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CEO

推特創辦人 Jack Dorsey 最近辭去了 CEO,認真發展幣圈事業。接替他位置的,又是一名印度裔執行長 Parag Agrawal,他原本是推特的 CTO。

印度裔人口只有佔美國總人口的 1%,但卻佔了矽谷勞動力的 6% 之多,而且細數下來,包括微軟的 CEO Satya Nadella、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執行長 Sundar Pichai 以及 IBM、Adobe、VMWare、Vimeo 的最高層,都是印度裔。這是為何呢?

「世界上沒有其他國家能像印度一樣,以這種『競技格鬥』的方式訓練這麼多公民,」塔塔集團前執行董事、《印度製造經理人》(The Made In India Manager)一書共同作者哥帕拉克利許南(R Gopalakrishnan)指出。

印度裔為何能成為天生的經理人?

從出生到死亡、從入學至就業,印度人都面臨著基礎建設不足、資源不足的問題,導致在這種環境下生長的印度人,成為「天生的經理人」,也就是競爭和混亂,使印度人成為了具有高度適應性的問題解決者,在美國的工作文化下,這群印度裔工作者往往尋求專業協助而非人脈,這也是全球頂尖領導人的特徵。

而若仔細觀察印度裔領導者得到的評價——就拿最標誌性的兩位:微軟 CEO Satya Nadella 以及 Google/Alphbet 的 Sundar Pichai 來說,他們普遍給人「謙遜感」而非傲慢的印象。謹慎、反思、溫和是員工們形容自家老闆時經常使用的詞彙。

台灣微軟首席營運長陳慧蓉就曾分享,有一次納德拉在一場女性領導論壇當中失言,之後他立刻發信給員工,對外承認措辭不當,表示「自己還在學習當一個 CEO。」

而 Sundar Pichai 則是自基層幹起的經典例子,他自產品經理做起,之後腳踏實地升遷的故事,也成為許多產品經理所崇拜、想要效法的對象。

而印度是一個擁有多樣習俗與語言的多元化社會,讓這群印度出生的經理人能夠應對複雜的狀況,尤其是在擴大組織規模時,他們低調、不刻薄、勤奮的個性與領導力,成為了巨大的優勢。

1960 年代美國移民政策造就如今「矽谷 CEO 印度製造」現象

事實上,印度出生的矽谷 CEO 也是美國最富有、受教育程度最高的 400 萬少數族裔。在這 400 萬名印度裔人口中,就有 100 萬人是科學家與工程師,美國簽發的 H-1B 簽證(外國人工作簽證)當中,就有高達七成屬於印度軟體工程師,西雅圖等城市的所有外國出生工程師中,有四成來自印度。

而這是 1960 年代美國移民政策急劇轉變的結果。在民權運動之後,美國修改法律,新的法律制度徹底廢除國家配額,被「特定既能」以及家庭成員團聚等因素所取代,不久之後,受過高等教育的印度人——最初是科學家、工程師、醫生,接著絕大多數是軟體工程師,陸陸續續抵達美國。

這群印度人不僅僅是有能力上名牌大學的上層種姓特權印度人,而且還屬於可以負擔美國碩士學費的一小部分人,再者,美國簽證制度進一步將他們的範圍縮小到可以滿足美國「高端勞動力市場需求」、具特定技能的人,通常是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等 STEM 類別,與任何其他國家的移民群體完全不相似。

印度國家重點研究機構扮演的角色

雖說印度的基礎建設不足、資源不足以及混亂造就了天生的經理人,但其實印度的國家重點研究機構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印度在 1947 年獨立後,很快就開始設立一系列分類於「國家重點研究機構(Institutes of National Importance)」底下的重要教育單位。其中為首的,是從 1961 年開始就有政府支持的印度理工學院,然後接下來的幾年內只成立了 5 所學校,接著 2 所,從 2008 年至 2015 年,又新增了 9 所,包含印度國家科技學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Technology)、印度醫藥科學學院(All Indian Institutes of Medical Sciences)與印度資訊科技學院(Indian Institutes of Information Science)。

其他學校,例如微軟 Nadella 取得第一個學位的曼尼帕爾科技學院(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也都在推動新一代領導將所需要的技能的高等工程課程;Pichai 則是畢業於印度理工學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而後才在史丹佛大學與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Warton School)取得碩士學位。

可以說印度理工學院以及其他印度國家重要研究機構,在提供必要教育給重要科技部門上,扮演著不可忽視的重要角色。

最後也最重要的,就是英語能力。許多印度人都會說英語,這讓他們可以更加融入多元化的美國科技業。

美國夢正被「印度夢」所取代

然而,BBC 也指出,過去印度以及所有美國以外其他國家的工作者心中的「美國夢」現在正在被「印度夢」給取代——印度市場的機會不斷增加、越來越多的印度獨角獸(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未上市公司)表明印度正在加強力道,培育大型科技公司。

雖然目前這些未成形的印度大型公司未來會對全球經濟與就業環境造成什麼影響還不是很明朗,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一代的矽谷印度裔 CEO,無疑已經給後代印度工作者立下了榜樣,隨著時間這群人立下的榜樣會如何發酵呢?值得我們持續觀察。

參考資料:BBC美國國務院國際資訊局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