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H

還在想破頭怎麼當斜槓一族?許多國外的年輕人,已經開始身兼多份正職工作,做的不是發展額外的技能,而是用原有熟練的技能在遠距工作的模式下,在家同時兼差!

依據 INSIDER 的報導,在美國超過三分之二的遠距員工從事兩份工作。其中一半的人表示,與只做一份工作相比,他們的工作效率更高,其中根據 ResumeBuilder.com 在 10 月份進行的一項調查,美國 69% 的遠距工作者表示他們要不有第二份全職工作,要不就有兼職工作。

遠距工作讓兼職更容易

遠距工作使得員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兼職,許多白領上班族開始做 2 份正職工作,創造了這樣的新型態工作模式!而在衛報 ( The Guardian ) 也曾採訪多位不同的兼職工作者,其中包含 23 歲年輕人身兼 3 份正職,其中一份還可以外包正在找工作的妹妹。

這樣因應遠距工作而生的新工作形態,許多人在兼職工作平台 Overemployed 分享了他們的經驗,而新的工作形態產生,也可能讓僱主為了避免員工兼差,僱用全職員工,而是以按專案付薪水,例如像 Upwork 這樣平台刊登以專案為主的如會計、翻譯、設計等工作一樣。

TO 推薦閱讀:微軟研究:遠距工作如何影響員工間的合作?

遠距工作讓責任制更具體

遠距工作漸漸改變了日常上班的狀況,雇傭關系。這跟台灣許多專業技術工作在正職工作中兼差很像,只是遠距工作減少了通勤時間、出差時間,讓一般上班族也可以像專業技術工作人員,如網頁工程師或設計人員一樣,多出了時間來兼職。

在台灣公司內部的美編人員普遍薪水不高,加上工作久了,也熟知公司的工作節奏,設計企業用的網頁廣告、海報也常需要等待各部門的確認。

因此,在白天上班時間多出許多等待的空餘時間,除了上班逛設計網站看別人的作品,精進自己的設計之外,有的設計人員就開始接外稿設計,晚上接的外稿要修改可能是白天上班時間改,而白天上班時間做好的正職工作要修改,會是晚上才等到要修改與重新設計。

 TO 推薦閱讀:Google 帶頭,遠距辦公減薪成了矽谷新趨勢? 

難道這樣不會被發現嗎?

會的,有的主管會選擇心照不宣,只要工作如期完成也不影響品質,當然,也有員工被發現後被迫離職。而通常擁有專業能力的員工出來創業、自由接案,或是到其他公司繼續兼職,這樣一來就很難說是老闆的損失還是員工的損失?畢竟對公司而言,再找新人、教育新人的成本是較高、也是有風險的。

不同於英、美國家因遠距工作而產生的新奇蹟,日本自從副業在 2018 年解禁後,許多日本企業會允許員工進行副業

日本人力公司 mynavi (マイナビ) 2020 年發表的一項調查報告顯示,有近 5 成的日本企業允許員工從事副業或兼差。另外, 15.2% 企業也表示將來會著手籌備,允許員工做副業。

♦ TO 推薦閱讀:遠距辦公佔用私領域,成為員工離職的新元凶!企業應透過數位轉型留才

開放兼職後公司離職率下降

至於為什麼日本企業會鼓勵員工從事副業呢? Cybozu 這家日本企業認為「如果有 100 人,就有 100 種工作方式」,不論性別或國籍,沒有人擁有完全相同的價值觀。

以經濟和精神上獨立的角度考量讓員工以自己的方式工作,他們自 2010 年開始就推動員工在家工作, 2018 年之後也開放員工兼職,只要與任何公司資產無關的事情,都可以自由從事自己的副業,當然公司也有一連串的鼓勵配套與管理措施,讓員工可以放心公開自己所做的副業而且引以為傲!

自這樣的改革之後, Cybozu 過去曾有 28% 的離職率,目前的離職率都維持在 3-5% 左右。

就如同衛報報導兼職工作的心聲「我希望我的家人過上舒適的生活,我並不是去賭博或酗酒。」「如果兩家公司都對我的表現感到滿意,我為什麼要感到內疚?」

這樣的後疫情時代新任用思維,台灣人資也準備接招了嗎?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OveremployedUpworkMynaviCybozu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