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是很棒的】還在用初老當作忘東忘西的藉口?刻意練習幫你喚醒驚人記憶力!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本書】你也常常忘記鑰匙放哪、忘記重要的紀念日嗎?覺得自己變笨、記性變差,卻認為是年紀漸長所造成的不可逆影響?本書摘自《大腦這樣記憶,什麼都學得會:精通所有技能的最高學習法,比爾蓋茲、記憶冠軍、高績效人士一生受用的記憶習慣》一書,作者弗爾分享只用一年的時間,就從記性普通的人成為記憶冠軍的精采故事。原來要改變記憶習慣,透過記憶宮殿、心智圖法、刻意練習等用腦習慣,就能提升各方面能力,擁有超強記憶力。

科技輔助你記憶,但無法替代你記憶

如今,我們需要記憶的東西似乎不多了。以我自己為例,早上起床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當天的行事曆,上面記錄著我當天要做的事,不勞我費神記憶。

開車出門前,我把目的地輸入導航系統,裡頭的空間記憶替代了我的空間記憶。坐下來工作時,只需要按下數位錄音機的播放鍵或打開筆記型電腦,就可以找到我的訪談內容。照片上有我想要記住的畫面,書本裡有我想要學習的知識;拜 Google 等搜尋引擎之賜,只要記住一些關鍵字就可以進入人類最大記憶庫,哪裡還需要靠大腦去記住什麼呢?

忘記親友的電話和生日還只是極小部分日常記憶的退化,更值得正視的問題是,在很大程度上,這現象說明了我們已經任由大量科技裝置撒下的天羅地網(從筆記到手機都是),取代了我們天生具備的記憶能力。這些人腦以外的資訊儲存科技,推動了社會現代化的發展,但也改變了我們思考的方式和用腦的方式。

科技與筆記只是載具,大腦記憶才是智慧靈藥

儘管現代人可取得的知識量增加了,但人本身卻可能宛如空洞的容器。人腦以外的資訊儲存科技,推動了社會現代化的發展,也改變了我們思考的方式和使用大腦的方式。但這些科技發明只能發揮提醒的作用,不是記憶的良方。

大腦特訓課,學習如何學習

所謂記憶不是不斷往大腦裡塞東西,塞好塞滿為止,而是個想像的過程。記憶力和創造力是一體兩面,這聽起來似乎違反直覺 記憶和創造在一般人的理解下應該是相反而非互補的。拉丁文字根 inventio 是兩個現代英文字彙的基礎︰inventory(庫存)與 invention(創造),對受過記憶術訓練的人來說,這兩者密不可分。 創造就是庫存的結果

如果沒有可供提煉的舊思想,哪來的新思想? 要創造,大腦需先儲存可供運用的訊息庫存,而且只有一種庫存不夠,需要多元、有分類索引的大倉庫,才能夠隨需提取利用。所以,我們需要一種方法,幫助我們在對的時機找到對的資訊。

這就是記憶術最能發揮妙用的地方。記憶術不只是記錄資訊的工具,同時也是創造和創作的工具。

記憶能作為創造力的養分基礎

紐約大學教授卡露瑟(Mary Carruthers)曾經寫道︰「創作有賴於完備可靠、隨手可得的記憶,這種認知形成了古典時期的修辭學基礎。」事實上大腦就像現代人的檔案櫃一樣井然有序,把重要的知識、引文、概念都塞進整齊的記憶隔間,確保它們永不遺失且可以隨時重組和串連。 記憶訓練的目的有兩個,一是培養在不同主題間跳躍思考;二是培養大腦在舊點子中創造出新連結。

資訊之所以「左耳近、右耳出」,往往是因為 沒有可以依附的對象 。我不久前才有切身經驗。因為一篇訪問稿,我到上海待了三天,聽了一大堆導覽介紹,卻仍然對中國歷史連最基本的認識都沒有。我永遠搞不清楚明朝和清朝的差別,甚至不知道忽必烈是真實存在的人。我在上海到處溜達,像個十足的觀光客到處逛美術館,試圖抓到中國歷史和文化的皮毛,但實際上的認識卻很貧乏。因為大腦裡沒有任何關於這個地方的基本知識,就沒有辦法聯想到其他知識,也就無法欣賞這裡的文化。

學習之前,先學會怎麼學習

先累積知識,才能吸收知識。這聽起來很弔詭,針對這種弔詭現象,有專家做了研究。他們詳細寫下半局球賽的賽況,分別讓一群棒球迷和一般觀眾閱讀,然後測驗他們能記得多少。

結果發現,棒球迷會以重點事件(如球員進壘、得分)組織自己的記憶。他們能清楚重建這半局的比賽,記住許多細節,有個測試員甚至感覺他們在大腦中閱讀著一份記分卡。但一般觀眾記得的重點事件較少,而且只記得一些表面上的訊息,例如當時的天氣情況。在他們腦中缺少詳細的球賽畫面,就無法處理大腦吸收的新資訊。他們分不清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不重要的,當然也就記不住重點。

如果大腦事先對某個訊息有個概念性的框架,就可以植入新接受的訊息。但如果沒有可供值入新知的認知框架,很多東西當然看過、聽過就忘了。

當然教育的目的並不只是把一堆事實資料塞進學生的腦袋,也要引導學生理解這些事實。學生要能獨立思考,而不只是重複老師教的。 這些事實資料本身雖然無法引導學生理解,但是真正的理解離不開事實。 最關鍵的是,掌握的知識愈多,就愈容易學到更多知識。記憶就像是捕捉新知的蜘蛛網,獲取的訊息愈多,這張網就可以編織得愈大;記憶之網愈大,就能獲取更多的訊息。

記住的資訊愈大量精確,你會更有自信

任何新資訊,如果能夠在大腦已有的訊息網絡中嵌入得愈牢固,就愈不容易忘記。大腦中儲存的新訊息連結點愈多,人就愈容易記住新訊息,這表示吸收得更多,能夠學到的知識也就更多。記憶的訊息量愈大,我們就愈能理解這世界,愈能理解這世界,我們記住的也就愈多。

如果生活中或書本裡這些原本極易被我遺忘的內容,我都能夠牢牢記住,那會怎麼樣?我應該會變得更有說服力,也會更有自信、更加聰明。我會變成一個更優秀的記者、更好的家人、更貼心的男友。而假如我有普力墨那樣強大的記憶力,我就可以博學多聞、更有智慧,肯定也會更有魅力。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大腦這樣記憶,什麼都學得會:精通所有技能的最高學習法,比爾蓋茲、記憶冠軍、高績效人士一生受用的記憶習慣》,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你可能會有興趣


訂閱《TechOrange》每日電子報!

每天一早,需要來根知識能量棒? TechOrange 與你一起,吸收世界新知識、消化科技新局勢。點我訂閱電子報 ,取得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