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新冠肺炎擾亂了全球貿易秩序,在各國陸續封城,陸上運輸受阻之際,港口及貨運缺工也造成貨櫃滯留,回不到亞洲生產基地,使得空櫃短缺;若再考量船員因防疫隔離難以替補,以及有些船舶因防疫需求滯港或等待入港的時間變長,船隻也呈現空缺的狀態。

在全球大缺船的情勢下,船隻運價上漲,陽明海運 2021 年預計有六艘 1.1 萬及四艘 0.28 萬箱新船下水,船隊運力增加一成以上,獲益看好,但面對不確定的海上貿易,陽明的未來還會面臨哪些挑戰?(責任編輯:賴佩萱)

2020 年貨運景氣反轉,陽明海運轉虧為盈,充實銀彈,董事長鄭貞茂首度談任內兩大目標,改善財務結構及數位化發展,先蹲低再後跳。

「這是很瘋狂的事情,從沒看過這樣子的狀況。」在陽明海運 35 年、行政長兼副總經理史美琦直言,這兩季航運各路線價格齊漲,可以說是歷史頭一遭,「報價每周都在調整。」以前船進港後,貨櫃可能兩天就能清出來,現在要兩星期以上,周轉率變低,「現在缺櫃還看不到緩解跡象,完全是賣方市場。」他說。

亞洲運往美東、美西每大箱(40 呎櫃)的運價,從 2020 年 5 月底突破 2 千美元後,12 月已漲破 4 千美元,甚至喊到快 5 千美元。紡織業者直呼,耶誕旺季前後,貨櫃難搶又貴,一有貨櫃,客人都希望把貨櫃塞好、塞滿。也有物流貨攬業務員私下表示,近來常苦哈哈陪笑,聽客戶抱怨,說自己是船公司 VIP,過去都是船公司拜託拿櫃,如今卻不肯給,真是又氣又無奈。

《航運股》運價狂升,陽明海運董事長:今年年終應該會不錯

這航運業罕見的景況,也讓苦熬多年的陽明迎來新一波榮景。

2020 年 12 月 24 日,陽明公布 11 月自結獲利,單月稅後純益 27.05 億元,每股稅後純益(EPS)來到 0.92 元,逼近第三季旺季單季 1.05 元,超越前三季 0.71 元。隔日陽明股價即攻上漲停,漲勢並延續到 29 日,連續兩個交易日拉出漲停,來到 27.9 元,自八月約 6.5 元起漲,至今翻了 3 倍以上。

過去 10 年,虧錢多於賺錢的陽明,公司內的氣氛一掃低迷,變得蓬勃昂揚起來,「(員工)笑容多很多,很多正想退休的人都不退了。」2020 年 10 月上任、首度接受《今周刊》專訪的陽明董事長鄭貞茂笑著透露,今年(2020 年)員工的年終獎金應該不錯,會比過去幾年好很多。但話鋒一轉又正色說明,「但明年(2021 年)還不會發股利,因為過去累虧數字還無法打平。」

上任目標:調整財務結構、數位化發展

獲利重返成長軌道,鄭貞茂卻強調,自己不走擴張路線,要穩健發展。「現階段來講,趁這波有賺錢,有子彈時,審慎使用我的子彈。」他給自己任內的兩大目標,一是調整財務結構,二是進行數位發展,調整陽明管理體質。2008 年前,全球經濟穩定成長,各家船公司大舉擴張,陽明當時也以市場高價租進船舶。2009 年金融海嘯過後,市場供過於求,運費下滑,租船固定成本高的陽明,虧損連連,得向金融機構貸款,負債比攀升。2016 年,財務持續惡化,差點被打入全額交割股,靠著減資再增資,在政府紓困下才度過難關。

當前陽明的負債比率 9 成,流動比率近 6 成。「負債比要降到 60% 以下,流動比要拉到 100% 以上。」這是鄭貞茂心中正常公司應該要有的水準。「今年(2020 年)有一個好的開始。」鄭貞茂說,有現金淨流入,就趕緊還債,希望 2021 年,降低負債比率到 80%,流動比率也拉高到 80%。而帳上 80 億元的累計虧損,預計在年底可以砍半至近 40 億元,目標 2022 年打平,開始發股利。

鄭貞茂不諱言,只要歷史包袱還在,陽明就沒有能力與別人軍備競賽。「先解決過去高成本的問題,等都解決了,還有資源,才會進入擴張階段。」歷史經驗告訴鄭貞茂,公司要擴張,不管是決策或應變能力,都必須更謹慎靈活。

靠什麼做到?大數據分析。鄭貞茂指出,公司知道客戶、貨品在哪,就能爭取
更多高單價貨品,優化攬貨結構,同時更好地掌握市場動態。

閱讀全文… )

(本文訊息由 今周刊 提供,內文與標題經 TechOrange 修訂後刊登。新聞稿 / 產品訊息提供,可寄至: [email protected] ,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維基百科。)

你可能會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