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元宇宙,臉書

臉書(原 Facebook)自從改名 Meta 後,雖然帶動了整個科技圈對「元宇宙」(metaverse)的討論,但該公司當下正面臨的幾大難題,卻仍沒有被解決。不但面臨了廣告利潤下降、演算法更動引起的用戶出走潮,來自強勁對手 TikTok 的競爭、不確定的元宇宙願景,更讓 Meta 必須「夾縫中求生存」。

2 月初,該公司遭遇有史以來最大的單日虧損,股價暴跌 26%,市值蒸發超過 2300 億美元,引起市場震驚。明明挺過了「劍橋分析」那樣的大型醜聞,臉書究竟為何會在近年陷入困境?

蘋果政策更新,臉書廣告利潤被 Google 悄悄分去

自從蘋果(Apple)不管 Meta 的強烈抗議,更新了自家隱私政策後,讓 iPhone 用戶可以決定是否要被 Meta 等應用程式監控他們的網路活動,已對 Meta 造成重大威脅。《紐約時報》指出,許多 iPhone 用戶選擇了拒絕被 Meta 追蹤網路活動,這使得 Meta 的精準定位廣告難以持續盈利。

更慘的是,報導還指,對於 Meta 上的廣告商來說,iPhone 用戶的「含金量」 比 Android 用戶還要高,Meta 也承認,蘋果政策的變化,將在明年為 Meta 帶來 100 億美元的損失。

TO 延伸閱讀:Meta 挖走蘋果 100 名工程師,庫克急到發出「不尋常的高額獎金」留才!

當 Meta 落難之時,Google 正在悄悄分走 Meta 的線上廣告市佔。

當廣告商在 Meta 上賺不到錢,他們就會轉往其他平台,而最大贏家是 Google。在 2 月初的財報電話會議上,Google 公布了創紀錄的銷售額,尤其是在電子商務搜尋廣告方面,且 Google 完全不受到蘋果政策更動的影響,不似 Meta 一樣嚴重依賴蘋果,再加上 Google 與蘋果的關係比 Meta 與蘋果更友好,就連蘋果裝置上 Safari 的默認搜尋引擎也是 Google。

當越來越多廣告商轉向 Google,對於 Meta 來說就會是個大問題。

TO 延伸閱讀:就是要跟 Meta 不一樣!蘋果內部避談「元宇宙」,庫克的策略會是什麼?

演算法再改!粉專、KOL、創作者出走中,臉書正流失大量用戶

除了廣告商出走,用戶數的流失為 Meta 帶來的危機已經越來越顯而易見。許多人認為,Meta 單日股價大跌 26% 的主因就是源自於此。

《紐約時報》報導,Meta 用戶增長的時代已經終結。

雖然旗下的 Instagram、Mesenger、WhatsApp 仍有適度增長,但主要應用程式 Meta 的日活躍用戶卻從上一季的 19.3 億下降至 19.2 億。報導指出,這是該公司 18 年來首次出現此類下滑,這可能代表作為該公司核心應用程式,Meta 的用戶數已經到達了增長的天花板。

其中,不斷變更的演算法規則、不透明的審查標準,也成為了 Meta 推走用戶的強勁推力。

電腦王阿達鬼才阿水 Awater 日前分別在 MetaPotato Media 總結了 2022 年臉書社群經營演算法的重大改變,例如貼文只要有連結、有 hashtag 就會降低觸及率(除非是當天熱門話題),貼文含有任何與「中國」、「疫情」、「加密貨幣」有關的關鍵字即被審查、發布圖文發文/多圖發文也會被降觸及率,甚至「投放廣告」反而成了流量殺手。

種種更動以及不透明、不合理的規則讓電腦王阿達指出「臉書就是這樣把自己做小的,期待股價繼續腰斬」,鬼才阿水 Awater 也認為,粉專短時間回覆留言或大量按讚就會被 Ban 24 至 48 小時的做法「有夠荒謬」,他也在網站上提出了經營臉書演算法的相關解方,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前往閱讀

TikTok 競爭力道強勁

除了要面對廣告商以及用戶的出走,TikTok——這個讓祖克伯大為忌憚的眼中釘,已經從 Meta、Instagram 帶走大量用戶,雖然 Meta 已經在 Instagram 透過新功能 Reels 「致敬」了 TikTok,但其為 Meta 賺錢的效果卻有限,祖克伯也承認這點(儘管他對 Reels 功能的目標非常明確,也就是要負責吸引  18 至 29 歲的年輕人。)

《紐約時報》分析,過去 Meta 曾讓 Instagram 致敬 Snapchat 的功能推出「限時動態」,但此次是否能再次複製這種成功模式並無法保證。

成功炒作元宇宙,Meta 的實際下一步會是什麼?

祖克伯將公司名稱從 Facebook 改為 Meta 後,成功帶動了全世界對於元宇宙的討論。但實際上,真正的元宇宙產品與商業模式尚未發生,而 Meta 卻已為此花了大把鈔票,去年的支出就超過了 100 億美元,祖克伯預計,未來這個花費只增不減。然而,這類大型支出的回報並不明確。

Evernote 前任老闆、現任視訊會議公司 Mmhmm 的 CEO Phil Libin 甚至吐槽,Meta 對元宇宙的願景沒有創意,且是個相當「古老的想法」。

從「劍橋分析」事件開始變得聲名狼藉的 Meta,現在正面臨用戶數大幅下滑以及廣告商出走兩大問題,更得思考在舊有核心盈利模式被大大動搖的情況下,如何說服員工、股東、用戶前往不確定的元宇宙未來。

在 2022 年伊始交出糟糕成績單的 Meta,未來會有何轉變?祖克伯對元宇宙所下的超大賭注會不會得到回報?一切都值得期待。

參考資料:紐約時報engadgetBusinessInsider,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