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fake

螢幕裡的女生穿著俐落套裝,充滿熱情、專業還帶著微笑,就像電視記者或 YouTube 上的網紅一樣面對鏡頭講話,口條清晰,表達也相當流利。你能想像這不是真人?呃,不對,她是一個真人沒錯,只是這影片不是她本人拍的,而是用電腦合成她在講話的樣子。

深偽技術 ( Deepfake ),是運用人工智慧將已有的圖像或影片疊加至目標圖片或影片上,製成一個像真人一樣會說話的影片。若也有看過幾年前人工智慧成生的歐巴馬影片,或是某些被移花接木的色色影片,對這技術一定不陌生。

現在 Deepfake 這樣的技術被新創公司 Hour One 用在正事上了!

元宇宙風潮下的逆勢投資

正當許多企業將數十億美元投入區塊鏈和元宇宙的中,新創公司 Hour One 選擇了另一條路:全力投入看似老舊的「合成媒體」。

因為 COVID-19 的影響,工作型態和思考工作的方式被完全顛覆,人們無法出來拍片、也不能群聚,只好想別的辦法來解決。Hour One 的 CEO Aharon 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這對我們來說真的是一場完美的風暴」。

想像一下,如果「網路化身」就可以做到真人演出,不到 2 分鐘的時間就能得到一個相當不錯的影片,CEO 還需要自己錄講稿嗎?

Hour One 應用了 Deepfake 的技術,由電腦自動合成「真人」影片,已經運用在各種不同的地方,例如:製作教學影片、客服、客戶簡報或是公司內部溝通的宣影片。

不過,當然也會被用在網路上的奇怪搞笑影片。

TO 推薦閱讀:Deepfake 可能影響選舉公正!不只換臉色情片,歐巴馬也曾「受害」

仿真影片大量生成,降低公司成本

像語言教學公司貝立茲 ( Berlitz )和 Hour One 合作,利用這樣的技術增加公司的外語老師,總共花費 15 個小時製作了 13,000 部教學影片。這些老師會說英語、西班牙文和德語。他們公司當然有提供「真人」線上課程,但其中一部分透過這些「擬真」的教師來降低人事成本的花費

而 AliceReceptionist 軟體公司做了不同語言版本的歡迎影片放在大廳使用;另外也有德國電視台花錢製作合成人像來報導足球的比分。

而 Cameo 和夢工廠最近與 Hour One 以及語音新創公司 Lovo 合作,推出自製 Deefake 影片的服務。用戶可以得到電影 Boss Baby 中,由亞歷·鮑德溫 (Alec Baldwin) 配音的動畫角色相當擬真的問侯,而且只需要花費 20 美元。

TO 推薦閱讀:小玉用 Deepfake 偷臉做謎片,台灣的數位犯罪該怎麼罰?

虛擬角色帶來獲利

名人授權自己的臉和聲音,讓素人用來做為自己的創作,甚至素人也可以像名人一樣出租自己的臉與聲音,供人使用。這樣的商業模式在現代越來越常見。

臉和聲音是每個人都擁有的個人資產,一旦將其數位化,人們就能自由運用。透過 Deepfake 可以發表演說、配音,而且更棒的是還不會吃螺絲!

Hour One 會在影片上特別標註「該影片已被編輯」,以避免有欺騙觀眾的嫌疑。這是因為美國國會提出了一項法案,強制要求影片加上這樣的浮水印,但是專家仍表示當前還需要更多的保護規定。

所以 Hour One 會和客戶協定禁止做涉及成人娛樂、褻瀆、政治等不適當的廣告,或是自我傷害、以及任何可能引發爭議的意見。

CTO Hakim 表示:我們不想取代人的工作。我們是將創意工具交到人們手中,這樣他們就可以真正專注於創作過程。」

資料來源:fast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