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科技公司 Wise 日前在倫敦風光上市,首日掛牌勢不可擋,開盤價高達每股 8 英鎊,讓公司市值衝上 87.5 億英鎊(約為 120 億美元),成為倫敦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科技股直接上市案。

通常企業上市會選擇走 IPO 路線,讓承銷商(投資銀行)去估算股票價格,此法較不容易受到市場波動影響,而「直接上市」,企業股價並未事先決定,則如同蒙著眼進入市場。但 Wise 依舊平穩成功著陸,顯示出投資人相當看好該企業前景。

究竟 Wise 是間多厲害的公司,可以讓投資人大膽注資?

金融科技獨角獸 Wise 是什麼來頭?

Wise 前身為 TransferWise 金融科技公司,由兩位來自愛沙尼亞的青年: Taavet Hinrikus 和 Kristo Käärmann 於 2010 年共同創立。 TransferWise 正式在今年 2 月 22 日更名為 Wise。

在兩人創立公司前,在倫敦替 Skype 工作的 Hinrikus,領到的薪水都是歐元,但是他的日常消費都是用英鎊,而他的好朋友 Käärmann 在英國從事金融顧問的工作,則需要把英鎊換成愛沙尼亞的幣值,來償還他在愛沙尼亞的貸款。

兩位從愛沙尼亞來到倫敦打拼的青年,都覺得傳統海外匯兌的轉帳手續費實在太高又複雜,於是他們想出了一種點對點(Peer-to-peer)的跨國轉帳方式,讓用戶直接跳過傳統中間銀行,把錢直接轉入對方帳戶,過程相當透明,且只需要支付少量的手續費。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當年 Transferwise(現在的 Wise)這項點對點( P2P) 匯兌服務,因為過程透明化、手續費低廉,推出後在英國一炮而紅,更迅速擴張到歐洲各國。 加上疫情時代電商崛起,Wise 更受大眾歡迎。

Wise 為什麼可以讓跨國轉帳變得這麼容易?

使用 Wise 跨境匯款,用戶首先需要透過銀行轉帳或簽帳金融卡,將錢存入他們的Wise 帳戶,接著用戶可以選擇其他幣別,來向收款人的銀行帳戶匯款。

台灣用戶現在也可以下載 Wise 應用程式,不過目前還沒有開放台幣,建議台灣民眾可以先以美金儲值到 Wise 帳戶中再做海外匯兌。本身有海外收入與美股券商投資需求的讀者,建議可以申辦一個 Wise 的帳戶。

Wise 表示他們目前每月跨境匯款用戶數已超過 1000 萬人,每月匯款金額更高達 50 億英鎊(約合 70 億美元)。據《TechCrunch》的報導, Wise 與傳統銀行相比,每年替客戶省下約 10 億英鎊的銀行手續費。

不僅如此,Wise 多年來一直在賺錢,公司在 2017 年達到損益平衡,2021 財政年度獲利翻了一倍,達到 3090 萬英鎊(約合 4270 萬美元),而營收增長了 39%,達到 4.21 億英鎊。

罕見選在倫敦直接上市,Wise 為何不走傳統 IPO?

Wise 這次跳過了中間的承銷商,選擇「直接上市」(Direct Listing),而不是常見的「首次公開發行上市」(Initial Public Offering, IPO)。為什麼 Wise 能有自信的選擇直接上市呢?首先我們要來了解 IPO 和直接上市的差異。

IPO 主要是企業透過「承銷商」包銷(Underwriting)、詢價圈購(Book Building)的過程,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以供投資者認購。承銷商多指投資銀行,而為了維持股價格穩定,多數企業上市往往選擇 IPO,但這也讓投行從中收取一大筆承銷費用。

直接上市,就像簡化版 IPO,一樣是企業上市到公開市場給投資人交易,但省去了經銷商的環節,流程較為簡單且透明。

聯合創辦人 Kristo Kaarmann 表示,Wise 選擇直接上市是希望一般的客戶可以和有規模的金融機構一樣,擁有平等機會認購 Wise 股份,這方式上市也比傳統 IPO 招股上市便宜。

Wise 的成功有望吸引其他金融科技公司進駐倫交所

Wise 在倫敦證交所(LSE)首日的強勁表現,對於往後有計畫在倫敦上市的科技公司來說相當重要。有鑑於今年 3 月英國餐飲外送公司 Deliveroo 股票首度公開上市(IPO)表現令人失望,Wise 有助於洗刷 LSE 難以吸引科技公司的名聲。

英國巴克萊銀行主管 Tom Johnson 表示:「倫敦市場很需要這種新創獨角獸。」,Liberum Capital 分析師 Joachim Klement 則說,Wise 的成功,有望強化倫敦成為全球科技公司重鎮的野心。

尤其英國政府在脫歐後,不斷廣邀科技企業進駐,英國監管機構也放寬了 LSE 的上市限制,以吸引更多科技企業註冊。CNBC》報導,英國目前是孕育金融科技企業的寶地,像是金融新創 Revolut 和 Checkout.com 這些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獨角獸,也在去年吸引了 41 億美元的風投。

Wise 目前最大的股東是創辦人 Käärmann 和 Hinrikus,他們分別擁有公司 18.8% 和 10.9% 的股份。

參考資料

彭博社》、《CNBC》、《TechCrunch

延伸閱讀

面對金融科技挑戰,傳統銀行的競爭優勢在哪?
當金融品牌遇上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創造出什麼 What if We Could?
《金融時報》2021 年 FinTech 布局建議,當 AI 重建金融世界,業者與政府該如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