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圈觀察】新創紛紛搬到德州「矽丘」奧斯汀,打造一個新創城市要付出什麼代價?

圖片來源:Pixabay

矽谷數十年來吸引了各式各樣的企業進駐,但 2020 肺炎疫情重創美國經濟,為了降低稅務支出、天價房租,許多企業紛紛搬到另一個科技重鎮,德州。

《華爾街日報》記者深入走訪德州首府奧斯汀,假如奧斯汀要成為「下一個矽谷」,它準備好了嗎?要打造一個高科技集中地,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已有 39 家科技公司搬到「矽丘」

德州位於美國中南部、下方接壤墨西哥,整個州的形狀像是用右手的拇指與食指比出「7」的手勢。這是美國土地面積、人口第二大的州。

德州也確實從很早期就有科技廠進駐,只是它並不像矽谷以新創巨頭聞名,而是傳統意義上的科技大廠,半導體公司、企業軟體服務、生物技術公司等等,常見的大廠例如 Dell、SolarWinds,或者位在達拉斯的德州儀器,也別忘了休士頓的 NASA 總部。

但現在奧斯汀開始有了新的形象。繼惠普(HPE)、甲骨文(Oracle)之後,幾個新創代表 Dropbox、蘋果的一個園區(Campus)計畫陸續遷至德州首府,奧斯汀(Austin),德州州長也公開表示,正在與馬斯克商談將特斯拉總部遷到德州。

奢侈品牌來了、房租漲了、文化消失了?

《華爾街日報》記者芬德爾(Elizabeth Findell)跟普茲耶(Konrad Putzier)親自走訪奧斯汀,發現奧斯汀也開始面對了逐步高漲的房租、越來越多奢侈品牌,整個城市「仕紳化」得很嚴重。

所謂的「仕紳化」,指的是社區加入更多中產階級居民後,房租上漲、高級精品店增加,看似經濟好轉但卻排擠掉原有的住戶與文化。

現在的奧斯汀—或者現在大家更喜歡的暱稱,矽丘(Silicon Hills)—是美國發展最快的城市之一,人口約 100 萬,20 年前僅有 67.5 萬,成長了 33 萬。

芬德爾跟普茲耶引述了風險投資公司的合夥人 JD Ross 的話,他說:「奧斯汀是新興城市,一切都在快速增長、機場每年都增加新的登機口。」

芬德爾跟普茲耶感受到企業家的期待,但另一方面,也觀察到居民的擔憂。

他們訪問到其中一位受訪者雷諾茲(Rebecca Reynolds),他是奧斯丁音樂聯盟( Music Venue Alliance )的負責人,也是當地居民。他提到,奧斯汀的音樂表演歷史悠久,但如果不要重複「舊金山發生的事」,現在需要大家先意識到科技發展會對歷史、文化產生的影響。

奧斯汀能夠一邊享有創新、一邊避開舊金山的錯誤?

矽谷人大量湧入奧斯汀,這裡發生的轉變是所有想開發「科技城」的人可以參考的經驗。

奧斯汀城市蓬勃發展,讓職缺也變多了。據《華爾街》整理美國勞工統計局數字,該地的 IT 工作比例增加最多,其次是工程師與 R&D、實驗室相關工作,還有能源、貿易、製造相關的也持續增加中。

奧斯汀吸引了很多金錢跟企業,但很快地,房價指數上揚,交通開始壅塞。在 Zillow 的房價指數報告中,奧斯汀與去年的房屋價值提高了 12.8%。

這些變化,都讓居民們相當擔心奧斯汀開發的速度「過快」。

企業集體遷徙,打造下一個矽谷

在前一波的遷徙的公司中,還包含了 2010 年就到德州開拓的 Facebook,在德州設立兩處技術育成中心的老牌零售巨頭 Walmart,Google 也在去年(2019)設立新的資料中心。

不過現在奧斯汀正在建設中,跟矽谷有什麼不一樣,還很難說,只是疫情尚未穩定,矽谷的出走潮可能還會持續。

參考資料

華爾街日報》、《Investopedia》《Plano Economic Development》、《ATX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你可能有興趣

我的管理之道:一個矽谷企業家的管理心得
政府裁罰?換個名字就好——矽谷最恣意妄為的領導者!Uber 創辦人 Travis Kalanick
矽谷工程師不用幾年就年薪破千萬?了解這職級與薪資結構,跳槽比翻書更快! 


《TechTaiwan》國際版 2021 正式上線

國外都在關注台灣的哪些科技消息呢? 立即至 Facebook 按讚、Twitter 及 LinkedIn 追蹤,第一手國際趨勢、科技洞察都會在 TechTaiwan 官方網站 哦!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