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經 Gene Ho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SEO 在 2020 也是前所未見的激變〉;首圖來源:unsplash。)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搜尋引擎是使用者與內容提供者間的橋樑,企業透過 SEO 優化,可以順利地讓網站排名提升,也可賺進大把網站流量;但是 Google 的演算法變變變,SEO 規則於今年五月再次更新,各大企業的行銷部門以及電商、媒體等該留意更多的細節了。 (責任編輯:賴佩萱)

作者:Gene Hong

在今年 5/4 之前,常有人問我,在 Google 演算法如此變化頻繁的狀況,該如何面對,我之前都這樣回答的:

Google 真的很厲害,因為泛用性一般化的搜尋問答是相當難做的,但你不是 Google,你只要做好自己該做的就好,尤其是你最了解自己的內容與產品使用方式,只要比 Google 更專業的提供目標客戶搜尋體驗,該擔心的是自己停滯不前被 Google 追上。

Google 演算法也會隨社會議題變動

當然 Google 透過 Search Console 這樣的工具跟我們網站經營者「對話溝通」,只要好好掌握 Search Console(下面用 SC)的每一個項目,基本上就沒問題,但隨著搜尋的角度越來越多元,SC 的項目該去注意的項目超過數百項,加上二次(後製計算)的計算,時間軸的趨勢變化等等的角度,連要跟 Google 對話溝通困難度提高,技術性 SEO 的專業度越來越高,一般人越來越難踏足。

但不否認的這幾年 Google 真的進步很快,尤其當是 Rank Brain 越來越成熟,連結建立(Link Building)在被黑帽 SEO 作法「推動」下,有時原本符合使用邏輯的連結已經不夠了,連結頁的語意相關性要求更高了,更不用說對錨點文字(Anchor Text)的準確度與使用基本功是馬乎不得,雖然我常使用的那句 SEO 精義:「用有意義的內容,連到有關聯的網頁,讓對的人去點擊與分享」。

這句話用了十幾年還是沒變,但裡面的要求與技術層面更高了。

2020 這年 Google 在搜尋所要面對的挑戰真的很多:

  1. 假新聞與總統大選
  2. COVID-19 與國家級言論戰爭
  3. Google 與社群網站的競爭
  4. 結構化資料使用的成熟
  5. 新聞內容的複製與引用更快更多
  6. 隱私權的新觀點與挑戰

有時覺得 Google 面臨的挑戰往往不簡單,且在盡量泛用一般化的前提去實作,除了社會與人的行為改變的挑戰外,還要更進化,有時我會說黑帽 SEO 真的很糟糕,雖然有時說,「沒有人扯後腿練不出腿勁」,也知道這社會中會害人自利的人是不會減少,但最可怕的還是自以為善意的「他人價值指導者」,在 2020 這年是更少不了。

Google 搜尋多了哪些優化項目?

因此在這一年中,Google 在搜尋優化下了不少功夫:

  1. 結構化資料(Schema)越來越多元,也在 SC 上呈現其效果。
  2. 對於連結的要求也更高,尤其是在語意相關與錨點文字這些事反應更精確快速。
    Core Web Vitals 雖說是半新不舊的事情,透過 Chrome User Experience 的資料累積,更強調了 CLS/FID/LCP 這三個項目,且重要度也更高。
  3. 在 Rich Result(Schema)中,有不少使用者回饋的項目,如 Rating 評分機制,這對於內容產製之外的網站經營更是必要。
  4. E-A-T(Expertise,Authority,Trust)這原則雖然是不會改變,但有更精確的實作項目,且圍繞這原則。
  5. 手機的普及與進化,Discovery(探索)的流量在 Google 的經營讓一些網站比自然搜尋更高了,但相對的 SC 也看不到關鍵字,因為已經不只是關鍵字而是包含使用者行為與語意了。
  6. 除外 AMP 隨著 CWV(Core Web Vitals)的價值提升被削弱其效應,但還是很必要。

常見的網頁強化項目

新的制度下,想做自有流量,有哪些要注意的?

因此在今年 5 月之前,我的確都認為 Google 的進化都在掌控之中,所以每一間參與的公司都成長不少(只要有在做事的話),但今年的 Core Update 後,讓我踢到鐵板,其中有幾個項目是讓我出乎意料的:

  1. CWV(Core Web Vitals)的 Ranking Factor 比預期高,尤其是在 CLS 這塊是在我的專長之外,也是最難 Trouble Shooting 的。
  2. 在之前我是認為內容為王,使用者至上,格式相關的須求常常只要求不犯錯就好,但這次的 Core Update 在 Heading 的使用與要求,讓我以前不求基本功的獲得教訓。
  3. 連結建立的價值還是很高,由其是更多的網站針對有關聯的內容做連結,也就是延伸閱讀與推薦早已不該是單一站的觀點,雖然在 2018 年已經有說了。
  4. Click Through Rate(CTR)是我以前不太關心的一環,因為我覺得有時過於執著會容易成為標題黨或黑帽,而提供有價值的資訊才是該注重的,但現在來看要有足夠的提示給使用者與搜尋者讓他們更了解,也是很重要。
  5. 因為我之前主導的網站多是 SSR 很少 CSR,用 React 或 Vue 的不多,但隨著現在太多開發是由前端主導,如何從 Google 沒抓到或沒抓好的網站去解決問題是我今年最大的收獲之一,在 SC 上就是 Crawled — Currently not Indexed。
  6. 對於排除的網頁很多項目都很難避免,除了上面說的 Crawled CNI 須要較花更多精神外,從保持網址的一致性等等的原則外,針對可能對使用者價值不高的網頁下 noindex ,這是我目前還在觀察的。

常見的排除項目

現在 2020 年已經快剩最後一個月,也經過 5/4 的 Core Update 也半年了,當然在這段時間大家也經過了許多調整與改變,慢慢的流量回升了,或者是更高了,但這些都是靠許多人的一起合作才能獲得這樣的成果。

今年還沒結束,疫情似乎有些曙光,未來的挑戰也不會少,接下來是更厭世還是更有趣呢,只能期待了。

(本文經 Gene Ho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SEO 在 2020 也是前所未見的激變〉;首圖來源:unsplash。)

看更多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