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Photo by Dan Gold on Unsplash

現在,隨著 COVID -19 疫情的流行,消費者使用 foodpanda、Uber Eats 的頻率越來越高,需要出門時,比起大眾交通工具,Uber 等乘車工具也成為了時下新選擇。然而,對外送員、司機來說,當工作激增、工時增長、遇到不合理的消費者無理取鬧或遭遇車禍時,自己要如何獲得保障呢?

國外市場上已經誕生了一些專為 Uber、Lyft 司機們所打造的 App,包含整理跨平台收入紀錄、多功能行車紀錄 App、優化外送路線等,幫助司機在載客量越來越多的同時,也改善工作上的種種問題。

有 App 專做行車紀錄、計算里程,還幫司機節稅

例如,有些司機可能同時接 Uber、Lyft、Doordash 各平台的單子,而 Gridwise 就是一款可以幫助司機整理跨平台收入的 App。

Gridwise 總部位於匹茲堡,成立於 2017 年,今年 5 月的下載量與 2019 年同期相比增加了一倍多,目前月活躍用戶數超過 14 萬。

另一個在 2018 年推出的應用程式 Driver 同期下載量則增加了 10 倍,每月有 5 萬名活躍用戶,這項應用程式可以把手機直接變成行車紀錄器,前置鏡頭更有臉部辨識功能,能在駕駛閉眼或低頭時發出警告,提高安全性。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一名 Uber 司機在發生車禍時,就靠著 Driver 的行車紀錄 App,免費向 Uber 提出索賠。

甚至 Driver 還幫忙司機聯繫到 LegalRideshare 律師事務所,這是一家專為因車禍受傷、不知如何處理保險理賠流程以及因遭遇車禍而無法上工的 Uber、Lyft、送貨員提供賠償與協助的律師事務所。

另一個 App Driver’s Seat  則提供司機計算里程的服務, 該服務聯合創始人 Hays Witt 說,計算里程對司機來說至關重要,因為這可以為他們節稅,而 Uber、Lyft 卻只記錄「行程」中的里程數。此外,Driver’s Seat 還可以透過大數據分析,提供駕駛「不會塞車」的路線選擇。與去年 2 月相比,該 App 今年 5 月的下載量翻倍,已有 2,000 名司機使用。

去年 8 月,也有兼職 Uber Eats 外送員的自駕車工程師靠著自己寫出 Chrome 擴充程式 UberCheats,幫助外送員追蹤自己的里程與訂單,結果意外發現 Uber Eats 少算了外送里程,平均算下來 Uber Eats 少給了 21% 里程的薪水。

配送費固定改為浮動,台灣外送員憂收入沒保障

今年 3 月,台灣兩大外送平台 foodpanda、Uber Eats 不約而同改動外送員給薪結構,引發外送員憂心整體收入會變少。

前者改為浮動費用制,讓遠近單報酬不相同,且更動累單獎金制度,結算期間從半個月結,變成 3 日結單一次。至於 Uber Eats 則全台採行尖峰、離峰收入差別給薪,也遭質疑變相減薪。

客家電視》報導,一位以 foodpanda 作為全職工作者的外送員就指出,「1 天至少要 40 趟的話,3 天 120 趟會有一個獎金,以我們全職來算的話,那個獎金才夠用。」

另一名前 foodpanda 外送員則向《TO》表示,「我在做的那時候,熊貓有統計里程,不過不太準,因為只統計拿到餐後,送到客人地址的距離。」現在 foodpanda、Uber Eats 更改接單價,他指出,「其實這就是養套殺的概念,公司也不怕員工跑。」

Uber 司機等零工正「集結」起來保障自身權益

Uber 與 Lyft 開創了零工經濟的先河,在定義上,這些 App 僅是提供一個科技平台,連接需要的人們:需要在有空時間賺取收入的司機,以及需要比隨機招攬的計程車的更好搭車體驗的消費者,而這類的公司並不真正意義上「雇用」這些司機。

去年 11 月,美國加州 22 號公投案決定了 Uber 司機與 foodpanda 外送員這類零工工作者是並非員工,而是獨立承攬工作者,將不受加州就業相關勞工法規管制,包括六成加州人都贊成了這項公投,這對 Uber、Lyft 等平台來說,是贏得了一場重大戰役。

而在另一些地方,例如英國,就在今年 2 月讓 Uber 吃下敗仗,該國最高法院判定司機為「雇員」,因此要求像 Uber 這樣的平台必須提供駕駛最低工資、帶新假、休息時間等勞工權益,Uber 當時在聲明中表示,這項判決僅適用於最初提起告訴的少數司機,但將會展開全國性的協商,「在這過程將尋求所有司機的意見,幫助我們打造彈性工作的願景。」

不過,各國現在對於 Uber、Lyft 等零工工作者的法律保障仍沒有統一標準,就連司機本身也對於是否要被歸類為員工有不同意見。去年加州 22 號公投案通過時,就有司機提出擔憂,若被法律「正式保障」,難保這些企業不會祭出一些新規範,例如:不能同時為多方平台接單,以免「工作超時」等。

目前,台灣的外送產業從業人員雖然被勞動部歸類為雇傭制,並沒有勞健保、意外險,職安保障明顯不足。全國外送產業工會籌備會發言人蘇柏豪本身也是外送員,他日前接受媒體專訪時指出,疫情帶動宅經濟成長,但第一線外送員卻面臨著平台砍薪、高染意風險以及職災傷害,「消費者不能同理我們,公司平台不聽訴求,政府也沒有明確作為。」

國外,這些零工經濟工作者正在法律的模糊時期集結起來,透過掌握自身的里程、載客時間、行車紀錄等所有他們需要掌握的一切保護自己,台灣的 Uber 司機與美食平台外送員,或可做為借鏡參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