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詩級失敗】Google Stadia 五天內命運大翻轉,「告別遊戲主機」計畫宣告陣亡

Google Stadia Google Stadia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谷歌又一重大項目“史詩級失敗”:業務關停、裁員、內部混亂不堪 〉。)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Google 於 2019 年 3 月推出雲端遊戲服務 Google Stadia,聲稱是一套不必購買昂貴硬體,適合所有玩家的遊戲平台,發表會當日廣受全球遊戲迷與媒體的關注。至今不到兩年的時間, Google Stadia 宣告失敗,是發生了什麼?此事件對於雲端遊戲市場將帶來什麼衝擊?大型企業發展多元業務將能從此學到重要的一課。(責任編輯:賴佩萱)

今年 1 月 27 日,Google 雲端遊戲平台 Stadia 負責人 Phil Harrison 在一封內部郵件上向團隊成員表示了讚揚,表示 Stadia 團隊在建立獨家遊戲的強大陣容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同時,他表示公司將很快確定新一年針對項目的投資額度和戰略計劃。

看似前景一片光明的時候,故事卻突然發生了轉折。

僅僅五天後,Google 關於 Stadia 的口風大變。Harrison 在 2 月初的一封公開信上,宣布了 Stadia 遊戲和娛樂部門即將徹底關閉。也就是說,未來,Google 將徹底不再做任何獨立開發遊戲的努力,但會繼續做雲端遊戲平台,來支持其他遊戲運行。

這一天,150 名曾經帶著雲端遊戲夢加入 Google 的遊戲開發者突然面臨失業的窘境。這種突如而來的反轉,讓他們對 Google 的內部管理和內部透明度感到失望。

對於這 150 名開發者來說,這是一場非常挫敗的職場體驗。對於 Google 來說,這個消耗數千萬美金,邀請多位遊戲界神級大牛加入的,曾經一度喊著「徹底改革遊戲」、「主機殺手」的項目也終於部分落敗。

Stadia 計畫已失敗告終?從一場萬眾矚目、虛張聲勢的發布會說起…

如果回到故事的最開頭,Stadia 曾經一度是 Google 在 2019 年最耀​​眼的明星項目。

2019 年 3 月,美國遊戲開發者大會 GDC 迎來了一位萬眾矚目的參展商——Google 。當日在位於舊金山的會場內外,滿眼都是 Stadia 的曲裡拐彎的紅紫色標誌。所有媒體都在等待著賣盡了關子的 Google 搞個大新聞。

當矽星人回憶起那場發布會,整個 Google 發布會所在的樓層人頭攢動、人聲鼎沸。除了內場的上百名記者外,大量因為人數過多無法入內的記者坐在活動場地門外的過道上,用電腦、手機同步看著直播。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站在台上宣布他們的這款新產品就是為所有玩家準備的遊戲平台,並邀請這個新項目——Stadia 的負責人 Phil Harrison 上台為大家公佈了更多的細節。Harrison 上台後,堅定的表示:「這就是遊戲的未來」,並 宣布 Google 大舉進入雲端遊戲領域,讓遊戲玩家再也不需要付費購買高昂價格的遊戲主機,而是在線就可以直接玩 AAA 級別的遊戲

Google Stadia

回看那一天的科技媒體報導,全部都是「革命」、「重磅發布」、「告別遊戲主機」等讓人振奮的字眼,似乎沒有人懷疑 Google 能徹底顛覆遊戲界的能力和決心。

那也是 Phil Harrison 第一次對外代表 Stadia 發言。這位 2018 年空降 Google 的高管曾經在索尼和微軟工作過。在那場發布會上,Harrison 表示 將向那些無法使用遊戲機的人們推出雲端遊戲平台和匹配的原創遊戲

他對外不斷強調了 Stadia 的各種前沿的開發,尤其是其帶來的社交屬性——例如 State Share 技術可以讓玩家在玩遊戲過程中暫停、保存,並將游戲當前狀態通過 Stadia 生成一條連結分享到公眾平台。而看到這條連結的任何玩家都可以直接從分享的狀態繼續進行遊戲。

同時,那場發布會,他宣布將發布 Stadia 配套手柄以及激動地宣布了 Stadia Games and Entertainment(遊戲和娛樂部)的建立。不過,在當天現場報導過程中,矽星人曾經寫道:儘管發布會看起來信心十足,但背後 Google 可能對於上線平台以及發布手柄並沒有做好充足準備。具體來說, 發布會結束後,當大批媒體和玩家擠在展示區,卻發現那裡空空蕩盪

「具體原因我們不能對外公佈,只知道展示將被延遲。至於 Stadia 和手柄具體什麼時候上市等細節都還不能對外公佈。」Google 的工作人員告訴矽星人。

直到一個多小時後,Stadia 團隊才姍姍來遲,開電腦,進行 Demo。此外,和往常發布會後直接可以上手產品不一樣的是,這一次的唯一硬體發布——手柄卻被鎖在兩個透明玻璃展示櫃中,像文物寶藏一樣僅供大家圍觀拍照。

