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IDIA 收購 Arm 以失敗告終,軟銀打算將 Arm上市,並劍指美國納斯達克 (NASDAQ)。除了來自 Arm 發源地以及總部所在地英國的抗議之外,Arm 的上市之路恐怕面臨更多地緣政治考驗。

其中一大考驗來自 Arm 在中國的合資公司- 安謀中國 (Arm China)。早在 2018年,Arm 意圖藉中國半導體國產化之際拓展中國龐大的 IP 授權商機,因此出售Arm 中國分公司 51% 的股份,聯手中國私募股權基金「厚樸基金」設立合資公司。可想而知,此合作背後亦有中國主權基金中投公司與絲路基金的身影。同時,濃濃的國家色彩卻也成為 Arm 的中國佈局免受政治干擾的避風港。

♦ TO 延伸閱讀:NVIDIA 收購破局之後,從前「最中立」的 Arm 會在哪國上市?

Arm上市還要看中國臉色?

快轉至 2020 年,今非昔比。安謀中國總裁吳雄昂被爆濫用職權,以專利授權折扣換取投資人投資吳雄昂的個人公司 Alphatecture。接著一場宮鬥劇上演:安謀中國董事會投票解雇變節的總裁,但吳雄昂拒絕被解雇。他非但沒有移交公司印信,反而使手段將終於安謀總部的董事會成員逐一逼退。

接著,獨攬大權的吳雄昂不只將安謀中國更名為「安謀科技」,且停止上繳利潤給總部,反而將其據為己有。若 Arm 要上市,相關估值作業將會涉及 Arm在安謀中國仍持有的49%股份。劍拔弩張的當下,Arm 若要存取相關資訊將困難重重。

TO 獨家寵粉:參加NVIDIA GTC 2022 大會再抽顯卡!
報名即享抽 GeForce RTX 3080 Ti 顯卡資格>> 點我報名 <<

免費參加️ 900 場 UP 技術講座,還有機會獲得 NVIDIA 獨家好禮

Arm 新任執行長 Rene Haas 向 Fortune 表示,既然 NVIDIA 收購案已落幕,公司將會有時間處理這個棘手問題:「中國市場十分重要,所以我們一定會在這問題得到結果。」將在明年三月前上市的 Arm 必須一改之前的擴張戰略,在獲利與支出上取得平衡。Arm 與「安謀科技」的談判必須將此納入考量。

♦ TO 延伸閱讀:【半導體世紀收購案卡關】英國有意阻止 NVIDIA 收購 ARM 的原因是什麼?

合資公司改旗易幟,中國晶片自主如虎添翼?

同時,變節的安謀科技已經大張旗鼓的展開自己的佈局。安謀科技一面推動Arm 架構在中國的本土化,建立相關生態系,一面打造自己的晶片架構,完全無畏於脫離總部無法得到最新技術的支援,如去年五月推出的 Armv9 架構。安謀科技稱此戰略為「Arm CPU+XPU 雙輪驅動」。

2021年7月,安謀科技展開中國神經網路處理器 (Neural Processing Unit) 的生態系建設,聯合多家企業成立「智能計算產業技術創新聯合體」(ONIA),宣布全球首個開源神經網絡處理器指令集架構。同年八月,安謀科技發表自有品牌「核芯動力」,統一之前推出的自研 XPU 產品線如「周易」NPU、「山海」SPU (Secure Processing Unit)、「玲瓏」ISP 和「玲瓏」VPU (Vision Processing Unit) 。

♦ TO 延伸閱讀:NVIDIA 不再只是顯卡霸主!併購 Arm 後有望成為資料中心龍頭

安謀科技在去年宣稱,其自研 IP 在中國的授權客戶已超過250家,累計晶片出貨量突破200億片。

Arm 架構成為貿易戰工具,安謀科技可能成為中國晶片自主政策的支柱之一,甚至是談判籌碼。地緣政治考量和 Arm 併購案已經讓中國晶片產業著手建立開源晶片架構 RISC-V,後者也成為 Arm 併購破局後的考驗之一。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