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od

今年夏天,德國洪水與鄭州水患造成大量傷亡,北美西岸熱浪也造成近百人的死亡。隨著全球暖化的加劇,這類極端天氣的出現頻率仍會不斷上升,但頂尖氣候學家表示,現有的超級電腦不夠強,無法預測極端天氣強度與災害嚴重度。

現有的超級電腦不夠強,無法精準預測極端天氣的強度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是聯合國的跨政府組織,專門研究人類活動造成的氣候變遷。而超級電腦是研究氣候變化的基礎工具,攸關模型的預測準確度。但首席氣象學家 Julia Slingo 表示,IPCC 的超級電腦模型不夠好,需要一個國際中心來提升氣候模型的品質。

Slingo 認為,新的超級電腦的成本將達數億英鎊(約數十、數百億新台幣),但與極端氣候造成的損失相比,這成本微不足道。若沒有更強大的超級電腦,人類將持續低估極端天氣的強度與頻率,也無法精準預測氣象的性質。

多數科學家都同意,氣候變遷是地球面對的緊急狀況,但牛津大學教授 Tim Palmer 認為,如果要建立準確模擬極端氣候的氣候模型,不能只說地球處於緊急狀況,必須提出類似於歐洲核子研究中心(歐洲的主要物理研究中心)的承諾與遠見。

此外,研究人員也必須評估,地球特定區域是否每隔 20 年、10 年、5 年,甚至每年都會有熱浪與洪水等極端災害。目前技術仍無法如此的精準預測。

TO 相關文章:
【比爾蓋茲警世預言 】至 2100 年,氣候變遷會比新冠病毒致命五倍

IPCC 的報告發布較慢,不適合處理快速演變的氣候環境

也有科學家認為,IPCC 的報告較為保守,認為該單位沒有充分注意臨界點、反饋迴路與離群預測的重要性,而極端的狀況往往被邊緣化,少列入討論。但劍橋大學教授 Mike Hulme 認為,IPCC 的研究趕不上天氣變化是有原因的,因為科學需要時間成熟,提出不確定性也需要適當的背景知識。

同時,前英國首席科學家 David King 也成立氣候變化顧問小組,以填補 IPCC 的科研空白。小組成員 UCL 教授 Mark Maslin 表示,IPCC 執行摘要必須得到 193 個國家的同意與簽署,而報告每 6 到 7 年一次,通常比文獻晚了 1 到 2 年。

Maslin 進一步說明,IPCC 的報告能提供全球科學家、社會科學家、經濟學家、政府基本資訊,但不適合處理快速演變的氣候環境。

氣候變遷加劇,極端天氣將成為新常態,為了降低傷害,全球科學家積極投資超級電腦等設備,期望實現更精準的氣候預測。但氣候的新樣態隨暖化不斷出現,現有的技術能精準預測嗎?

參考資料:BBCThe Guardian

延伸閱讀

• 【比爾蓋茲警世預言 】至 2100 年,氣候變遷會比新冠病毒致命五倍
• 比爾蓋茲:2060 年,氣候變遷引發的死亡率將與新冠疫情相當
• 全球低碳經濟來襲,「不夠綠就別加入供應鏈!」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Régine Fabri/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