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擁有教學與練舞經歷超過 20 年的 Swipe 創辦人,「曾代表台灣出賽獲得世界第三的成績」。隨著奧委會,在世界排名中擁有前 15 名的好成績。隨著奧委會公佈 2024 年巴黎奧運將把「霹靂舞」納入奧運比賽項目,發現到這個台灣跳舞的優勢與風氣、以及未來想推出台灣自己舞蹈界的「奧運國手」願望,在今年 3 月成立 Swipe 的這個人就是赫赫有名的 HRC 舞蹈工作室執行長「陳柏均」。

HRC 舞蹈工作室

HRC 舞蹈工作室 20 週年照片,取自陳柏均臉書

練舞新手缺乏的「自信心」成為創業養分

跳舞,對於許多人來說可能是工作、周末放假之餘的一個休閒活動,因而找上舞蹈教室希望培養不一樣的興趣,但根據 Swipe 統計有 52% 的人曾有練舞動機,但之後卻像是購買了健身課程一樣,參加幾次舞蹈教室課程後,就再也沒去練舞了,原因在於不少剛練舞的人覺得自己還「不夠強」、「怕丟臉」,最後時間越拉越長就放棄。

傳統上,想開始練舞的人都曾會藉由專業的舞蹈教室、舞團來練習,但自疫情延燒至今 1 年多的時間,全球疫情仍不見好轉,Swipe CEO 陳柏均便開始思考,是否有機會讓跳舞這件事情「線上化」?

為了確認傳統實體的跳舞習慣是否有機會線上化, Swipe 便上架知名線上課程平台「Hahow 好學校」的集資課程,透過課程集資的方式蒐集現在大家「跳舞」的需求,結果意外發現到將近有 2,000 人,佔 90% 沒有學舞經驗想要有一個「線上跳舞課程」。

練舞如何數位化?17 直播經驗成為關鍵

回顧台灣眾多的跳舞線上課程、APP,仍然有這麼多沒學舞經驗、又想練跳舞的人沒被滿足,背後其實是因為「時間」、「空間」、「怕丟臉」,等諸多理由裹足不前,讓陳柏均開始思考,如何讓想跳舞的人可以有一個好的「練舞平台」?

曾在 17 直播擔任產品經歷、現任 Swipe 共同創辦人的曹凱閔接受我們《科技報橘 TechOrange》的專訪指出,過往在舞蹈教室的實體授課,因為授課時間常涵蓋如「暖身」、「複習」、「新進度」,所以真正來跳舞的人如果沒有自主練習跟訓練,其實成效很有限。

而曹凱閔也與我們分享到,媒體串流平台常見的「抖內」、「交流」的互動性,更是傳統上練舞教室、練舞人可參考借鏡的地方,於是與團隊成員討論後,便開始朝向著重互動、教學式的影片出發。

紀錄Know How,逐一找出最有效率的分工與內容產出

起初,拍攝一部 30 分鐘的影片就耗資了 2 個月的時間,隨著透過數據分析、小量測式與驗證、每週修改一次功能與方向,最終僅需 4 個小時便可拍攝與後製剪輯完 30 分鐘的專業教學影片。

「每次拍攝透過與老師溝通影片的製作會議,編版好流程與教案,實際與老師一步步修正要修改內容,讓教學變得系統化」。曹凱閔表示這樣親力親為的修正,才能夠真正的了解教學與學習之間的落差,隨後專職分工如攝影鏡頭、音軌、後置人員,大幅度的降低了溝通成本。

Swipe 團隊夥伴照,曹凱閔為右二排第一位

街舞的信念與文化,促成一段段姻緣

「真正在 YouTube 看影片就能學會跳舞的,資深舞者才有機會」。曹凱閔笑著與我們分享,其實街舞圈的文化跟信念要很深,才能真正地打動想練舞的人。

「我們走過 21 年的累積,才能在上線 3 個月、1 個禮拜就拿下將近 3000 個 APP 下載數」。曹凱閔說外界人士看我們短短的時間內就成功,其實背後大有苦心。而透過採訪進一步好奇,那以後 Swipe 最大的夢想是甚麼?

「希望在之後的國際比賽中,能與國家一起把跳舞這件事情送到奧運比賽的殿堂」
,曹凱閔的語氣既堅定、信心滿滿地笑著。

更多有趣的創業大小事

「創業初期的選擇,決定 80% 成果」AppWorks 創辦人分享 10 年經營秘訣

【軟體創業】19 歲澳洲女孩,如何從校刊設計開始,打造價值 60 億美元的新創獨角獸 Canva?

【創業的經營陷阱?】別緊跟競爭者的步伐!新創公司要 Always 把自家用戶擺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