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挑選這本書】蘋果在賈伯斯的領導下,成為全世界最知名的科技產品品牌,他為何選擇了庫克(Tim Cook)作為接任者?

本文選自《提姆.庫克提姆.庫克:從「不同凡想」到「兆元企業」,帶領蘋果再創新高峰》,作者利安德.凱尼報導蘋果逾二十年,是當今書寫蘋果商業故事首屈一指的作者,已有四本介紹蘋果與蘋果迷現象的暢銷書,一起回到賈伯斯逝世前的時光,看看他點名庫克接班的理由與考量。(責任編輯:藍立晴)

賈伯斯的點名接班

二〇一一年八月十一日星期天,庫克接起一通改變人生的電話。賈伯斯在電話線另一端,要庫克到他位於帕羅奧圖(Palo Alto)的家。當時賈伯斯正在休養,除了治療胰臟癌之外,最近還進行了一次肝臟移植。

二〇〇三年被診斷罹癌後,賈伯斯起初抗拒治療,隨後數度接受侵入性療程,手段漸次升級以對抗破壞他身體的疾病。意外接到電話的庫克詢問該何時抵達,當賈伯斯回答「馬上」,庫克曉得事關緊要。他立即動身前往賈伯斯家。

庫克一到,賈伯斯便開口要他接任蘋果的執行長。計畫是賈伯斯卸下執行長職位,進入半退休狀態,並且擔任蘋果的董事長。兩人都相信(或至少假裝相信),即使病重,賈伯斯還會繼續待在公司一段時間。

雖然多年前被診斷罹癌,他與疾病共處存活了許多年,拒絕放慢腳步或從蘋果退下。事實上,就在幾個月前的二〇一一年春天,他才剛告訴傳記作者華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還會有更多故事等著你寫,我將化險為夷,甩掉癌症。」賈伯斯一向鐵了心不肯打退堂鼓或承認病況嚴重,當時他確實也相信自己能活下來。

庫克和賈伯斯兩人都認為,賈伯斯的董事長新身分並非名譽職稱,也不是某種安撫股東的安排。那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職位,讓他能監督驅策蘋果的未來方向。如同《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和雅虎(Yahoo)的科技記者大衛.波格(David Pogue)所寫:「擔任董事長的賈伯斯先生必定依然扮演教父角色。他將如昔操控大局,把願景灌輸給一手悉心打造的團隊,指點公司的羅盤航向。」賈伯斯離開過蘋果一次,而今他使蘋果名列世上最創新的公司,他不打算再度告別。

在八月間賈伯斯和庫克商討執行長交接的重要日子,庫克提出賈伯斯的「教父」角色。兩人聊到如何在新職位彼此合作,渾然未覺賈伯斯有多麼接近死亡。「我以為……他還會活很久。」

庫克回想當天的談話:「我們從各個層面討論,在他擔任董事長的情況下,我做執行長意味著什麼。」當賈伯斯說「由你來做一切的決定」,庫克懷疑並非全然如此。於是庫克「嘗試用一件事引出他的想法」,詢問「你是指我審閱廣告時,假如我喜歡,便能未經你同意就推出?」賈伯斯大笑說:「好吧,我希望你至少問過我!」庫克「三番兩次問他,『你確定想要我這麼做?』」庫克預期賈伯斯會在必要時回鍋,因為「當時看見他有起色」。

賈伯斯對廣告問題的反應透露了實情。他以天性好干涉著稱,這也是庫克假定他會繼續在蘋果掌權的其中一個主因,即使庫克現下已正式負責日常營運;在賈伯斯仍然是執行長時,庫克已經以營運長的身分管事數年。

此外,儘管卸下一切正式的職責,賈伯斯依然是貨真價實的公司成員。庫克讓他參與在內,「常在週間造訪(他家),有時週末也去。每次我們見面,他都顯得好轉了些。他自己也這麼覺得。」賈伯斯和蘋果的公關團隊雙雙持續否認他的健康堪慮──沒人承認賈伯斯的死期將近。但是,「不幸地,結果並不如預期。」庫克說。僅僅相隔數月後,賈伯斯的死訊震驚世界。

該由誰繼續接手領導蘋果的未來?

