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創業」不單單是實現夢想的手段,更被許多經濟學家視為經濟發展的原動力,其中,科技創業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能猶如火車頭一般,帶動各項產業向前發展。

然而,台灣的這輛火車頭,應該以何為燃料?又該帶領產業走去何方?我們是否能借鏡以色列、美國矽谷、新加坡、日本等地的發展經驗,擬定出自身的一套策略?本集全新一週邀請到前科技部部長陳良基,從海外國家的成功模式,解析台灣新創如何走向國際?

全球掀起新創浪潮,成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然這幾年全球新創浪潮越堆越高,比如法國總統馬克宏,便在 5 年間帶領法國新增了 22 隻獨角獸,而美國矽谷等新創基地也不斷壯大。陳良基認為,新創若想要崛起,環境支持很重要。

新創公司一開始起步通常並不大,需要很多的支持與適當的環境,才能長出群聚的成果。就拿以色列為例,當初之所以能群聚,一開始便是由政府投入資源,由政府提供資金、審核新創想法。只要新創有點子就可以得到資金,如果政府認為點子可行就再加碼。也就是說,只要點子真的有價值,政府就會支持贊助。

以色列政府不只積極培育,另外還設有其他配套機制。陳良基認為,台灣也應該善用民間力量。

矽谷泡沫化後迎來新契機!新創原來有這些可能性

而談到矽谷,其實經歷過泡沫期,僅剩下幾間大公司,但正是這個泡沫期,讓新創型態開始轉變。從 2005 開始,人們開始發現數位時代的新創跟過去不同,因為沒有案例可以遵循,於是開始創造加速器的模型,如 Y Combinator 等創投出現,就帶動一波新的新創、創造新的群聚效應。

陳良基笑說,當初要去 Y Combinator 參訪,卻被告知那裏什麼都沒有。確實,對於剛起步的新創來說,一切資源和討論靠的都是腦袋裡的東西,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什麼都不需要」,頂多需要共同工作空間。而陳良基認為,這樣的模式,其實很適合台灣學習。

如今的新創,陳良基分析,好處在於有點子就可以嘗試,還能透過數位傳播到全世界。只要有資源和資金,就能讓新創從無到有、從弱小到強大。

說到運用資源,就不得不提新加坡的發展。一座原本要被廢棄的工業區,在政府和民間的努力下,脫胎換骨成為今日重要的新創產業聚集地。透過新創區 Blk71(BLOCK71),新加坡將全世界的企業家找來當導師,打造出屬於自己的新創生態。

台灣新創有何優勢?供應鏈中不可或缺

將焦點放回台灣,我們究竟具有什麼優勢?

陳良基表示,無論什麼樣的產品,最終都希望能在網路上稱王,而台灣的 ICT 正是實現這些的重要基礎。我們本來在產業供應鏈中便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而現在缺乏的是新創將新的服務、新的想法帶進來。

另一方面,台灣也可以學習新加坡、以色列,將全世界的人脈和資源拉過來。如此一來即使在台灣,也能擁有全世界的視野與支持。陳良基認為,台灣不需要過於悲觀,因為已經有不少資源在這,但下一步要思考的是:新創點子如何緊密結合?

新創的想法非常考驗提案人本身的心態,如果不夠開放就會少了很多創新和可能性。可惜的是,台灣目前的教育制度過於著重標準答案,反而限制了創業者的心態,讓大多數人不敢犯錯。

然而,「面對失敗」是新創的必經過程。億萬富翁貝佐斯、馬斯克都曾建議過,犯錯不是問題,更表示應該趁成本還小的時候多犯幾個錯。對於新創圈來說,這裡沒有失敗,只有放棄。只要不放棄,中間所經歷的一切挑戰都只是個過程而已。

政府是新創發展重要關鍵,數發部會是完美解方嗎?

而無論是法國、以色列,我們都可以看到資金以及政府在其中的重要性。從資金角度來看,台灣現在尚有不少法規問題待處理;而在政府部門這部分,台灣現在似乎還缺少了一個「專責的人」去培植、協助新創發展。

另一角度來講,若是新創在尋找資金時,只能接觸到台灣有限的資金,能量就會非常不足。陳良基笑說:「我們的人口是以色列的三倍,政府在規劃新創相關的策略時,也應該用以色列的三倍去思考才是。」

陳良基也指出,如果未來能有一個政委以培植新創當作主要任務目標、協調各個部會,或許可以助台灣新創一臂之力。

陳良基解釋,台灣從過去網路泡沫後,便沒有跟上全球新創浪潮。如果台灣還在期待靠著護國神山以及既有供應鏈作為經濟主力,護國神山究竟還能護多久?若將眼光放長遠來看,現在的供應鏈未來也遲早會成為傳統產業,因此,新創仍是一個必須積極培育的重要領域。

而面對總統曾提出的「數位發展部」,陳良基表示,過去有兩股力量在拉扯,一是督管、一是新創。而現在看起來,政府部門的態度似乎還是偏向督管的保守狀態。但為了扶持民間充沛的數位能量,需要更有彈性的單位,或許政委將是更理想的一種解方。

訂閱《全新一週》Podcast ,幫你做好全新一週工作準備
>> 訂閱 Apple Podcast
>> 訂閱 Spotify 

支持我們策劃更多好內容,別忘了留下 5 星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