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邀請碼才能加入】語音社群 Clubhouse 全球名人搶註冊,還可能遇到馬斯克!

Photo by William Krause on Unsplash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Pingwest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Clubhouse: a16z“自媒體帝國”崛起的關鍵一戰 〉。)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近期 Facebook、Whatsapp 的隱私政策、Twitter 刪除川普帳號等爭議,使得許多用戶紛紛從主流社群媒體逃難至其他較新、較小眾的社群平台上,如 Parler、MeWe、Signal 等,而近期語音社群平台 Clubhouse 的討論度也大了起來。

Clubhouse 於去年 4 月推出時只有幾千個用戶,而只能透過邀請碼才能加入、且邀請數量有限的特性,理應使得其成長緩慢,但截至 2020 年 12 月,Clubhouse 已有 60 萬註冊用戶。不只國外名人如歐普拉、馬斯克 在 Clubhouse 中開講,就連許多台灣知名企業家、網紅 KOL 都紛紛曬出自己的 Clubhouse 帳號,甚至在 ebay 上還可以看到有人用高價販售邀請連結。Clubhouse 的魅力何在?它的創建背景為何呢?(責任編輯:呂威逸)

Clubhouse,一家在去年疫情期間異軍突起的即時語音聊天社交軟體,已然成為了矽谷最新的當紅炸子雞:這個仍然只接受邀請註冊的 App,在最新一輪融資中,已經估值達到了 10 億美金

被邀請才能註冊,Clubhouse 一年變身獨角獸

去年三月,全球被新冠病毒肆虐,在人們大體上無法維持正常的面對面社交,Clubhouse 在矽谷突然成為人盡皆知的流行產品。據《富比士》報導,在 2020 年 5 月,Clubhouse 估值已經達到 1 億美元,當時該公司甚至沒有一個完整的網站(下圖),就連產品都未登陸 App Store。

編按:蘋果 App Store 已可以看到 Clubhouse 的程式頁面,然而 Android 用戶還不能使用。

直到今天,Clubhouse 的官網仍然非常簡單。非註冊用戶現在可以上官網預留用戶名,但產品 hype 的最主要來源——邀請註冊制——依然沒有解除。

據 The Information 報導,Clubhouse 新一輪融資的估值達到 10 億美元。昨天(1/28)該公司正式宣布完成了 B 輪融資,由一手孵化它的矽谷頂級創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a16z)的合夥人 Andrew Chen 領投。 如果報導屬實,從今天起 Clubhouse 正式躍升獨角獸公司行列

B 輪完成,是時候賺錢了。Clubhouse 很應景地宣布推出了面向平台用戶(內容創作者)的分成製度,在未來的幾個月裡,Clubhouse 將開始測試讓用戶直接給內容創作者資助的功能,包括並不限於抖內、房間門票或訂閱費。如無意外,Clubhouse 作為規則的制定者也將像其它類似付費平台一樣從中抽成。除了賺錢,分成也能讓那些因為炒作而來的用戶能夠在平台上待更久的時間。

與此同時,Clubhouse 還推出了一個資助新內容創作者的計劃,名叫 Creator Grant Program,讓這部分潛在的精英用戶和關鍵意見領袖更願意將他們的內容和活動放到 Clubhouse 上運作。

Clubhouse 的異軍突起,也是主要投資方 a16z 近幾年醞釀的自媒體帝國計劃當中的一個關鍵節點 它擁有多位在行業內呼風喚雨的合夥人和分析師,除了 Clubhouse 之外還投資了不少時下備受關注的內容類公司。而現在,a16z 又已拿下語音社交方面的一座重要的橋頭堡。

在 a16z 的加持下,Clubhouse 有可能成為語音社交領域的下一家 Twitter、Facebook 或 TikTok

是語音聊天室,還是名人俱樂部?就連馬斯克都在 Clubhouse 開講

Clubhouse 是一款主打即時性的語音社交軟體,成功註冊的用戶可以在 app 裡加入其他人的房間收聽即時語音對話,也可以創建自己的房間。這些房間可以是完全公開的,也可以是半公開(僅對自己 follow 的用戶開放)或純封閉房間。

Clubhouse 上的房間,最一開始基本都是產品的投資人和早期用戶(比如其它 a16z 系創業者)在吹水,並逐漸得到整個矽谷 VC 創業圈的追捧。現在的 Clubhouse 上內容已經比較多樣,包括藝術、醫療、政治、社會公平、科技、職場發展、喜好等各種話題。

有音樂人在 Clubhouse 上舉辦音樂會,也有因為疫情失去主要收入來源的喜劇演員在上面表演 standup。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國最高法院前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去世的那段時間,Clubhouse 上還出現了很多即時組建的法律和社會公益類討論房間。

