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monica di loxley on Unsplash

年末了,是否要跟朋友們相約去喝一杯啊?且慢!根據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實驗,喝太多酒的人們會有較嚴重的大腦功能障礙,他們需要花更多的力氣才能對痛苦的人表現出同理心。

大腦實驗:酗酒的人要花更多腦力才能感受到疼痛

在「與無酗酒者相比,酗酒者在對感知疼痛的大腦反應差異」(Differential brain responses for perception of pain during empathic response in binge drinkers compared to non-binge drinkers)實驗中,研究團隊找來了 71 個分別有酗酒(Binge-drinking)及無酗酒的實驗對象,並為他們裝上磁振造影儀 fMRI 以觀察他們對疼痛感知如何反應(有酗酒者在實驗中是清醒的)。

本次研究中,「酗酒」的定義為在 30 天內至少有一次攝取了 60 克以上的純酒精(大約是 3/4 瓶酒,或是 1.18 公升的啤酒)。

(圖片來源:ScienceDirect

在實驗中,受試者會看到一張四肢受傷的圖片,研究團隊則會請受試者想像照片中的四肢是自己的、他人的,並描述其疼痛程度。而實驗發現,酗酒者比無酗酒者要花更多時間把自己想像成他人感受那種疼痛;fMRI 也測出他們的大腦會需要更用力運作才能想像他人的疼痛——花更多腦力

在酗酒者的大腦反應中,認知身體部位的那個區塊,在觀看圖片時比無酗酒者的還要活躍許多;而當研究團隊請兩組人馬想像自己是受傷的人時,酗酒者與無酗酒者估計的疼痛程度並無差異。

研究教授表示,過去就已經有許多研究證明酗酒者會導致大腦處理「自我控制與注意力」的區域會發生功能障礙的現象。而本次研究是要測試酗酒是否會讓人們對於疼痛感受的同理心降低,或是大腦反應會與無酗酒者有所不同。

(圖片來源:ScienceDirect

教授也指出,同理心下降也可能導致酗酒者喝更多酒,因為它會使飲酒者對於自己或他人遭受疼痛的感覺變鈍。而本次研究的新發現比過去所認知的影響範圍還要更大,酗酒者大腦中的梭狀回身體區(Fusiform Body Area,亦即辨認身體部位的大腦區域)會需要更加活躍才能使同理心產生。

這代表什麼?

本次研究發現,酗酒者會需要花更多力氣感受他人的痛苦,但並不代表他們較無同理心——只是他們必須花更多時間、腦力才能有同理心。但換句話說,每個人的腦力有限,酗酒者可能就較難表現出同理他人的行為。

參考資料

SciTechDailyScienceDirect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你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