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佐斯,面試

臉書(Facebook)、蘋果(Apple)、亞馬遜(Amazon)、網飛(Netflix)、谷歌(Google),合稱 FAANG,是當今五家跨國科技企業巨擘,也是軟體科技人才最嚮往歷練的職場。後疫情時代帶動遠距辦公趨勢,就算你身在台灣,也能找到矽谷的工作,該如何更精準地準備?來看這些科技公司的面試經驗談。

貝佐斯在面試時只問她 2 個問題

曾任貝佐斯(Jeff Bezos)的貼身助理 Ann Hiatt,回憶當初沒有人脈、沒有電腦相關學位、沒有替 CEO 工作過的經驗,她怎麼得到 Amazon 的職位?以下,是她的經驗談。

我耐心地坐在會議室等候,貝佐斯進來自我介紹完然後說:「面試時我只問兩個問題,第一題是個『有趣』的腦筋急轉彎。」

Q1:「你估算一下西雅圖市的玻璃窗數量。」

我一時嚇壞了。但很快冷靜思考這問題的動機:貝佐斯想看看我的思維方式,想了解我如何把一個複雜的問題拆解成小而可處理的步驟。

我可以做到。

我粗估了一下西雅圖的人口數,幸好我猜對了,大約 100 萬,他們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家、一種交通工具、一間辦公室或學校——所有這些都會有玻璃窗。我建議我們根據這些平均值來估算。

然後我們算了一下。我記得我們在白板上經過一番計算,當貝佐斯寫下最後的估計值時,我感到很激動。他把數字圈了起來:「這看起來很接近了。」

Q2:「你的職涯目標是什麼?」

我告訴貝佐斯,亞馬遜的員工充滿雄心和熱情,我想和他們一樣優秀,並且學習其經驗。目前我雖然不知道該如何成為一名助理,但我了解跳離舒適圈的重要性,我想投身於一個天文數字般的學習成長曲線。

至此我明白,為什麼貝佐斯面試只問兩個問題。他想衡量我的潛力,透過這些問題探知我是否有膽量、勇氣和幹勁跟上他的步調,並且敢和他一起提升!因為成功的關鍵是來自對卓越的不懈追求。

貝佐斯最後當場雇用了我,他給了我一張離他自己的桌子只有 3 英尺遠的開放式辦公桌。那是公司裡離他最近的一張辦公桌。

♦ TO 推薦閱讀:【科學證實有效】馬斯克為了確認面試者是否說謊,一定會拋出這個問題!

Google 副總裁:最想聽到求職者與我討論這 6 大問題

Google 全球合作夥伴關係副總裁 Bonita C. Stewart 則以人資主管的角度,結合過去她在大型企業打滾 30 年以及在 Google 任職近 15 年的經驗,歸納出了最希望在求職者身上聽到的「六大話題」。

♦ TO 推薦閱讀:2022 科技人才大戰來了,這次台積電、聯發科、聯詠的薪水條件有誠意嗎?

1. 沒有學位的人,透過興趣和愛好來獲取專業知識,這種「可轉移的技能、經驗」(transferable skills / experience)可以多加討論。

例如,如果你要面試一個入門級的行銷職位,不等於你需要先做 10 個行銷實習,才有資格申請。也許你在家鄉籌辦了一次社區服務活動,你可以告訴面試者自己曾經構思並執行過什麼創新策略,成功吸引了人們的關注並投入參與。

2. 拋出「開放性」的問題,將「事實」(如策略面、產品面等)與其連結,提出建設性的觀點。

例如,求職者可以問:您的團隊在 [X] 方面的表現已經不錯,但是為何不再招募某人做 [Y]?我認為這可以幫助提高 [Z]。

Stewart 表示,她還希望聽到求職者在面試中提出另外兩個問題,包括「您的團隊目前還需要什麼、缺乏什麼?」「除了應徵職位的工作職責,我還能多貢獻什麼?」

3. 重視團隊精神:列出你的成就 — 但不要只顧自己

4.不要怕犯錯,如果問題再次發生,你會如何應對?

5. 是否有快速思考的能力?能否以創新為優先,接納新想法,不斷前進?

6. 證明你與他人合作良好。

♦ TO 推薦閱讀:被賈伯斯面試是怎樣的感覺?蘋果前工程師:他問我一個很特別的問題

別怕面試被「考問」,Google 工程師:有方法做足準備

簡嘉良(Johnny Chien)在台灣出生,12 歲時移居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畢業前在亞馬遜實習,現任 Google 工程師。

很多人對於進軍科技業有迷思,認為企業面試「考問」工程師的題目很難。簡嘉良的經驗談是,「有方法針對面試做足準備,愈多的練習會變得更熟能生巧。思考模式、邏輯思維、解決問題的能力和表達能力是科技工作看重、也是面試者對求職者評分的要點。」

他也推薦麥道威(Gayle Laakmann McDowell)著作的《提升程式設計師的面試力》以及 LeetCode 等面試資源網站。

♦ TO 推薦閱讀:苦讀 6 個月成功進 Google!台灣工程師分享求職心法:這本面試聖經必看

「許多 Google 同事至少都苦讀了 6 個月、有些人更久,不是你認識誰就能進公司,而是讀得多用力才能進得去。」

參考資料:CNBC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