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全球最大電動車品牌「心臟」 富田電機成特斯拉最老供應商〉。)

【我們為什麼要挑選這篇文章】電動車風潮勢不可擋,即將成為未來交通的主流。其中,來自台灣的富田電機在特斯拉草創僅僅兩年,仍然篳路藍縷的時候,就協助特斯拉打下全球天下。富田電機創辦人張金鋒陪伴著 Elon Musk 走過從 0 到 1 的最關鍵旅程,來看看台廠如何從 15 年前就開始佈局關鍵電動車供應鏈。(責任編輯:鄒昀倢)

占地 300 多公頃的竹科銅鑼科學園區,目前僅 9 家廠商進駐,開車進入園區一分鐘後,即可見到超大紅色招牌FUKUTA(富田電機),讓在冬天強風中顯得荒蕪的園區頓時鮮活起來。

富田電機廠區內設置兩排特斯拉(Tesla)充電站,立體流線形、現代感十足,一旁則是有百年歷史的土地公廟與蓊蓊鬱鬱的老樹緊鄰,現代文明與古意盎然交錯,意外地毫無違和感。

這是富田電機 FUKUTA 第 3 座廠區-銅科廠區,也是公司未來成長主要來源,富田創辦人、總經理張金鋒環顧廠房四周,向中央社採訪團隊侃侃而談他一手打造的電動車供應鏈重鎮。這位技術起家的總經理,透露創業這些年,跟「樹」特別有緣,當初為了要在這裡蓋工廠,還跟牧牛土地公「溝通」70 分鐘才取得首肯,也奉祀旁邊守護的古樹。

這股堅持態度恰好反映在張金鋒與特斯拉關係。當特斯拉股價衝破 800 美元大關,創辦人馬斯克身價立刻晉升為全球首富,資本市場認證電動車已蔚為風潮。

越過 1 萬多公里太平洋海域,來到台灣,成立 33 年的富田電機跟著一砲而紅,原因無他,富田剛邁入「而立」之年,卻有 15 年光陰跟特斯拉綁在一起,堪稱是最老的供應商,期間富田跟特斯拉不是一帆風順,是跌跌撞撞不放棄,才能走到今天。

富田電機創辦人、總經理張金鋒說,自己跟「樹」特別有緣,當初為了要在這裡蓋工廠,還跟牧牛土地公「溝通」 70 分鐘才取得首肯,也奉祀旁邊守護的古樹。中央社記者鄭清元攝 110 年 2 月 7 日

特斯拉跨海找夥伴,台灣電動車馬達啟動

時間倒回 2005 年,草創僅 2 年的特斯拉跨海來台尋找供應商,透過經濟部的牽線,張金鋒毫不猶豫就接下訂單,他回憶著「那時候想著,只要讓車子會動就好,應該是很簡單」,儘管信心十足,但當時的富田,在汽車領域是門外漢,更遑論電動車。

那時候富田創立已 17 年,接觸客戶為鋼鐵、造紙、橡塑膠與養殖業,所生產的是工業用馬達與動力系統,也就是說,在特斯拉找上門之前,富田沒有車廠客戶,也沒有相關接觸經驗。

台灣工業用馬達市場,向來是東元、大同為主,大廠資金多,富田無法用產能規模硬碰硬,只能改走少量多樣市場,15 顆馬達可以開出 6、7 種規格,富田的經營模式,類似客製化接單。

也因為特斯拉草創期間,訂單少量特性,一家工業馬達廠與美商新創業,就此展開合作。

曾有 2 年零收入又被拖欠貨款,富田咬牙不放棄

然而,接下訂單才是考驗開始,張金鋒坦言,特斯拉開出規格要求,一顆馬達馬力 180KW,重量要控制在 60 公斤,以往富田生產馬達隨便也要 400 公斤,一下子要減少逾 8 成,如何「減重」成為最大挑戰。

張金鋒抓著團隊,天天想著馬達如何減重,特斯拉則搭配數據分析,聘請材料專家研議解方,兩家公司全心投入,前後花了 2 年時間才做出第一顆馬達。

談起這段篳路藍縷的開發過程,張金鋒笑著說,「那 2 年都沒有收入耶,只能靠著本業工業馬達養」。

隨著 Model S 上市銷售,雙方的研發正式開花結果,緊接著進入下一車款 Model X 開發,雖然富田持續交貨,未料 2014 年傳出 Model X 油壓系統不穩定等因素延遲上市,新車無法銷售、貨款難收,富田跟著被拖累。