Google Stadia

現在回看,當時意外營造的神秘感背後其實是整個 Stadia 團隊不充分的準備工作。此外,根據美國媒體 Wired 報導, 那時的 Stadia 還沒有來得及聘請更多遊戲開發工程師。

可以說, 這是一場還沒準備好,但已經把聲勢虛張開來的發布會

遊戲開發者受 Google「顛覆遊戲界」野心吸引,懷抱夢想加入 Stadia

除了對外的這種宣傳外,Google 在招聘遊戲開發者時也拼命給他們畫了個充滿希望的大餅。

不少後來被裁員的 Stadia 項目的遊戲開發者都對外表示,當時加入 Google 看中的是相對較高的薪酬、相對比遊戲公司更高的職業穩定性。此外,最重要的是, 他們被當時 Google 對外強調的 Stadia 的遊戲革命所感染,希望能加入這一場改革

Google 在 Stadia 團隊的組建上可以說是相當的大手筆。 Google 用極慷慨的薪資說服育碧遊戲多倫多的創始人 Jade Raymond 加入團隊。Raymond 曾經參與過星球大戰和刺客信條的製作。同時,Stadia 從育碧遊戲和 EA 遊戲大肆高薪挖角到高級遊戲開發工程師、設計師和製片人。

在 2019 年, Google 還大舉收購了位於蒙特利爾的遊戲工作室 Typhoon Studios,以及吸收其幾十名員工加入 Stadia 項目。

至此,Stadia 遊戲和娛樂部門在洛杉磯和蒙特利爾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兩個團隊都由 Raymond 負責。那時 Raymond 信心滿滿對外表示, Google 將大舉投入,製作涵蓋各種遊戲類型的原創遊戲內容。

「Stadia 不僅會革新遊戲平台,更會更新遊戲開發。」他說道。

Stadia 遊戲款式嚴重不足,錯失玩家信任

但這種雄心壯志並沒有持續太久。2019 年年末,Stadia 正式發布了平台。但這時遊戲玩家卻發現它的 遊戲庫裡的遊戲少的可憐 ,而且其中大部分遊戲都非常老舊。

根據影片遊戲銷售數據的 NPD Group 在當時表示,當其他遊戲平台每年提供數百種遊戲給玩家的時候,Stadia 上的遊戲不足 80 款。

直到正式發布 Stadia, Google 仍然沒有製作出一款獨家原創遊戲,而發布會上 Harrison Demo 的包括 State Share 等社交功能也完全不存在。

在當時,玩家還批評了 Stadia 的商業模式,即 要求客戶單獨付費購買遊戲 ,這些遊戲單價高達 60 美金。此前,遊戲玩家曾經以為他們會推出類似 Netflix 一樣的訂閱服務。更糟糕的是,60 美金的 遊戲只能在 Google 服務器上玩,並不能存在玩家的 PC 上

不過,儘管那時的發布並不理想,但 Stadia 的遊戲開發團隊仍然認為,只要 Google 能給他們足夠的人力和資源,他們仍然有能力開發一部受到玩家喜愛的,可以在雲端平台上運行的原創遊戲。

根據彭博社等媒體報導,實際上,在產品倉促上線這件事上,團隊內部是有過極大的爭議的。不少內部開發者都建議繼續發布新的測試版本,而不是以正式發布的形式來發布當時還不夠滿意的產品。在他們看來, Google 內部項目 Gmail 在最初 5 年時間都處於全民測試階段——循序漸進、一邊測試一邊優化一邊發布可能是不少團隊成員認為對 Stadia 最好的發布方式。

在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Stadia 一直沒有按照預期獲得足夠的活躍用戶,也沒有按照計劃賣掉足夠多的手柄 。直到項目被宣告結束,手柄都處於供大於求的狀態。

Google 與 Stadia 開發團隊存在嚴重內部矛盾

Stadia 和 Google 整個公司的矛盾絕對不止「是否正式發布」這件事。團隊內部的遊戲開發者甚至在最近團隊解散後,還在質疑 Google 投資大量資金在 Stadia 項目上,並不是希望賣遊戲,而是希望投資遊戲最終賣 Stadia 這個平台。

這對於想要拼命開發好的遊戲的遊戲開發者來說是有很大區別的。當然,最終的結局是遊戲和平台都沒有怎麼賣出去。

除了這種團隊內部目標不明確外, 團隊招聘速度過慢 也是遊戲開發團隊一直對 Google 不滿的重要的一點。

Stadia 團隊按照最初的計劃,是希望最終能夠 5 年內擁有 2000 名遊戲開發者加入團隊的。但是直到解散,這個團隊也只有不到 200 人。

Google 作為「巨輪」,內部有著嚴格的流程化管理,同時也依賴於高度結構化的招聘流程;但相反,遊戲公司在管理和招聘上就要靈活得多 。在 Google 內部打造完全不同於其他 Google 產品的遊戲原創內容則需要團隊招聘大量的新人來彌補空缺,但 Google 長則 6-9 個月的招聘流程又讓整個遊戲開發團隊感到束手無策。

