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工作倦怠

過去兩年,疫情使許多人經歷隔離,不過隨著與病毒共存,大家也逐漸恢復工作。強行自我隔絕的過程中,讓更多員工回顧思考工作是否符合需求,最終許多人選擇裸辭。

據紐約時報報導,美國去年有超過 4000 萬人離職。這一波「大辭職潮」反映的是,環境的改變賦予員工擁有更多籌碼和可能性,不管是在薪資談判或者員工福利上為自己爭取權益。這一代的工作者,不需要再像過去那樣,再苦也要自己吞。

Z 世代和千禧世代閃辭理由第一名:工作倦怠

根據國際管理顧問公司勤業(deloitte) 2022 年針對千禧世代與 Z 世代的調查中,有 40%的 Z 世代和 29% 千禧世代員工想在兩年內離開公司主要原因在於工作倦怠,員工反應工作讓自己燃燒殆盡,變成了行屍走肉般的狀態。

無論是哪個世代,普遍都會感到倦怠,但 Z 世代和千禧世代的感受會更為深刻。康乃爾大學組織行為學教授 Vanessa Bohns 分享「或許新世代的員工會覺得擺脫工作的唯一方法,就是做一些很大轉變的事,比如辭職」。勞動力短缺、承受更多責任,阻礙了他們生活與工作的平衡。唯有找到平衡,Z 世代和千禧世代才能緩解疲倦。

辭職不意味著,人們丟掉電腦,回到梭羅筆下的華登湖旁自給自主,還是要工作。但張貼滿滿的職缺公告的求職市場,能讓員工自由選擇什麼是自己要的。

不過可不是每份工作帶來的倦怠,都可以透過轉換工作來解決,或許下一個職場還是會碰到一樣的問題。

專家建議,在有毒的工作文化裡,辭職絕對是唯一的一條路。但是除此之外,解決人們倦怠的方法其實比想像中還多更多。

TO 推薦閱讀:疫情期間沒換工作,反而是損失!調查:新人入職薪水比老鳥高 7%

三個恢復倦怠的方法,「裸辭」不是唯一的解方

Bahn 教授表示其實改變職場環境的方法比想像的還多,職場心理學家 Natalie Baumgartner 也補充道「千萬不要低估公司會傾聽、了解並鼓動改變,來緩解員工不滿的可能性」

以下三個方法可以有效幫助緩解疲倦,從工作倦怠中解脫。達成之後,或許就能抵銷辭職的念頭:

1. 提出調整工作內容的要求

Bohns 教授提到,許多人對於向高層提出改變工作內容的建議,非常地悲觀,預期自己只會得到公司的反彈。但是轉個方向想想,都到想裸辭的地步了,自己應該也沒什麼好失去的,不如提出來,結果搞不好比想像中還好。

Baumgartner 也補充,現代的工作者必須堅持為自己在工作場域上的需求發聲,「找機會向主管或人資反應問題,找尋解決方案以及不時的提供實作上即時的反饋,或許就可以打消離職的打算。」

2. 了解自己的極限

劃定界線說來簡單,但其實應該從自我的極限開始。留意自己一整天工作最高效率的時段,發現哪個時限會感到有點吃力等,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結果。

專家建議每個工作者開始一週工作之前,比起急急忙忙地開始,不如花點時間,排列優先順序,和估計所需的時間,預留緩衝的時區。之後再以餘裕的狀態,開始一週忙碌的行程。

TO 推薦閱讀:一半以上的 Z 世代員工搞創業!說走就走的年輕世代,主管該認清的事實是什麼?

3. 把「有意識的休息」放進行程裡

工作倦怠經常癱瘓人們的身心,從中脫離的方法就是有意識的休息,讓人從疲倦中恢復。透過規劃戶外踏青、社交活動,或者學習一兩樣有成就感的事務(如織地毯、飾品工作坊、與工作無關的新語言學習等),就可以脫離工作的疲勞感。

專家提醒,雖然許多人提到睡眠是恢復疲倦最重要的元素,但不能只倚靠睡眠來恢復疲憊,就曾有醫師提出「睡覺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應該透過有規劃的休息行程來調節身心穩定。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參考資料:CNBCNytimes、,圖片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