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科技業在中國曾享有幾乎零法規限制的優勢,不過從今年年初起,北京政府便開始監管單位更大的權力,著手整肅鮮少受法規拘束的市場,接連祭出反壟斷條款及數據保護法

而受到來自國內的各方打壓,重重阻力之下,中國科技業巨頭紛紛選擇加速進軍海外,為自家平台開拓新市場。

♦ TO 延伸閱讀:【馬雲去哪兒?】中國科技巨頭螞蟻集團 IPO 受阻後,馬雲已蒸發兩個月

「滴滴出行」於美股下市

就在今年 6 29 號,中國大型叫車服務公司「滴滴出行」,在紐約股市首次公開募股(IPO),以每股 14 美元發行 3 億多股,預計籌資約 44 億美元,而這起繼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後的最大公開募股,才上市不到五天,中共就以安全審查為由,強制下架該公司的手機應用程式。

不過就在短短不到五個月的時間,12 3 日該公司正式宣佈從美國退市,且未來將在香港首次上市新股(IPO),以滿足北京反對滴滴股票在美國上市的要求

♦ TO 延伸閱讀:中國要求滴滴從紐約下市!民主限制了我對中國監管手段的想像

中企被掛上「國家利益」標籤

根據中國法規,滴滴被列為「關鍵訊息基礎設施運營者」,這些公司的審計底稿可能因包含會議記錄、用戶訊息和企業與政府部門間的電子郵件往來等原始數據,而被視為敏感資訊。

從各方角度來看,滴滴上市與否、在哪裏上市,都被賦予了「國家利益」的色彩,也直接關係到中美競爭,如果這種看法成立,今後凡是涉及到重要領域、對美國資本市場和技術有顯著依賴的投資案例,可能都不會得到中國官方的祝福

隨著北京當局加大管制力道,各大企業財報也連帶受到影響,相較於去年同期,中國 2021 年第三季成長率僅達 4.9%,落後於上一季預測的 7.9%,經濟疲軟、廣告需求大減,使得阿里巴巴、騰訊等科技產業巨頭,連帶遭到波及。

♦ TO 延伸閱讀:滴滴執意赴美 IPO 被罰下架,透露中國對數據有多少不安全感?

法規加強科技監管

中國當局持續對科技業實施打壓政策,許多網路平台開始受制於一系列新訂法規管控,範圍涵蓋用戶數據蒐集、演算法設計,以及未成年者的上線時間;許多以往被視為業界慣例的營運手法,也不再被當局所接受。

在過去 20 年當中,中國政府傾向於效率增長而不是著重於公平性,因此對科技公司的法律合規問題都採取了相對較放任的態度,不過此次從中國政府對滴滴的調查到該公司正式從美國退市,這起極具代表性的重大事件,也標誌著中國企業野蠻生長期正式落幕

♦ TO 延伸閱讀:遊戲產業迎宵禁、科技巨頭忙捐錢!共富政策迫使中國企業承擔社會責任

美中政府緊盯中企發展

許多公司原先以中資企業受上市規定較寬鬆、可以擺脫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的嚴格管控等誘因而進軍美國股市,但卻在美中關係緊張、中國當局收緊控制之下,中國科技公司不得不回歸中國政府管控的證券交易市場,而滴滴也採取宣佈退出美國證券交易計畫,在明年 3 月申請在港上市之舉動以滿足北京監管當局的要求。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參考資料:The Wall Street Journal、Business Insider、Reuters、Aljazeera,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