.38 倍,其中營收換算成新台幣大約 1500 億元,低於聯電的 2130 億元,但中芯淨利則超過 500 億元,已逼近聯電的 557.8 億元。

中芯在高階製程技術尚需要突破,同時也受限於美國禁止輸出極紫外光(EUV)機台,與台積電的差距仍然非常遠,不過中芯的快速成長,卻已逼近台灣的晶圓二哥聯電。

至於長電科技是大陸封測龍頭,去年營收 47.98 億美元,淨利為 29.6 億元(人民幣),換算成新台幣,營收大約 1350 億元,淨利約 131 億元,距離日月光的 5700 億元營收及淨利 639 億元,還有很大差距。

目前高居大陸第一大的 IC 設計商韋爾,在收購全球影像感測器 IC 公司豪威(OV)後,去年營收 32 億美元,淨利 44.8 億元(人民幣),換算成新台幣,營收大約不到 1000 億元,比瑞昱的 1055 億元少一點,若把韋爾拿來台灣對比,大概可以排在 IC 設計業的第四名,次於聯發科、聯詠、瑞昱。

若對比全球 IC 設計業的排名,韋爾也有機會擠進全球前十大 IC 設計業之列。之前根據 TrendForce 的統計,全球前十名 IC 設計業的排名中,並未將韋爾計入,主要是去年尚未併入豪威,因此若以韋爾去年營收 32 億美元,明顯超越奇景光電的 15.47 億美元,排名全球前十強應該沒有問題。(見表如下)

紫光,今周刊,鴻海

(圖片來源:電子工程專輯)

台灣半導體高階企業不擔心被超車,中低階企業則要繃緊神經

如果簡單下個暫時的結論,目前大陸半導體產業發展確實值得注意,但台灣晶圓代工有強勁優勢,不用太擔心台積電。至於二線廠聯電、世界先進與力積電就要很努力,否則中芯應該會很快就趕上來了。

至於台灣 IC 設計業及封測產業,目前還是要密切注意大陸企業的發展,龍頭廠可能不用太擔心,但產品與技術在中低階的業者,未來會面對大陸相當激烈的競爭,類似韋爾這種突然冒出來的對手,台灣不能太大意。

閱讀全文:https://reurl.cc/1ZD1yW

延伸閱讀

40 歲的陷阱「拚命工作的人更容易對人生後悔」!從1萬個中高階主管經驗談,看見真正重要的事

從國中打工開始學理財!這個台灣女孩如何隻身日本,從留學月賺 18 萬到工作 2 年多存下 500 萬?

股災這樣做,一年配息增加 54%!他曝撈底秘訣:成功一次,縮短 10 年存股時間

(本文經合作夥伴 今周刊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鴻海大手筆入股紫光,背後深藏兩大盤算〉。 圖片來源:今周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