疫情改變了人們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對於相當一部分人來說解放了他們的時間和注意力。比如在家工作的人士,他們完全可以像聽 Podcast 一樣,一邊做著手上的工作或瑣事,一邊開著 Clubhouse 收聽討論。Clubhouse 的即時性讓任何收到邀請完成註冊的用戶都可以隨時加入各類話題不同房間的討論,足不出戶也可以和其他人完成社交。

「現如今的社交媒體通常迫使你花幾個小時盯著螢幕,分心地在多個螢幕之間切換——而 Clubhouse 讓你在聽的同時進行多個任務處理,」Chen 在宣布領投 Clubhouse B 輪的部落格裡寫道。

如果不是嘉賓身份的話,用戶也可以點擊舉手按鈕,等待主持人允許講話。由於產品現在還非常簡單,沒有鼓掌的按鈕:如果你是嘉賓的話,快速點擊靜音/解除靜音按鈕,這樣同台嘉賓也能看到你的頭像上的靜音標記不停閃爍,代表你贊同他們的發言。

值得提及的是,Clubhouse 借鑒了早期的 Snapchat 等「觀後即焚」的理念,房間裡的所有語音對話是不會為用戶保存錄音的。這一設計,加上 眾多矽谷大佬和美國社會明星用戶的早期加盟,為其他用戶創造了一種 FOMO(fear of missing out,錯失恐懼症)的心態,讓他們更想要加入 Clubhouse,以免錯過精華內容

據報導,除了矽谷耳熟能詳的投資和創業大佬之外,Clubhouse 的用戶還在各種房間裡見到過脫口秀主持人歐普拉、喜劇演員凱文哈特(Kevin Hart)、Chris Rock、好萊塢男星 Jared Leto(自己也是投資人)等明星的身影。因為 a16z 聯合創始人 Ben Horowitz 在嘻哈圈的人脈,Clubhouse 甚至能看到 Fab 5 Freddy、MC Hammer 這樣的嘻哈圈老前輩……

編按:不僅是好萊塢、音樂圈藝人,就連馬斯克都加入了這波熱潮,在發文截止前兩小時馬斯克也在 Clubhouse 舉辦直播。

馬斯克直播完整內容可見粉絲在 YouTube 直播串流內容:

Clubhouse 創辦人:相信能為世界帶來更多同理心,創造更多對話機會

據 a16z 合夥人 Andrew Chen 透露,Clubhouse 的兩位聯合創始人 Paul Davison 和 Rohan Seth 在行動網路和社交領域已經擁有豐富的創業和社交產品開發經驗。

Davison 的第一個產品名叫 Highlight,於 2012 年創立。在行動網路技術還沒那麼發達的當時,這個產品做的是把地理位置非常接近的人——比如在同一家博物館參觀的人們——通過網路連接到一起。Highlight 後來被 Pinterest 收購。

Seth 曾在谷歌 Android 和地圖團隊工作多年,還創辦過自己的移動軟體開發公司 Memry Labs。

二人後來聯手做了一個名叫 Talkshow 的產品,理念和 Clubhouse 已經非常相似,都是承載語音內容的平台。後來,二人帶著 Clubhouse 找到了 a16z,獲得了這家(已經明顯轉向內容業務的)創投公司內部多個部門的好評。「我們相信 Clubhouse 的出現能為這個世界帶來積極作用,提高同理心,在人們比以往更需要對話的時候,創造新的對話方式,」Chen 寫道。

Paul Davison(左)和 Rohan Seth

宣布融資的同時,Clubhouse 也表示 Android 版本正在開發中,新的融資也有一部分會被用於服務器擴充,讓現有的用戶享受更穩定的服務,讓更多用戶可以被加進來。

顛覆傳統媒體的野心,下一代社群平台誕生?

事實上,Clubhouse 的封閉、私密性是它的最大賣點之一,也受到了少數科技圈評論人士的質疑。因為早期平台上基本都是矽谷大佬和他們的密切圈子人士在自娛自樂,一些媒體報導和評論質疑 Clubhouse 會不會成為又一個 tech bros 的玩具。科技投資人 Del Johnson 透露已經收到了好幾個邀請,但仍未加入 Clubhouse,因為自己「厭惡所有具有排他性,且這種排他性並非基於任何實際事物的平台,」(指 Clubhouse 完全可以開放註冊,只是為了炒作才不開放。)

