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科普,

人類的大腦是我們已知最複雜的機器。然而,這部機器也易於入侵。19 世紀喊出「上帝已死」驚人口號的德國哲學家尼采,在 1898 年迎來他人生中最後一個「保有理性」的一年,在這年,他因心智失常而被送進瑞士巴賽爾的瘋人院,並被診斷為罹患梅毒,且已是末期。

部分科學家相信,這名古怪的科學家最終會完全失去對自己心智的控制、徹底發瘋,很可能是因為神經梅毒入侵了他的大腦——人類的大腦雖是部精密機器,卻也可能受到細菌和病毒的破壞——這些包括基因的缺陷、不當形成的蛋白質,以及其他分子的存在或不存在。

「早餐吃過又忘了」!一名普通的大學生為何突然失控攻擊醫護?

時間從 19 世紀快轉到 2016 年 8 月的一個普通日子,一位剛畢業的大學畢業生,同時也是一位有遠大抱負的小說家勞倫·凱恩和尼采相同,迎來了人生最後一個保有理智的日子。那天早上,她起床吃過早餐,又回到床上睡覺。當她再次見到家人,她卻又問了一次:「早餐吃什麼?」待中午時分第三次醒來,她又問:「早餐吃什麼?」

到了晚上,她開始發燒,雙腳無法站穩,她的母親帶她去急診,勞倫平靜地回答了醫生的問題,一切都還算正常——突然間,她好像被鬼魂附身一樣,伸手抓住了醫師地襯衫、大力推開他,並且用指甲狠狠抓住護士的手腕,對著趕來的保安人員大喊:「你們沒看見嗎!他是殭屍!」

勞倫·凱恩並沒有服用苯環利定(一種被稱為 PCP 的致幻劑),但她自己的身體正在產生一種能產生類似效果的分子,她右側的卵巢上長出的腫瘤,刺激了她的免疫系統產生數百萬個抗體,這些抗體無差別攻擊大腦中的關鍵受體……導致了她的失控行為與精神錯亂。

在《A Molecule Away from Madness: Tales of the Hijacked Brain》一書中,是作者也是臨床神經學家的 Sara Manning Peskin 融合了這些扣人心弦的故事以及令人難以置信的歷史,邀請讀者扮演醫學偵探,拆解這些身體內的錯誤分子活動,如何導致嚴重的精神疾病。

神經病理學的「突破點」就要來了?

「讓我們大腦得以運作的分子也能破壞我們的思考能力。」Sara Manning Peskin 寫道。(凱恩的腫瘤被手術切除後,便慢慢地恢復了心智。)

在書裡,我們可以發現,阿茲海默症可能是一個家庭的多代詛咒、我們身體內每一個細胞的蛋白質,也不單純只是簡單的氧、氫、氮以及碳而已,它們更是我們的性格與人際關係之基石,而《A Molecule Away from Madness: Tales of the Hijacked Brain》一書便帶領著讀者,深入我們大腦中進行一場最深、最奧秘的旅程。

Sara Manning Peskin 非常擅長將複雜的神經科學,分解易於消化的成分,並以深刻且優雅的方式解釋大腦的奧秘。很少有作家能夠通過如此淒美的患者故事來描述神經系統疾病帶來的破壞性後果。她肯定會激勵一代未來的神經學家、神經科學家和大腦研究人員。
—— Orly Avitzur,美國神經病理學學會主席。

Peskin 具有人物速寫的天賦以及對生動細節的洞察力,她是一位富有同情心的觀察者。
—— 安妮·墨菲·保羅,備受讚譽的科普作家、《在大腦外思考》作者。

Sara Manning Peskin 曾經如此描述過一個她的病人:「他正在慢慢消失,只留下了一個人的外殼。」言詞中透露出作為一名被動觀察者的挫敗感,但好消息是,她也指出,我們對於神經病理學的理解也正在接近一個突破點:未來人類對於神經病理學的掌握,可能很快就會像腫瘤學在這過去幾十年裡一樣,取得變革性的進展。

在台灣,65 歲以上長者失智率盛行率為 4.97 %,也就是每 20 人中就有 1 人罹患失智症,而最常見的失智症——阿茲海默症更是一種複雜的多系統疾病,目前仍無有效的治療方法,而隨著人口老年化加速中,台灣失智症人口將持續攀升。

當我們的心理、情緒以及大腦都不是我們可以完全掌控的,我們該如何去深入理解?對於沒有科學、醫學背景的人來說,《A Molecule Away from Madness: Tales of the Hijacked Brain》是一個既有趣又易於理解的選擇。

敲碗中文版上市!
>> 點我集氣+1 <<

《HoozBook》持續推薦尚未引進台灣的深度好書,為想提升自我且渴求新知的你,打開通往國際的窗。

看到喜歡的書就到《HoozBook》「+1」,達標就有機會讓這本書發行中文版,讓更多人一起看見世界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