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在農曆年的時候,Clubhouse 熱潮吹到台灣,「開房間」成為熱門話題。一兩個月後,Clubhouse 的熱度已不如以往,逐漸被大家淡忘。但在海外,Clubhouse 仍持續發展,並獲得數億資金與超過 1000 萬的用戶,對一家才誕生一年的公司來說,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然而 Hikre School 的創辦人 Derick David 以《Clubhouse is Dead (It Just Doesn’t Know It Yet)》(Clubhouse 衰亡,但它自己不知道)的標題撰文,點出 Clubhouse 在風光的表面下,隱含的 6 個成長隱憂。

原文傳送門

1. 受惠者主要是大咖創作者

Clubhouse 竄紅時,人們迫不及待的衝進房間,想要聽人說話,與人聯繫;此外,每個人也都在追逐影響力,希望能在房間與人接觸,發展自己的人際網路。

但現實是,除了祖克柏、馬斯克等大咖,多數使用者難以透過 Clubhouse 獲得曝光。若無法獲得關注,使用者就不會想再嘗試,並降低使用平台的時間。

2. 它沒有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

David 提出一個問題:如果 Clubhouse 今天關閉,我們會抓狂嗎?

但如果關閉的是 Uber,很多人會崩潰。

David 認為,在一個數位技術發展如火如荼的社會,真正的逃避是在現實世界,因此技術革命將來自於線下,也就是將人們在線下聯繫起來的技術。

3. 人們回到線下,對社群媒體的需求降低

疫情讓人們不能在現實世界社交,但隨著疫情的消退,人們逐漸回到線下,在社群媒體的時間降低,只會留下 Facebook、Instagram 等較為重要的社群媒體。

David 認為,人們並不會只想在線上社交,而下一次技術革命,會幫助人們在現實生活中建立聯繫,例如 Airbnb、WeWork 或 Uber。

4. 模式很容易被更大咖的社群媒體複製

如果人們可以輕鬆地在 Twitter 做同樣的事情,為什麼要去 Clubhouse?

Clubhouse 走紅後,許多社群媒體也在複製 Clubhouse 的模式,研發類似的功能,例如 Facebook,Clubhouse 的獨特性降低。

TO 相關文章:
工程師破解臉書程式碼發現,臉書現正開發跨平台的「Clubhouse」語音串流功能

5. 使用者可以講話,但可能根本沒人聽

現在的人都想成為上帝,希望擁有一批粉絲。在 Facebook、TikTok 等社群平台,發布受眾關注的內容,就有機會獲得追隨者。但 Clubhouse 的房間模式未必能凸顯每個使用者的特色,或許有機會發言,但可能不會得到關注的聆聽

David 認為,或許 Clubhouse 能放大房間用戶的個人資料標示,或者是限制房間的參與者人數,以提升房間成員對彼此的了解,促進互動。

6. Z 世代覺得無聊

另外,1995 年後出生的 Z 世代,他們的注意力比先前的世代還要短,但也渴望影響力。他們可能覺得 Clubhouse 很無聊,因此 Clubhouse 要給他們獲得影響力的機會。

除了一般人,許多企業也想在 Clubhouse 開房間,行銷自家產品/服務與經營粉絲。然而《Forbes》也點出透過 Clubhouse 經營粉絲的缺點:

企業透過 Clubhouse 經營粉絲的 3 個缺點

1. 噪音太大

如果只是小房間,就能透過彼此交流來提供價值,但當房間擴大到數百、數千人,就會大量聲音,弱化企業與受眾的溝通能力。

2. 浪費時間

每天花大量時間在 Clubhouse 上,未必對發展業務或服務客戶有幫助,企業需要保護自己的時間,不要在非生產性活動投入太多時間。

3. 缺乏可信度

很多講者聲稱自己是成功的富翁,但實際狀況卻與網路上的形象不符。因此不能只相信所謂「專家」的言論,也不能相信成員宣稱的經歷,還要做調查,避免被誤導。

不管科技怎麼發展,與人連結、發揮影響力都是每個人的內心渴望,或許 Clubhouse 能滿足一些需求,或許 Clubhouse 會被淘汰,但不論如何,Clubhouse 的社群互動模式替社群媒體開了眼界,可能未來會有新的競爭者竄出,提供更佳的社群平台服務。

參考資料

Medium》、《Forbes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flickr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Clubhouse 完成新一輪融資!外媒:估值達 40 億美元
工程師破解臉書程式碼發現,臉書現正開發跨平台的「Clubhouse」語音串流功能
要注意資安!Clubhouse 承認:用戶數據可能會傳到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