Google 的人員招聘、績效評估流程,對 Stadia 不適用

新冠疫情也是摧毀整個團隊擴張的一個不可忽視的外因。

2020 年 4 月,當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經濟出現不穩定因素, Google 決定和其他不少科技公司一樣冷凍招聘計劃。

Pichai 在內部指出,除了少數對 Google 增長至關重要的戰略領域,現在是時候減緩招聘速度了。顯然,遊戲團隊並不是這四個重要的團隊。於是,在洛杉磯工作室剛成立的第二個月,Stadia 遊戲和娛樂團隊就遭遇了不能招聘新人的窘境。

還沒起步就暫停招聘無疑對團隊士氣造成了不小的打擊。多位員工對媒體回憶表示,他們在當時認為這是 Google 缺乏遊戲內容製作的決心的表現。

除了遇到了招聘困境外,Google 對於這個團隊燒錢的預期也在開發過程中被不斷打破。雖然 Google 對這個新成立的團隊相當大方,但這家科技巨頭對於遊戲開發,卻是一個絕對的外行人。AAA 級別遊戲的開發成本很可能在 1 億到 2 億美金之間,甚至一個成功的作品是基於無數失敗完成的。例如暴雪旗下爆紅的《守望先鋒》的成功就是基於被公司拋棄的早前的項目《泰坦》開發的。Stadia 的內部人士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 Google 對這一個燒錢的開發過程仍然缺乏了解,對跨學科領域的高度創意開發也不太在行

當巨頭 Google 作為外行人安排內行人開發執行,一些矛盾也在 Stadia 團隊內部產生。

一位員工對媒體回憶,在年末員工考核評價的過程中,雙方就曾出現過衝突。遊戲開發者們認為,Google 傳統的員工考核標準並不適用於他們的團隊 。原有的評價體系並不能考核他們的創造力、以及遊戲的有趣性等等。儘管後來 Google 重新調整了評價體系,但讓 Stadia 團隊失望的是,早先的招聘計劃仍然沒有能夠按部就班的實施。

員工對考核標準的毫不考慮創造性、有趣性的質疑後期也的確被證明,是 Stadia 失敗的原因之一。

Stadia 裡不少「內行人」表示, Google 似乎並不知道「什麼才是好的遊戲」。當 Google 強制這些開發者將大量 Stadia 的特性生硬地加入遊戲時,卻不懂得一個遊戲是否能夠吸引大量玩家,並不是它的技術有多麼優秀,而是這個遊戲多麼好玩,多麼有趣,遊戲裡的人物設置多麼讓人著迷。

創作一款有趣的遊戲和打造一個好用的軟體、技術,可能從根本上就不是一回事。當 Stadia 落敗,一些批評者也指出 Google 也許生而沒有遊戲的基因在自己的血液裡,自然也沒有遊戲公司的那種對於做一款有趣的好遊戲的信仰

此外,遊戲開發團隊對於 Google 的不滿還包含 Google 因為一些安全問題,不允許遊戲開發者使用某些常用遊戲開發軟體。同時, Google 的雲端技術團隊的技術支持無法保證雲端遊戲的流暢導致玩家遊戲過程中出現卡頓 。種種原因,讓當初抱著雄心壯志加入 Google 的遊戲開發者感到挫敗。

這種糟糕的雲遊戲體驗在 Wired 曾經做過的一份調查中也有顯現。在接受調查的玩家裡,有 60% 的玩家表示雲端遊戲出現延遲、卡頓,影響了他們在格鬥遊戲中的快速反應。

Google Stadia 命運多舛,宣告失敗

招聘不到合適的人,和 Google 整個公司的磨合不順利,以及新冠疫情的衝擊等等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的因素加在一起,導致 Stadia 遊戲和娛樂團隊直到 2020 年結束,也沒有製作出一款成功的原創遊戲,活躍用戶也沒有達到內部預期。

根據多家媒體證實,曾經從遊戲行業斥巨資挖來的 Raymond 也已經離開了 Stadia。Stadia 遊戲娛樂製作團隊的上百名開發人員也面臨著失業的結局。

直到團隊解散, Google 也沒有對外宣布一次 Stadia 的活躍用戶數據、手柄銷售數據。

雖然回頭看,人人都能成為事後諸葛亮:人們回憶起亞馬遜的貝佐斯也曾經斥巨資進軍遊戲行業,最終也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分析師們遠見卓識地表示如果 Google 像微軟一樣,通過直接收購公司進軍遊戲業,一定能克服所有跨行業的代溝問題。

延伸閱讀>>>【死敵變戰友】微軟、Sony 結盟開發 AI 雲端遊戲,共同對抗 Google、亞馬遜!

但無論如何,這個曾經眾人見它起高樓,喊著要徹底顛覆遊戲業的項目,如今不過是被 Google 殺死的長長的內部項目名單中一個新名字。而它混雜著各種外因、內因的失敗也注定成為其他大公司未來跨行業領域創新的一個前車之鑑。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谷歌又一重大項目“史詩級失敗”:業務關停、裁員、內部混亂不堪 〉。)

你可能會有興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