傳聞挑選賈伯斯的繼任人選時,蘋果董事會傾向選擇一位來自公司外部的人士,不過那從未成真。董事會是賈伯斯的人馬,有時甚至因此引起爭議,他們總是接受賈伯斯為任何職位指定的人選。賈伯斯想要一個「明瞭」蘋果文化的內部人士,而他相信沒人比庫克更能完美勝任,在他前兩次暫離時,都將蘋果的營運大任放心託付給庫克。

庫克在幕後營運蘋果多年,理所當然成為賈伯斯的繼任者,只不過在眾多旁觀者眼中,他高升至執行長的職位令人意外。在蘋果以外甚或公司內部,沒人會說庫克是一位高瞻遠矚之士──賈伯斯是這類領導者的典型代表,人人也假定蘋果需要胸懷遠見的執行長。廣為周知,在賈伯斯之外,蘋果最具前瞻遠見的第二號人物並非庫克,而是首席設計師強納生.艾夫(Jonathan Ive)。

畢竟沒別人擁有艾夫的實作能力或經驗,他跟賈伯斯從第一代 iMac 的時代就密切共事至今。這對搭檔付出十多年光陰,並肩將蘋果重新塑造成一個設計導向的組織。

艾夫擁有受人崇拜的地位,在多支蘋果產品的宣傳影片裡擔任代言人。他設計的 iMac、iPod、iPhone 和 iPad 贏得許多備受注目的獎項,因此廣為大眾所知。

相對地,庫克低調得多。他從未出現在任何產品影片裡,而且只在賈伯斯生病時少數幾次出席蘋果的產品發表會,在職業生涯中也幾乎沒接受過訪問,僅在寥寥可數的雜誌報導成為主角(沒有一篇來訪談過他)。大部分的人都不認識他。

不過,儘管有些人認為艾夫是賈伯斯的有力繼任者,艾夫對於企業營運並不感興趣。他想繼續做設計,在蘋果他坐擁所有設計師的夢幻工作:無限的資源和創意自由。他不會犧牲如此稀有且自由的職位,來換取營運一整間公司必然伴隨而來的棘手管理難題。

外界媒體專家流傳的另一位可能候選人是史考特.福斯托(Scott Forstall),他是雄心勃勃的經理人,當時擔任 iOS 作業系統的資深副總裁。

福斯托憑著廣受矚目的專案在蘋果領導階層一路往上爬,例如麥金塔電腦(Macintosh)搭載的作業系統 Mac OS X。然而是在 iPhone 大獲成功後他才一飛沖天,因為手機的作業系統開發正是他監管的。

福斯托以強勢與高標準聞名,並且仿照賈伯斯的作風,甚至跟他開同一款銀色 SL55  AMG 賓士車(Mercedes-Benz)。《彭博商業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有一次形容福斯托是「小史帝夫」,所以在某些人看來,推測福斯托穩居下任執行長是合理假設。不過蘋果一直守口如瓶,從不評論可能的繼任者。

對大多數人而言,蘋果起用與賈伯斯個性迥異、幾乎跟他是兩個極端的人取代這位領導者,完全難以置信。要將庫克升任全球最大科技公司的領導者此舉,視為蘋果邁入新時代的標記,於今並非難事,但是在二〇一一年,那看似更像末路、而非新階段的開始。

「沒人會讓提姆.庫克當執行長。」在稍早的二〇〇八年,一位矽谷投資人曾對《財星》雜誌的亞當.藍辛斯基(Adam Lashinsky)說道。「那很可笑,他們不需要一個只會(處理事情)的傢伙。他們需要一個才氣縱橫的產品開發人才,提姆不是那塊料。他是個做產品營運的人──在一間營運委外的公司。」分析嚴厲無情,但是其中某部分為真:對大多數人而言,庫克是一張白紙,流傳在外的多半並非他的本色。

不過到頭來,這個出乎意料的人選成為公司的上上策。庫克已經擁有營運蘋果的關鍵經驗,並且表現得十分到位。在二〇〇三年賈伯斯最初診斷出胰臟癌,且於二〇〇九年和二〇一一年兩度告假時,庫克就曾接手管理。

當賈伯斯不在公司時,庫克以執行長的身分經營蘋果,監管公司的日常營運。庫克跟史帝夫.賈伯斯如此不同,但是他曾兩度成功營運公司,所以董事會顯然認為庫克將維繫蘋果的長久穩定。

董事會早已展示過對庫克的信心。二〇一〇年庫克擔任營運長時,他獲得五千八百萬美元的高額年薪、獎金以及股票獎勵。如今庫克的職位轉為執行長,蘋果董事會投票酬予他一百萬股限制性股票選擇權。

為了確保他會留任執行長一段時間,半數股票選擇權預定於五年後的二〇一六年八月授予,另一半則在十年後的二〇二一年八月授予。董事會深懷信心,庫克正是蘋果需要的執行長。

當庫克接任執行長,人們還不相信賈伯斯「真的會死」

賈伯斯要求庫克接任執行長不到兩週,他就請辭並公開宣布庫克是自己的繼任者。許多蘋果觀察家假定賈伯斯並非真正要離開,而且這項人事變動不會對蘋果造成顯著影響,因為賈伯斯仍是公司舉足輕重的一分子。他曾經休假過,也總是會再回來。再說了,賈伯斯退下來以後立即獲任為公司的董事長,這意味著他將持續看守蘋果的未來。

