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千禧世代,投資,金融

如果你最近有和銀行理專、基金管理人,或任何金融圈工作者聊過,很可能會察覺到「如何把握住年輕投資者」對多家金融機構而言,已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無論是 1980 年代後出生的千禧世代,或出生年份界於 1997 – 2012 的 Z 世代,談到財富管理與投資,這群年輕人在數位科技賦能下,取得了前人未能擁有的近用權與發揮空間──短短數分鐘內幾次滑鼠點擊,他們就能選定投資標的、儲蓄、消費購物。

而伴隨著多元管道而來的,則是年輕族群演變更快速,且漸悖離傳統的理財投資需求,也正是這項特性,幾乎點燃了金融界的存在危機焦慮。

所得更高、儲蓄更多、投資起步更早又積極

這樣的焦慮感其來有自,跟據安永會計師事務所(Ernst & Young)報告數據,高達 70% 的千禧/ Z 世代有很高機率將終止與家庭理專的合作,然而也正是這兩個世代,未來會收到數兆美元的資產贈予或轉移,故而即將擁有更龐大的經濟資產支配實力。

以千禧世代為例,他們是當前美國最主要的勞動力,構成歷史上最高的勞動占比。擁有存錢習慣的千禧世代,有 25% 的比例儲蓄金額高於 10 萬元美金,且超過 30% 打從 21 歲就開始投資;反觀戰後嬰兒潮只有 9%、X 世代僅有 14%。

如何滿足年輕投資人?他們最關注這兩點:永續性、包容多元性

千禧/ Z 世代的共通特點之一,就是對多面向的企業永續度認知高,尤以「永續性」與「包容多元性」最為重要。

進行資產配置時,年輕人對投資標的之考量與期許,與先前世代有很大的差異:根據調查,95% 表示情願投注在「社會責任投資」(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ing),也就是選擇能兼顧財務回報、積極社會利益的投資策略。

這群投資者當中,三分之二持有股分,且 57% 的人表示,曾經因為某家企業的所做所為違背社會或環境之最佳利益,故憤而出售股票。由於年輕世代熱衷於這類 ESG 投資(Environment, Social, Governance,指環境、社會、公司治理),光是在過去近兩年,ESG 投資力道就成長了十倍。

另一方面,千禧/ Z 世代也正致力於打造一個包容性更高的金融圈。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研究指出,即便現在已經是 2021 年末,全美卻僅有 1.3% 的金融資產為女性和有色人種掌控,也只有極少數銀行資本流向女性企業家,以及由女性領導的企業。

TO 推薦閱讀:一口氣關了臉書、IG、TikTok 帳號,將損失近 4 億!化妝品品牌 LUSH 為何堅持這麼做?

麥肯錫、德勤(Deloitte)、BCG 等管顧巨頭,早已多次藉數據證明,女性領導的公司財務表現往往優於競業;差異性高的工作團隊,更是在財務、創新層面上都較出色。即便如此,在 2020 年,全美只有 2.2% 女性創建的公司獲得創投。

TO 推薦閱讀:「累積財富,是一件很沒有創意的事」設計軟體 Canva 估值破 400 億美元,創辦人承諾放棄大部分財富

搭上 FinTech 浪潮,掌握投資自主權

企業社會責任以外,在可見的未來,投資新世代也可能略過傳統理專,選擇自主理財。

千禧/ Z 世代樂於擁抱科技趨勢之下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項目,虛擬貨幣持有比率高達 40%;新興平台如股票交易程式 Robinhood、微型投資應用程式 Acorns 等,也相當受到年輕世代的歡迎。

Avinash Shekhar 是印度一間名為 Zebpay 的比特幣交易公司的執行長,他認為年輕族群嚮往的投資文化,是在既有時間與金錢投入的基礎上賺取被動收入。他也說道:「我們有超過半數的投資者屬於千禧世代,虛擬貨幣在這個年齡層中日益受歡迎,其一是由於比特幣或以太幣所承諾的長期獲益效果,再者也因為對區塊鍊等新興技術,千禧世代抱持著更開明的態度。」

爭取公平且普及化的金融市場、把自主權交還個人的投資選項,千禧/ Z 世代即將改寫未來財富管理趨勢,且這將會是場顛覆性改革(revolution),而非漸進式的演變 (evolution),端看全球金融機構能否及時跟上腳步。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