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圖片來源:Pixabay

【為什麼我們要編譯這篇文章】中國一直以來是加密貨幣的挖礦業務的大本營,但因為加密貨幣市場波動劇烈,挑戰中國資本監管,因此受到當局嚴格限制。不僅如此,據《路透》報導,Chainalysis 指出,來自中國加密貨幣地址的非法交易金額,在 2019 年 4 月至 2021 年 6 月期間超過 22 億美元,這些地址還從非法管道獲取價值 20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使中國成為加密貨幣犯罪的大溫床,這種種原因都促成了中國頻出重手打壓加密貨幣,以及推出 CBDC 等舉措。(責任編輯:陳宜伶)

繼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因違反反壟斷法遭罰款 182 億元、北京阻礙螞蟻集團赴美上市計劃,以及滴滴出行於美國納茲達克 IPO 後遭中國強制下架後,中國當局對科技公司的監管行動似乎沒有就此打住,反而更速擴及至不同的領域。

6 月 22 日,比特幣自今年一月以來,首次跌破 3 萬美元低谷,該次的大跌又再度把比特幣拉回今年度的新低,幾乎沒有人會質疑,比特幣的大跌確實與中國近期對加密貨幣、採礦的加強管制有關。

紐約時報》提到,長年以來,中國政府持續將加密貨幣視為對該國資本流動的一大威脅,因此於幾年前就開始禁止加密貨幣交易所,但仍保留其他平台的交易,即便如此,中國一直以來仍是加密貨幣挖礦業務的大本營,即便受到官方強力的限制,仍持續的在狹縫中爭取生存空間,然而到了現在,加密貨幣相關業務開始受到官方更嚴格的審查。

中國為何阻擋加密貨幣發展?

關於中國為何阻擋加密貨幣發展的原因,可分為幾條線去探討,首先,在於穩固中國於世界經濟市場的穩定,甚至邁向主導角色,因此中國致力推動削弱美元實力,他們認為,透過人民幣國際化,可以減少中國對於以美元主導的全球銀行體系的依賴。

其次,由於比特幣的價值逾今年初一度飆升至近 6 萬多美元的歷史新高,相較前一年不到 1 萬美元的價值,成長幅度驚人,中國當局擔心國內市場會受到這些金融監管體制之外的貨幣干擾,而受震盪,因此對於加密貨幣更加警惕。

前對沖基金經理人暨 CNN 商業顧問 Jim Cramer 提到:「北京政府認為虛擬貨幣對政權是直接威脅,因為這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控制範圍。」

而澳洲墨爾本大學金融系教授 Carsten Murawski 則認為,從央行的角度,虛擬貨幣將有可能破壞金融體系的穩定,若要發展,則需要掌控,他進一步提到:「事實上,所有國家的中央銀行都想控制加密貨幣,包括中國人民銀行、聯準會、歐洲央行等。」

挖礦過程耗電量驚人,地方電網穩定性易遭攻擊

除了上述兩個隱憂之外,中國阻擋虛擬貨幣發展的第三個原因為「電力系統可能受到影響」。

Murawski 教授表示,挖礦的過程使用大量電力,並且多半集中在電力便宜的地區,如受益於豐富且廉價水力發電的四川。隨著加密貨幣的普及、利潤的激增,為了不讓電網的穩定性遭受攻擊,政府開始不願意讓礦工從如此高耗能的電力系統中,獲得高額的收益。

即便政府「看得見的手」不斷伸進虛擬貨幣市場,仍有許多投資者將其看作是極具吸引力的資產,甚至認為中國政府的打擊不會對市場造成根本性影響,且採礦也可以再搬遷到其他監管更寬鬆的轄區。

超過 1000 萬中國人參與 CBDC 測試,期待未來落實於零售交易

中國在加強監管虛擬貨幣的同時,也著手研議發行「央行數位貨幣」也就是所謂的 CBDC(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中國央行副行長表示,中國的 CBDC 政策已於深圳、上海在內的幾個一線城市進行試點,觸及超過 1,000 萬人,而下一階段預計於 2022 北京冬季奧運會時做進一步測試。

TO 編按:對企業來說,只要加密貨幣合於法規、具流通性,使用加密貨幣交易並不會構成太大問題;但是對國家來說,像是比特幣這種「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發展太過茁壯,就會對國家主權構成潛在風險。而隨著數位電子支付的普及,發展 CDBC 不僅是順應潮流,更有助於壯大數位人民幣。

據《CNBC》報導,包括中國、美國在內,全世界有將近 80 個國家,目前正在開發 CBDC。它不需要綁定銀行帳戶或是信用卡,屬於線上交易的貨幣形式

由於起步較早,且對 CBDC 保持高度關注,中國人民銀行在該領域一直處於領先地位,對此,國際清算銀行總經理 Agustín Carstens 保持高度肯定的態度,他於上週五向《CNBC》提到:「我認為各國的中央銀行,都應該擁有自己的主權貨幣,且全球的中央銀行應該確保系統彼此『一致』,且不同貨幣的交易可以無縫進行,CBDC 可以實現更便宜、更快捷的跨境支付。」

中國人民銀行在其官網發布的白皮書上表示,未來,人們將能透過虛擬人民幣進行國內零售支付,於此同時,人民銀行也將持續深入研究 CBDC 對貨幣政策、金融體系和金融穩定的影響,也將持續發展使用虛擬貨幣進行跨境支付的試點方案,而「跨境支付試點」也將站在尊重外幣主權、相關國家法律的基礎上,展開推進。

TO 編按:而我國央行則確切表示,不應把央行數位貨幣(CBDC)當成央行的數位轉型指標。央行認為,並非是每個國家都需要發行,也不是為了國際化而發展,目前國人有眾多的電子支付工具,普及程度已高達 94.2%。大於高所得國家的93.7%,CBDC只是多一個選項而已,不會是全民普遍急切需求的支付工具。

延伸閱讀

螞蟻集團、阿里巴巴、滴滴出行前仆後繼!中國政府監管新戰線:數據
比特幣挖礦會引發真實礦災!中國強力遏制加密貨幣的兩大原因
薩爾瓦多超猛!用比特幣當法定貨幣,還想用火山挖礦

資料來源:CNBCNew York TimesThe GuardianReu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