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矽谷企業以「溺愛工程師」聞名,也因此矽谷企業提供的幾乎都是世界上最夢幻的工作,漂亮舒適的辦公地點、超出一般人想像的休假福利、員工還可以因為公司的遠端政策太「鳥」就直接不幹了!你要是有才華一點,連老闆都對你言聽計從。

但現在這個情況正在慢慢改變了,而改變這件事情的第一隻「蝴蝶」,就是最近的矽谷大紅人——特斯拉(Tesla)與 SpaceX CEO 馬斯克(Elon Musk),可能最近還要再加上一個頭銜:推特(Twitter)CEO。

馬斯克即將帶來的蝴蝶效應是什麼?

雖然目前馬斯克對推特收購案暫時踩下煞車,但矽谷風險投資家、企業家 Keith Rabois 最近發表的一個關於馬斯克創業初期的故事,仍然引起了注意。

他寫道,馬斯克有一次在 SpaceX 注意到一群實習生在排隊買咖啡時無所事事地閒晃,這件在一般企業、一般 CEO 眼中看起來再正常不過的事,對馬斯克來說,卻是對生產力的侮辱。

據 Keith Rabois 所說,馬斯克對此事的回應是,若是再發生這樣的情況,他就要解雇所有的實習生,並且請公司安裝攝影機來規範辦公室秩序。

馬斯克大可取消下午茶時間或者再買一台咖啡機緩解排隊的情況,但他卻沒有這麼做——他是出了名的工作狂老闆,在遇到生產難題時,馬斯克是直接睡在工廠地板的(在收購傳聞剛出現時,Twitter 員工也曾表達過對即將迎來「工作狂老闆」一事感到不安。),也會毫不留情地威脅要解雇那些意見與他相左的人。

TO 延伸閱讀:「我可能是地表上最了解製造業生產過程的人!」馬斯克上 TED 談了推特,順道回憶睡在特斯拉工廠地板的地獄 3 年

《彭博社》(Bloomberg)指出,無論是「取消下午茶時間」或者「再買一台咖啡機」都不是馬斯克會做的事情,而且這樣的風氣也開始瀰漫在如今的矽谷企業當中,過去對工程師的溺愛,已經不如以往。

Meta、Twitter、Uber 為首,精簡人事浪潮要來了?

在經歷了將近 15 年的繁榮光景後,矽谷企業正迎來緊縮開支的時期——去(2021)年 10 月以來,新上市科技公司的股票價格下跌了約 60%,為應對市場與投資者劇烈的情緒轉變,企業現在必須開始大幅削減成本,成為更加「精簡」的公司。

包括 Facebook 母公司 Meta 以及 Twitter 都宣布放緩招聘速度,或是直接宣布不招人了。

前者在今年第一季才增加了 5,800 名新員工,更表示公司自 2018 年以來其員工人數已增加一倍多,上週,Meta 宣布將放緩招聘腳步;後者直接凍結了所有招聘計畫,甚至已經發出的入職邀請,都將重新評估。

就連 Uber 也不得不作出相應調整,並將招聘視為一種「特權」,該公司 CEO Dara Khosrowshahi 說,對於在何時何地招人,公司將會更加謹慎,「我們將更加全面的關注成本。」

不再過分溺愛員工,矽谷企業精簡人事風氣嚇壞了工作者

風險投資家 Marc Andreesen(他同時為馬斯克收購 Twitter 提供 4 億美元的資金)在推特上寫道,「優秀大企業的人手過剩問題是原來的 2 倍,糟糕大公司的人手過剩問題則是原來的 4 倍甚至更多。」

這股精簡人事的風氣,已經讓某些員工感到憂心,他們在 LinkedIn 上表達了難以被錄取或是被裁員的擔憂。

招聘網站 ZipRecruiter 的首席經濟學家 Julia Pollak 表示,一些公司的減緩招聘的行為表明,企業正變得更加厭惡風險,並且過去那種「願意不惜一切代價來換取增長」的風氣已經轉變,「之前許多這樣的公司發展得相當快,也許他們有點過度擴張了。」

過去,矽谷企業以「溺愛員工」聞名,包括無限供應的茶點、隨時可使用的健身房、夢幻舒適的辦公環境、超出一般企業的休假福利等——Google 前 CEO Eric Schmidt 曾認為公司應該為盡一切努力留住天才員工、老闆們應該聽從那些難以相處卻聰明的「創意人士們」的意見;Meta 則曾大力宣傳公司的「充電計畫」,鼓勵員工每五年可以休一次 30 天的假期。

馬斯克的老友同時也是知名科技投資者 David Sacks 指出,推特的營運失敗問題不是創辦人兼前 CEO Jack Dorsey 的問題,而是那群 Jack Dorsey 過分溺愛的員工造成的,「我感覺真的是推特的員工在主導公司,解決問題的答案就是解僱,推特大概有 8,000 名員工,沒人知道他們都在做什麼。」他表示,馬斯克有可能解雇多達 6,000 人。

矽谷精簡人事風氣將吹向全球?

著名風投家 Vinod Khosla 指出,在較小的企業或者新創當中,企業家會更加謹慎地使用公司的現金,因為在當今這個時代,快速籌集大筆資金並不那麼容易,這可能導致一些 CEO 對是否增加新職位、擴大團隊等進行重新評估。

「聰明的企業家肯定會謹慎行事,當資本便宜時,他們就會大把使用它,燒更多的錢來贏過競爭對手或擴大規模市場,但當資金變少,就必須提高資本效率。

Julia Pollak 指出,在整體經濟環境中,白領職業、製造業以及其他行業的就業成長仍然強勁,「雇主並不急於解雇員工。」不過她也警告,大型知名科技公司的相關舉動,可能會引起人們的注意,並且對就業市場的情緒產生巨大的影響。

馬斯克收購推特帶來的影響,有如柏林圍牆倒塌

儘管目前馬斯克對推特的收購已經踩了煞車,但他仍然相當努力促成此事。所幸,推特的裁員潮可能並不如 David Sacks 所說的那樣如此殘酷,馬斯克向投資者提出的實際計畫日前洩漏,該報告顯示,他將解雇不到 1,000 名員工,並且將招聘數千名新進員工。

但 David Sacks 仍以「柏林圍牆的倒塌」來形容馬斯克對推特的收購,未來,若是這場世紀收購真的成功,馬斯克將給推特帶來怎樣翻天覆地的改變,以及其所帶來的蝴蝶效應,會如何影響整個矽谷乃至全球其他行業?值得我們持續觀察。

參考資料:Bloombergm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