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的發展持續對人類工作帶來改變,尤其 2020 年疫情的爆發整個加速了 AI 對於全世界人類的影響。AI 本身是一個自動化的科技,能夠增強人類的能力,當然也就有取代工作的能力,兩者其實是同時存在的。

然而,它也有創造出新工作的機會,所以在疫情之下,這個課題反而是大家更想了解的,AI 跟就業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我先從一個小故事開始談起。

John Henry 是十九世紀美國中西部的一個隧道工人,當時是工業革命剛結束幾十年的時候,整個動力蒸汽機還沒有普及到全世界,所以他們幾乎是徒手挖掘隧道。

有一天他們的老闆拿來一台動力鑽孔機,當地的工人就人心惶惶,覺得這個怪物到底是什麼?要來做些什麼?老闆就跟他們說,從此以後可以輕鬆一點了,因為這個鑽隧道的工作交給機器來做就好。

這時 John Henry 舉手說:「老闆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這一台動力鑽孔機?不然這樣吧,我來跟它比賽,看誰挖的土石量較多,在一定時間之內,如果我贏了,就請你不要用這個機器,保住大家的飯碗。」

結果,老闆就真的讓他開始比賽。最後  John Henry 真的贏了,他挖的土石量比動力鑽孔機還要多,不過很悲劇的是,在他勝利沒多久後,就因為體力耗盡,衰竭而亡。

當地人因此在隧道口為他立了一個銅像致敬,成爲了一個觀光景點,因為這其實就是人類歷史上,機器動力和人類勞力的一個轉折點,機器正式進入到人類工作的場域,很大規模地開始取代人類勞力的一些工作,這是一個蠻具指標的故事。

AI 對於工作和就業的影響

當我們再把鏡頭拉回到最近二十年來看,其實 2013 年就有學者開始研究,電腦與人工智慧越來越發達,到底哪些工作會岌岌可危?哪些工作又可以不受影響?

當時就已經看到,比較不受影響的工作是在一些管理、電腦技能,或教育、健康照護,這些比較需要人類軟性技能的領域,被電腦取代性是低的;但像是一些製造、運輸,或一些手動、重複性的工作,甚至於農林漁業其實都是,機器都會進入到這些工作場域,它們就被列為是較容易被取代的高風險工作。

從 2013 年就提出的研究報告當中,如果我們進一步看職業別的話,其實還有更多細節。針對不同職業,在可取代性上面也完全不一樣。

比如說我們就發現,罐頭式的電話行銷,可能是落在被機器取代的高風險,但另一方面,像是娛樂產業,甚至於神職、宗教人員,這些大概是永遠不會被取代的。

所以,不同的職業別其實對於整個自動化的取代性也都完全不一樣。AI 發展到今天,重要的已經不是說 AI 能做什麼或不做什麼,AI 幾乎可以一定程度做到人類可以做的事情。

因此,重點仍在於這個工作是否是重複性,以及重複性所帶來的自動化,可能就是電腦會容易取代的,當然這是在取代的方面,AI 另一方面仍會創造出新的工作與機會。

2018 年一份 PwC 的研究就指出,英國在未來二十年左右的時間,AI 在健康照護領域所創造出來的工作,其實會比取代掉的工作還要多。所以在不同的領域,全世界職業發展的狀況會是不一樣的。

COVID-19 疫情發生後,對工作者有何影響?

另外,我們也來看在疫情發生之後對於一般的工作者所帶來的影響。

世界經濟論壇其實在 2020 年就有發布一份報告,疫情帶來的影響其實是雙重的打擊。

第一,企業主會開始考慮縮減人力,然後會考慮辦公室的自動化、讓精簡過後的公司瘦身,並度過疫情,所以這時候,企業主就更會把自動化的科技,帶到整個公司的營運裡面。

第二,企業主會考慮開始不運用正職人力,主要以浮動人力為主,因為外界的狀況受疫情影響而變化太快,有高度不確定性,所以會考慮增加浮動人力的使用。

因此,整個疫情加上 AI 的交互影響,對勞工其實帶來雙重影響,這對於整個職場的變化,帶來非常大的改變。

AI 時代下不可忽略的關鍵技能

當我們在看待技術對人類的影響的時候,大家其實都把目光著重在整個數位科技,所以哈佛商業評論在問經理人未來最重要的技能是什麼的時候,他們幾乎不約而同認為一定是數位科技,一定是一些創意、一些資料分析的技能。

