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AppWorks School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本篇文章作者是 AppWorks School 校長黃琇琳,擁有 8 年軟體研發相關工作經驗的她,將在下文跟大家分享畢業於該校的人才培訓成果,大家猜猜看軟體工程師薪水有多高?(責任編輯:陳宜伶)

成立於 2016 年的 AppWorks School,以協助人才快速、有效的吸收資訊科學觀念與技能,成功轉職數位產業軟體工程相關職涯為目標,並持續衝刺並精進我們的服務。在這個滿五週年的時刻,透過本文,除了分享 AppWorks School 至今的培訓成果,也希望提供我們的洞見與經驗,讓更多企業與機構從中獲得更多啟發,加速台灣人才與工作的數位轉型。

培訓成果分享

圖片來源:AppWorks School

五年來,AppWorks School 專注於提供實務導向的軟體工程師培訓,以每年三屆、每屆為期 16 週、每週 70-75 小時學習與 Coding 的課程節奏前進,總共累積培訓出 352 位畢業生,其中 297 位校友成功開啟軟體工程師的新職涯,比例超過八成。

在過去一年,AppWorks School 開始拓展人才培訓的規模與領域。在培訓人數上,2021 年至今已畢業 96 位校友,預計至今年底共將畢業 150 位,較去年成長近一倍;在培訓的領域上,除了原有 Front-End、Back-End、Android 以及 iOS 專班外,因應業界在資料相關領域人才的需求持續增長,在深入了解徵才企業的期待後,在今年新開設 Data Engineering 專班,第一屆畢業 5 位校友,除一位出國深造外,其他均已投入業界。

優質的 AppWorks School 畢業生

圖片來源:AppWorks School

根據經常在 AppWorks School 僱用人才的企業夥伴回饋,和大學、研究所畢業的資訊相關人才相比,從 AppWorks School 畢業轉職為軟體工程的校友,雖然沒有 4 到 6 年的學習歷程,但相對來說,卻有個人職涯規劃明確、自我學習動機強,以及整合跨領域知識與經驗等三大特色,讓這些畢業生越來越搶手。

AppWorks School 的校友,多數並非軟體科班出身,但卻已有數年不同領域的工作經驗後,決定透過 AppWorks School 的培訓,轉職為軟體工程師。這樣的經歷與背景,讓他們對於自己的職涯規劃,有更高程度的自我承諾,更清楚自己在工作上的追求目標為何,也因此有更高的自我學習動機,更願意持續充實自己、不斷更新自己的軟體實力,這樣的特質,往往也能在工作上展現優異的表現。

台灣第一隻本土獨角獸、經營 OMO 虛實融合新零售軟體雲服務的 91APP,已連續十屆聘用 AppWorks School 的應屆畢業生。91APP 資深技術副總經理林大維這樣評論校友表現:「AppWorks School 校友有個共通的特質,那就是心態上的積極努力。會進入 AppWorks School,許多人都是追尋人生職涯中的第二次機會,在那之前已經有走過不同的路,再重新開始,代表更認同這個目標,以及願意付出更多來達到更好的結果。

TO 推薦閱讀:coding 界殘酷現實:用哪一種程式語言的工程師薪水最低?

除此之外,不同背景代表著不同面向能力的累積。像是來自產品或行銷背景的學員,更能從使用者角度出發思考,並擔任技術人員與非技術人員之間的溝通橋樑。

台灣團隊均為 AppWorks School 校友、同時也是 AppWorks Accelerator #18 團隊的區塊鏈新創 Forbole 創辦人 Terence 林肇峰表示:「至今我們招聘的 AppWorks School 校友,表現非常出色,他們除了在軟體工程上展現潛質,學習能力都很強,同時亦多才多藝。」這些特質,讓 AppWorks School 校友在軟體業界的表現有口皆碑,多數合作的徵才企業,均給予良好評價,並願意持續從畢業生中招聘軟體人才

校友薪資追蹤

校友們的優秀表現,除了企業評價外,也直接反應於薪資之上。在本次五週年校友薪資調查中,共有 102 位回報目前薪資,搭配他們從 AppWorks School 畢業時的年薪統計,可以看出明顯成長趨勢:

表格來源:AppWorks School

畢業後工作四年以上的年薪中位數為 120 萬元,相較於當初畢業時的年薪 65 萬元,成長增幅達 84.6%;而工作三至四年的校友則為 90 萬元,薪資成長率則為 28.6%。整體來說,三至五年工作經驗的校友,年薪中位數為 100 萬元,遠高於 104 人力銀行統計同樣三至五年資歷的約 71.4 萬元年薪(104 數據為月薪 5.1 萬元,這裡以較寬鬆的 14 個月計,含年終 2 個月)。這樣的薪資表現,除了 AppWorks School 校友本身的特質外,也反映出這份職業,資深軟體工程師隨著經驗與能力的累積,在人才市場上越搶手、薪資增幅越大。

TO 推薦閱讀:46% 沒有薪水!工程師界最崩潰的人類:開源程式碼維護人員

畢業四年的校友張偉康,目前在 Line TV 擔任研發經理,回首畢業以來的經歷,他認為最重要的收穫是技術能力提升,以及對網路產業實際運作有更全面的了解,能夠透過程式來解決問題是工作上最喜歡的地方。而對於軟體工程師的職位而言,他認為最重要的能力,是解決問題以及溝通的能力,與 AppWorks School 培訓的核心方向一致

遠距工作崛起及人才特質需求

五年來,AppWorks School 已與近百家徵才企業合作,協助企業在培訓學員畢業當下的第一時間媒合好人才。從人才市場的角度觀察,工作形態正在發生具體且深遠的轉變。

舉例來說,在 COVID-19 疫情還未發生前,就已經有越來越多學員畢業後進入全遠距企業工作,例如區塊鏈新創 Forbole 就是一例,從招募第一位正職員工開始,就以國際化及遠距工作為主,與分散世界各地的團隊成員們一起工作。

TO 推薦閱讀:Google 推出一套薪水計算新工具,員工酬勞將隨工作地點變化

COVID-19 疫情發生後,更是加速遠距工作的實現。軟體工程師的工作場景,不再侷限於實體辦公室,人才市場正式走向國際化。相對應的,對於人才的需求上,更需要高度自我管理、獨力解決問題、自主學習、溝通能力,以及保持自我彈性因應大環境的變動以及科技發展趨勢。這些觀察,也與世界經濟論壇 The Future of Jobs Report 2020 報告的觀察不謀而合。

企業數位轉型及內部培訓

除個人培訓計畫外,AppWorks School 也提供企業員工訓練計畫,藉由全職學習扎實技術知識,累積數位思維。培訓至今,有學員因此轉調部門成為軟體工程師;也有原為工程師,透過訓練進一步深化專業技術能力;更有結合原有職務及技術背景,成為企業數位轉型的推手。

2020 年自 AppWorks School Android 專班畢業、目前任職台灣大哥大數據研究暨管理室副處長 Rainy 陳曉玲即為一例。她認為:「在 AppWorks School 的訓練收穫,主要有兩個方向。第一是學習的方式,透過反覆程式實作,學習怎麼尋找問題,透過漸進式調整,讓自己去問到對的問題,問到對的問題,就可以用對的方式解決。第二是對數位化的思維,在工作上大家都在談轉型、談數位化,上完課才發現跟自己想像的不同,數位化不是東西都上網路就叫做數位化,反而是改變大家的工作習慣跟工作方式,這點不容易,態度上的改變以及支持是關鍵。

這樣的想法也反應在她對於所領導團隊的期許,希望團隊成員都有基礎程式語言的能力,並且具備數據應用的知識,當大家都具有技術的思維與技能後,未來企業數位轉型將更容易推動,更容易接受改變。

回顧這五年,AppWorks School 持續扮演著台灣軟體人才的推進器,未來也將繼續秉持著相同目標加速拓展,提供更多培訓機會給想轉職為軟體工程師、參與數位經濟成長的人才,同時讓更多徵才企業,找到合適的人選,繼續貢獻下個五年。

作者簡介:
黃琇琳,負責 AppWorks School 校務規劃及營運。在加入 AppWorks 之前,有 8 年軟體研發相關工作經驗。除了曾在 IBM、Digital River 等跨國軟體公司任職,奠定軟體研發的基礎之外,也曾擔任台灣
FinTech 新創團隊的早期成員,建立及帶領工程團隊,也就此喜愛上創業中那股為目標勇往直前的衝勁。畢業於台大資管所,曾至瑞典皇家理工學院擔任交換學生,喜愛旅遊與美食。

(本文經投稿作者 黃琇琳 授權刊登,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AppWorks School 五週年報告:畢業 4 年校友,軟體工程師年薪中位數達 120 萬〉。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首圖來源:AppWorks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