不過蘋果董事會在乎大眾的看法,他們想要世人認識庫克的能耐。他或許不會像賈伯斯那般廣受熱愛,但有一點極為重要:讓大眾了解並喜歡上庫克的獨特優勢,相信雖然蘋果會變得不同,庫克仍會把公司經營得跟賈伯斯一樣好。

蘋果發布一篇新聞稿,公告賈伯斯辭職與庫克繼任執行長的消息。「董事會全心相信提姆是我們下任執行長的正確人選。」Genentech 董事長亞瑟.列文森(Arthur Levinson)代表蘋果董事會發言。「提姆在蘋果服務的十三年裡表現傑出,他的所作所為展現了非凡才能與明智的決斷力。」

二〇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即賈伯斯辭職消息發布的同一天,《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和  AllThingsD 網站的華特.莫斯柏格(Walt Mossberg)引述「熟知情況」的消息來源,表示賈伯斯將繼續像過去一樣參與蘋果的產品策略決策。伯斯哪裡都不去,由庫克掌管蘋果的營運層面,但是賈伯斯將參與「開發未來的重大產品與策略」。

人們盡其所能尋找蛛絲馬跡,好證明賈伯斯沒事:賈伯斯並未辭去迪士尼董事會主席一職,亦未完全退出蘋果,大多數人拒絕相信他的健康情況「突然惡化」。蘋果的股價只掉了一點點──僅僅百分之六。連市場都不相信他會真的退出。

庫克接下執行長的職位,代表他將在賈伯斯建立的體系內工作。跟一九九七年賈伯斯回歸時不同,庫克沒有要像當時的賈伯斯那樣,推翻失靈的制度並予以重建,他擔任營運長時是一位穩健的船長,並且計劃維持船艦的現有航道。

不出所料,庫克並未立刻宣告任何重大改變,不致引起投資人或蘋果迷的疑慮。他想先贏得人們的信任。此外,根據當時廣為報導的一項傳聞,賈伯斯留下一份至少涵蓋未來四年的詳細產品線藍圖(據說是新的 iPhone、iPad 和 Apple TV)。

庫克與賈伯斯「很不一樣」

賈伯斯的影響力不會馬上消失。庫克採行的任何改變都將在幕後靜悄悄發生,如同他先前對蘋果做出的貢獻。從營運長搖身成為執行長後,他變得涉入更多日常行政事務,而賈伯斯罕有耐心處理那些事。庫克更加事必躬親處理人事晉升和企業報告的內容,他也提升蘋果對於教育的重視,並且推出新的慈善等額捐贈計畫(相比之下,賈伯斯就任執行長後取消蘋果的多項慈善措施)。

庫克想要創造賈伯斯主事時缺乏的公司同事情誼,所以他開始撰寫更多發送給全公司的電子郵件,信中用「團隊」來稱呼蘋果員工。二〇一一年八月,在初期以執行長身分發送的一封信件中,庫克以寬慰人心的語調宣告:

我引頸期盼擔任世上最創新公司執行長的絕妙機會……史帝夫一直是位非凡的領袖與導師……(而且)我們真誠期待史帝夫以董事長身分持續給予指引和啟發。我希望你們相信,蘋果不會改變……史帝夫創建的公司和文化在世界上無與倫比,我們會忠於本色……我有信心,我們最好的時光就在前方,我們將攜手延續蘋果的神奇地位。

親自跟員工互動有別於賈伯斯的風格,庫克的第一封信在公司內部帶起風潮,有助於形塑在他領導下的新文化。這些信件及員工大會等其他內部溝通管道,幫助新任執行長向全公司散播他的價值觀。

他也刻意採納賈伯斯的某些做法,用以建立兩位領導人之間的延續性。賈伯斯有個讓自己更平易近人的巧妙手法,是設立公開的電子郵件地址:[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庫克延續這項傳統,在獲任執行長後蜂擁而來的數百封郵件之中,選了一些親自回覆。

一位署名賈斯汀.R(Justin R)的來信者對庫克寫道:「提姆,只是要祝你一切好運,也讓你知道我們許多人感到興奮,等著看蘋果的發展。噢,還有一件事:上啊,雄鷹!」庫克當然回了信:「賈斯汀,謝謝你。雄鷹精神永存!」他不只是個做營運的無趣傢伙,這些郵件讓大眾領略他的人格特質,並且展現這位領導者不僅致力於公司,也願意關注客戶。