因為 a16z 的重度投入支持,Clubhouse 本身作為一個內容平台,也成為了 a16z 創始人理念的傳播載體。而包括 Marc Andreesseen、Ben Horowitz、前合夥人 Balaji Srinivasan 等人,近幾年因為科技和傳統媒體對公司帳面回報的負面報導很不滿意,也在 Clubhouse 上毫不留情面地抨擊行業裡知名的科技記者,曲解他們在其他社交媒體平台上的表述,反被這些記者指責為種族和性別歧視。

拋開這些花邊事件不談,Clubhouse 這個產品確實非常貼合 a16z 和它的核心成員們近幾年愈發強烈的「反機構媒體」的理念。

據原彭博社資深科技記者 Eric Newcomer 透露,2010 年矽谷公關業一姐 Margit Wennmachers 的加盟,為當時還名不見經傳的 a16z 獲得了非常優質的媒介資源。Wennmachers 和各大報社和網路媒體記者的關係密切,幫助 Andreessen 等人以及公司的投資對象公司搞定了很多採訪,是 a16z 早期崛起的重要功臣。Andreessen 刊登在華爾街日報上的紅文《軟體吞噬世界》(Why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背後也有她的功勞。

好景不長。Andreessen 等人熱捧的血檢技術公司 Theranos 被曝是個騙局,引得整個矽谷譁然。Theranos 造假事件也成為了整個科技媒體業從「盲目追捧最新最酷科技公司」轉向「對科技公司問責」的分水嶺,讓 Andreesseen 對媒體十分失望。

之後 a16z 的麻煩不斷,投資對象 HR 軟體公司 Zenefits 的高額開銷和嚴重虧損問題被媒體盯上,引得 Horowitz 本人不得不撰文為「肥胖的創業公司」撐腰,表示瘋狂燒錢瘋狂增長也可以是一種可行的商業模式。

a16z 的表態沒有被媒體採納,但在矽谷它發現,眾多指著它過活的創業公司,以及更多想要成為創業者的科技從業者們,成為了自己的擁躉。而在當時,a16z 的體量,多次史無前例般成功的退出,讓它有足夠的底氣可以扔下媒體不管,創造和精心維護自己可控的發聲渠道。

(電子報訂閱收入可能比工資還高的)a16z 原合夥人 Benedict Evans 在 2015 年就開玩笑地說過:a16z 是一家通過風險投資盈利的媒體公司。

這家矽谷人盡皆知的創投公司,由在行業乃至社會都能呼風喚雨的大佬級合夥人/分析師領銜,包括 Horowitz、Evans、Connie Chan 等在內的多位前/現員工已經在部落格方面為 a16z 打下了江山。該公司參股的電子報發布平台 Substack 業已成為機構媒體人離職轉型自媒體的首選。更刺激的是,就在上週,The Information 報導,a16z 正在計劃成立一個媒體品牌,主打評論性質內容。

a16z 也擁有自己的 Podcast 陣列,由《連線》雜誌出身的前媒體人操刀。Andreessen 本人因為對媒體愈發失望,已經很久沒有接受過採訪,卻是 Clubhouse 的忠實用戶,經常在上面出沒。

現如今在矽谷,如果出去(或者因為疫情出不去在網路上)進行商務社交,甩出名片的同時推介一發自己的電子報或 Podcast 是最流行的做法。這兩者都是門檻不高,但上限可以很高的媒介,而 Clubhouse 將專業人士參與或自發製作語音內容的門檻並且獲客的門檻再度降低 。這也是為什麼領投 Clubhouse B 輪融資的 Andrew Chen 將其和 Podcast 直接相比。

如果一切順利,Clubhouse 能夠避免 a16z 過去支持的部分倒霉公司的命運,它不但有機會成為一款現象級行動網路產品,還將引領一種全新的內容生態,並且成為 a16z「顛覆」成就它又背叛它的媒體行業的一支有力武器。

編按:Clubhouse 目前正快速成長中,不過隨著用戶數量越來越大,其商業模式、用戶資訊使用、如何管理房間裡的內容等所有社群軟體都會面臨的問題都會一一浮現,而 Clubhouse 將會如何面對這些質疑,又 Clubhouse 是否會成為曇花一現的社群熱潮?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Pingwest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Clubhouse: a16z“自媒體帝國”崛起的關鍵一戰 〉。)

你可能有興趣


提升工作效率,你需要一台高效電腦

一台高效能的電腦不只幫你省錢、省時,還會提升你的工作效率! 換電腦選擇軍規等級的 Lenovo 最划算 #好用 #耐摔 #高 CP>>>https://pse.is/3dqb66 只要點選連結並完成註冊,就能收到限定的「折扣碼」! 最高享市價 88 折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