但其實真正的狀況是,人類的一些社交的技能,人與人之間互動,彼此指導、合作技能其實是被嚴重低估的,也就是說,人類在 AI 普及的過程之中,其實低估了社交的能力。

事實上,即使是數學家,有社交技能的數學家和沒有社交技能的數學家所得到的平均薪資,可以差到 15% 左右。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 AI 時代要更重視社交技能。

職能發展走向「高度自動化」及「社交能力」 兩者並存

另外舉一個例子,美國政府在 2016 年就已提出怎麼去拆解一個工作,然後去研究 AI 對其帶來的影響。

以卡車司機為例,其實卡車司機有分非常多種,美國相關從業人員就有將近四百萬,佔美國人口很大的一個比例,所以研究 AI 對於這些工人的影響,其實是重要的。

他們將卡車司機分成六大類型,有開公車、開牽引機、操作怪手等不同的職業類別,將每個類別的從業人口數乘上 0-1 的權數,就算出一個加權人口的總數,所以他們得出,在將近四百萬的從業人口當中,有兩百萬到三百萬會受到自動化的影響。

這其實是一個全世界非常值得參考的框架,因為 AI 在取代工作的時候,不是突然把一個工作消滅,而是逐步把你的工作內容,拿走一些、拿走一些,所以才會有這個加權指數的存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發現,全世界的薪資走向兩極化當中,有的人薪資一直無法增長,甚至於逐步減少。

這也是為什麼斜槓經濟在近年來會這麼興起,因為單一一份工作其實已不足以養活一個人,因為每個工作的內容,幾乎都有機器的輔助,造成他們的薪資可能只能拿一半或三分之一,因此要做兩到三份工作,才能得到一份完整的薪資。所以斜槓經濟真正興起的原因,主要是自動化在裡面扮演了一個角色。

世界經濟論壇在 2020 年提出,跟數位科技相關的一些工作,例如數位轉型的專家、資料分析的專家,都越來越備受矚目;而逐漸衰退的工作,則是一些重複性的工作,世界經濟論壇認為,會計、記帳或是單純比較枯燥的資料輸入的一些工作,可能在未來受到自動化影響的程度都會比較高。

有趣的是,在未來較熱門的職能中,除了工程相關類別,「社群小編」、「人資」皆被列為很重要的工作,這其實跟人的創意、跟人的互動都有關係。

而在高度自動化的行銷領域方面,「成長駭客」善於組合創意並取得爆發式成長,也受高度關注;銷售領域則明顯往「以顧客為中心」移動,進而產生「顧客成功經理」這個熱門職能。

AI 正快速推動新工作需求。所以我們能發現,全世界的職能就在往兩個方向在發展,第一個當然是高度的自動化,但第二個就是對於人來說,這些人的 people skill,它持續會扮演非常非常重要的角色,兩者是並存的。

小結一下,AI 雖然會取代掉一部分的工作,但同時它也快速在產生新工作當中,現在 AI 其實已經普及到人人可用的階段,所以 iKala 其中一個使命就是,我們希望 AI 的科技、AI 的產品能夠讓所有人都非常容易去使用,而不用瞭解它背後太複雜的一些運作的原理。

作者介紹:

程世嘉 Sega,跨國 AI 公司 iKala 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史丹佛大學電腦科學碩士,台大資管系學士,2015 年潘文淵獎得主,專長人工智慧。

過去曾任 Google 軟體工程師,參與 Android 多媒體框架、地圖及中文搜尋等專案,將機器學習融入這些產品,是台灣第一位登上 Google I/O 開發者大會的講者。

iKala 的使命是「AI 賦能」,讓客戶能夠以 AI 為核心來達成事業轉型、加速、及創造新商業模式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