張金鋒回憶,那時候特斯拉客戶資金短缺,「應收帳款 delay,拖欠貨款與庫存,加計起來是富田當時資本額的 4倍,相當驚人」。

被問及是否萌生放棄特斯拉的念頭,張金鋒說,畢竟是合作已久的客戶,看著它(特斯拉)在茁壯,沒想過放棄,就是咬著牙煎熬地堅持下去,持續配合,一路走過來。

2015 年 9 月 Model X 克服製造瓶頸,終於成功上市,富田有驚無險度過關卡,那年富田營收,首次越過新台幣 10 億元大關,特斯拉成為單一最大客戶。

基於長期合作關係,特斯拉今年改款訂單依舊下給富田。採訪當天,特斯拉品管工程師正好在廠區內緊盯新產能。張金鋒直言,今年營收有望成長 50%,目標超過新台幣 15 億元,主要動能就是電動車市場。

回首與特斯拉合作逾10年心得,他說,當年公司主力客戶不是汽車業,特斯拉也不是車廠,卻湊在一起做電動車,「挑戰,才能逼著你去成長與進步」。

回首與特斯拉合作逾 10 年心得,富田電機創辦人、總經理張金鋒說,當年公司主力客戶不是汽車業,特斯拉也不是車廠,卻湊在一起做電動車,「挑戰,才能逼著你去成長與進步」。中央社記者鄭清元攝 110 年 2 月 7 日

協助特斯拉站穩腳步,這天日本車廠突然來了

辛苦「養」出全球最大電動車銷售品牌特斯拉,富田在車廠界頓時聲名大噪,雖然有特斯拉實績加持,但對其他車廠而言,富田是陌生的企業。

某天,一家日本車廠跑來談研發,開出來的規格是 17KW、3 公斤重的馬達,單一條件容易達標,兩個條件要同時滿足,卻是難上加難,張金鋒豪爽答應,事後才知道,原來日本車廠是在測試能耐與企圖心。

也因為富田的企圖心,張金鋒透露,這家日本車廠的電動車動力系統「要全部交給我們做,算是很大膽!」目前力拚今年底量產日本客戶訂單。

張金鋒說,在燃油車時代,一台車核心關鍵零組件,多半是日本、歐洲、美國國外廠商供應;隨著電動車世代來臨,富田布局動力系統,意味台廠也能將關鍵零組件回銷日本。

他強調,台廠能夠進軍電動車領域,靠著是整合能力,目前光是富田生產的電動車動力系統,其零組件供應商就有 5 家上市櫃公司(齒輪、鋼材、控制器、煞車、驅動器),零組件是台灣製造業最強一環,只要上下整合,競爭力有望倍數發揮。

張金鋒更預測 2030 年全球汽車市場,有 20% 至 25% 會是電動車,過去汽車是單顆引擎,電動車則是規劃雙顆馬達四輪驅動,動力系統市場會放大。

看好電動車這塊大餅,早在 2 年多前,張金鋒砸下逾新台幣 20 億元在銅鑼科學園區興建占地 2.5 萬坪的廠區,可謂公司創立以來最大資本支出,比起豐工與豐州廠區 3000 坪,規模大上 7 倍,從整地、填地逐步堆疊廠區現在的樣貌。

此外,砸重金採購日本、德國採購的動力測試設備、動力平衡機等相關設備,1 台要價至少 1、2 千萬元,才剛運至銅科廠區,等待裝上產線與實驗室。

富田目前實收資本額僅 4 億元,在銅科廠區最新建置生產線,光 1 條產線就高達 3.5 億元,比起工業馬達產線成本相差 15 倍之多,此時張金鋒願意大手筆投資,無疑是想抓住再次成長機會。

其實富田曾經錯失一次爆發性成長,前兩年 Model 3 熱銷,是特斯拉銷售以來寫下最亮麗成績,富田卻卡在產能有限,沒跟上動能。

有這個悶虧經驗,張金鋒不得不說,「要接車廠訂單,就必須有規模」。

很顯然,富田正在調整接單型態,過去專接少量多樣訂單,如今將擴大客戶群,朝向規模化生產。

富田電機銅科廠區的接待中心是大家俗稱的「小木屋」,當初總經理張金鋒就在小木屋敲定與日本車廠合作,一旁正是奉祀著百年土地公廟與老樹。中央社記者鄭清元攝 110 年 2 月 7 日

或許就如同公司名字富田,取其名用意是抱持著,「種田才會好額(台語,富有之意)」的信念,套用在張金鋒當前策略,拚搏產能規模,才有機會站穩在電動車潮流的浪尖上。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電動車崛起/全球最大電動車品牌「心臟」 富田電機成特斯拉最老供應商〉。)

延伸閱讀:台灣電動車的零百加速大計

【專訪】台達如何「深蹲」電動車事業?從這 3 顆「種子」開始滋長
童子賢看好電動車商機:台灣擺脫低毛利的時機來了!
郭台銘談台灣電動車發展:模具扮演關鍵要角,電池產業還要再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