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台灣金屬機殼產業變動大,過去含金量高的手機殼市場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曾與可成、鎧勝視為機殼三雄的鴻準精密要轉戰生技業?(責任編輯:陳宜伶)

鴻海集團旗下鴻準精密在蘋果金屬機殼擁有高市占,也被認為是鴻海的「分身」,但日前一場股東臨時會之後,卻將觸角轉往生技醫療業發展,背後原因究竟為何?

10 月 20 日,距離鴻海土城總部 1 公里外、隸屬「鴻家軍」的金屬機殼廠鴻準,舉行了該公司 31 年來,最重要、也是最翻天覆地的一場股東會。未來的它,除了會在公司的營業項目裡,加入 4 項與生技相關的業務外,它更有兩位董事背景與生技相關,等於宣告這家 iPhone 金屬機殼的最大製造商,從今起將正式「斜槓」到生技業。

過去,金屬機殼業,一直與高毛利畫上等號;相對組裝業的「毛 3到 4」,機殼廠的毛利率往往雙位數起跳。以可成為例,2018 年前,不僅毛利率 4 成是司空見慣,更曾連續 5 年每年都賺至少兩個股本;鴻準則有超過 10 年,年年獲利 60 億元起跳、換算至少半個股本。

然而,這個被視為含金量高的產業,卻在過去 14 個月,發生了令人咋舌的轉變。

去年 8 月 13 日,隸屬和碩集團的金屬機殼廠鎧勝,公告下市,後續更遭陸廠立訊併購;5 天後,同屬台灣機殼 3 雄的可成,宣布把旗下的 iPhone 金屬機殼廠全數賣給陸廠藍思;而今再加上鴻準,為何過去幾乎被台廠壟斷、獲利人人稱羨的金屬機殼業,會淪落到賣廠的賣廠、「斜槓」的斜槓?答案,與 3 道逆風有關。

逆風:手機市場停滯 5 年

第 1 道逆風,是停滯的手機市場。過去,金屬機殼產業,幾乎是搭著智慧手機市場的翅膀,而成為當紅炸子雞;但,16 年迄今,該市場不僅陷入停滯,連 3 雄仰賴的客戶蘋果,也沒有置外於這個窘境,研調機構 IDC 便統計,iPhone 已連續 5 個年頭出貨量在兩億支上下。

「可成、鴻準、鎧勝的問題都在他們的大客戶蘋果身上,或許他們都看到了蘋果硬體產品的成長性,已經到了極限。」一名觀察電子業多年的分析師說。

第 2 道逆風,是成本的增加,這還關乎到兩方面,一方面,需求不再成長的蘋果,開始透過向供應商砍價,搾取更多的利潤;另一方面,中國製造的成本,近年也逐漸上揚,一名電子代工業者指出,中國政府對環保的要求逐年提高,屬於高汙染的機殼廠,更是被重點關注對象,導致相關業者環保設備的支出不斷增加。

觀察鴻準、可成財報,在最近 4 年毛利率都出現快速下滑的趨勢。以鴻準為例,16 年的毛利率還有 18%,但到了去年,這個數字萎縮到 6%、僅過去的 3 分之 1;至於可成更劇烈,它從 18 年的毛利率 40%,到 1 年後近乎腰斬到「2 字頭」的 24%。

中國廠搶攻機殼市場,考驗鴻準市佔率

這幾年中國機殼廠的崛起,更加劇成本的比價效應。一名台灣電子業者就坦言,陸廠在對岸政府的扶持下,人工費用、繳稅成本都比台商低,「台商在稅金上面都跑不掉,這方面很難跟陸廠競爭。」

第 3 道逆風,則是金屬機殼零組件,已從手機外觀件的主角,逐漸退位成「配角」。

4 年前,蘋果首度在 iPhone 導入無線充電時,由於金屬會影響充電效率,因此蘋果順勢把手機背蓋的材質,從金屬換成了同時在外觀更有質感的玻璃;而這兩年,隨著手機進入 5G 時代,法人認為,考量金屬對於訊號的干擾,未來加劇金屬機殼在外觀件的邊緣化趨勢。

那麼,未來鴻準是否也可能淡出機殼業?一般認為,應該不至於。一名分析師指出,雖然機殼業不會有爆發性成長,但對於手握iPhone 最多金屬中框訂單的鴻準,這個事業仍是 1 年有 400 億元營收貢獻、可持續盈利的「金牛」(cash cow)生意,將成為該公司轉型發酵之前,穩定營運的中流砥柱。

轉型:入股台康布局生技業

鴻準這次新當選的 5 席董事,就專業背景,生技產業就強占兩席,考量該公司今年 9 月就曾投資台康,未來營業項目也將增加生技,不難看出,鴻準將往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所鍾情、亦是集團「3+3」轉型策略之一的生技業做布局。

回顧鴻準近 20 年的投資地圖,多是扮演鴻海集團對外的「策應」角色,如當年它對群創、夏普的投資。然而,隨著鴻海法人代表已退出其董事會,郭台銘也在去年裁撤鴻海聚焦健康的 M 次集團,今年更用他所掌控的永齡資本,握有鴻準兩席法人董事,未來的鴻準,也有望從一個集團策略的配合者,逐漸走出自己的路。

究竟何時能看到轉型成果?業界人士觀察,鴻準及可成由於都是現在才開始往生技領域轉型,粗估可能要兩到三年、甚至更久,才能看到初步成效。幸好,鴻準也已經默默布局汽車產業機構件 10 年,躋身 BMW、特斯拉供應鏈,已經有成功轉型至非 3C 領域的實績。

機殼業巨變給業界的最大啟示,就是當所處產業不再成長,企業該如何轉型的兩難。曾是可成轉型顧問、併購律師黃日燦就直言,做慣龐大營業額生意的企業,通常對轉型較猶豫,這是因為相對於舊有事業,「(眼前)看到的東西都不夠大,這時做代工出身的業者就會猶豫、左思右想。」

研究企業轉型多年、東海大學 EMBA 暨財金系教授王凱立則提醒,企業切勿走到「絕處」,才想到要如何「逢生」,未雨綢繆,抱持著危機可能隨時降臨的警覺心,是企業轉型的第一要務。

(本文訊息由 今周刊 提供,內文與標題經 TechOrange 修訂後刊登。新聞稿 / 產品訊息提供,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