隨著定義蘋果面貌的高遠領導者改赴董事長新職,庫克平順地轉換成常任執行長。然而不幸地,賈伯斯依然擔任蘋果董事長的日子不多了。

庫克接任執行長後一個月,賈伯斯離世

二〇一一年十月五日,史帝夫.賈伯斯的死訊震驚全世界。庫克接任執行長才過了一個月,賈伯斯就在五十六歲辭世,距離他初次診斷出罹患胰臟癌相隔八年。

賈伯斯戰勝了一切機率,面對一年存活率百分之二十、五年存活率僅僅百分之七的疾病,他活了將近十年。

長久以來,人們相信賈伯斯和蘋果無堅不摧。蘋果永遠在實踐不可能,無論是從一九九〇年代晚期瀕臨破產到驚人成就的戲劇性翻轉,iPod 和 iPhone 的空前工程設計技藝,或是以 iTunes 重塑音樂產業,這全歸功於賈伯斯的力量。人們認為蘋果不可企及,公司領導者則成為一位神話般的人物,似乎不太有人心存他真會死去的念頭。

賈伯斯辭世的前一日,蘋果在舊金山芳草地藝術中心(Yerba Buena Center for the Arts)發表 iPhone 4S。這款手機的重點新功能是人工智慧語音助理 Siri,那是賈伯斯在蘋果積極參與的最後幾個專案之一。

在與會群眾之間,有一個標明「保留席」的空座位是留給賈伯斯的。他的人也許不在場,但是精神長存,而這席保留座位成為他將於隔日離世的預兆,使人平添傷感。

賈伯斯的死訊在全世界掀起震愕與哀悼波瀾,過去從未有一位企業執行長之死對人們造成如此強烈的影響,他去世引起的反應前所未見。儘管在領導市值頂尖企業時賈伯斯常有專橫之舉,他仍保有正面的公眾形象,廣受愛戴。

賈伯斯死時,抗議貧富不均與「那百分之一」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剛開始數週,不過他並未被劃歸為那群富人。人們將他連結至天天隨身攜帶的摯愛 iPhone 和 iPod,以及具有改變世界潛力的新配備 MacBook 和 iMac 。

當他死時,連蘋果的長期競爭者微軟都降半旗哀悼。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稱賈伯斯「名列美國最偉大的創新者──敢於不同凡想,自信能改變世界,並且身懷足以實現的才幹。」世人與他看法一致。

全球蘋果直營店成為緬懷賈伯斯的去處,窗上貼滿蘋果迷為執行長製作的紀念標語和卡片,人們覺得他是身邊的一分子。鮮花和蠟燭四處置於店外的人行道,寫著衷心讚揚之詞的便利貼滿布櫥窗。在史帝夫家鄉帕羅奧圖的蘋果直營店,便利貼貼滿兩扇窗戶。此種公眾對於企業領袖的哀悼前所未聞。

賈伯斯死後那幾個月,對於庫克及熟知、鍾愛他之人而言或許是段悲痛的時光,但是蘋果的產品一如往常搶手。iPhone 4S 的預購和鋪貨數量超越先前任何 iPhone 機種,上市首週就銷售四百多萬臺。至於艾薩克森撰寫的賈伯斯授權傳記無論在何時出版都會是暢銷書,在他死後也於亞馬遜網路書店(Amazon)創下百分之四萬兩千的鉅增預購量。

世人都在看,庫克如何經營「賈伯斯的公司」?

正如全球所有的報紙、雜誌與部落格,眾家電視頻道和廣播電臺使賈伯斯名垂不朽,世人的目光立即轉移到庫克身上。關於新任執行長的疑慮不斷,獻給賈伯斯的榮耀悼詞卻源源不絕。專家懷疑,少了高瞻遠矚的領導者之後,蘋果會變成哪種型態的公司,蘋果迷也對公司的未來感到憂心。

顯然從庫克獲選為執行長開始,這就是一樁禍福相倚的際遇。蘋果執行長是千載難逢的職位,大多數人做夢都不敢企及,卻也是世界上風險最高的工作之一。賈伯斯選中庫克領導公司,代表強力背書他的才能,然而在世人的壓力與檢視下追隨賈伯斯的腳步,這前景讓人望之生畏。接下經營蘋果的棒子,庫克將成為全世界最受關注的執行長,像一個走鋼索的人。

對庫克來說,這是令人恐懼的時刻。在蘋果十多年,擔任營運長的他已晉升為賈伯斯最重要的左右手,如今卻面臨艱難任務:接管於美國商界與文化領域占有中心地位的代表企業,面對數百萬狂熱愛好者。蘋果是世界上成長最快的公司之一,營運規模旁大蕪雜,然而也在行動運算革命崛起與席捲全球之際,面臨愈來愈劇烈的競爭。

庫克押下的賭注,高到前所未見。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提姆.庫克:從「不同凡想」到「兆元企業」,帶領蘋果再創新高峰》,由 寶鼎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exels。)

你可能會有興趣

蘋果庫克身價首次抵達 10 億美金,擠進億萬富翁行列的他為何算是個「異類」?
【辣個男人最有資格拿天價薪資】庫克花十年時間證明自己,接下賈伯斯之位完全夠格
蘋果執行長庫克:要成為一位優秀的工程師,不一定要大學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