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其實快供不起台積電】沒了晶圓護國神山,台灣還能倚靠其他產業嗎?

台積電五廠

本文作者林宏文,主跑科技、生技產業多年,目前為財經專欄作家、財經節目與論壇主持人,長期關注產業發展、投資趨勢、公司治理以及國家競爭力等議題。
專欄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立場。

(本文經合作夥伴 Knowi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一個人的武林」如何解? 台積電給台灣一個無法迴避的選項 〉。首圖來源:wikimedia)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台積電為全球頂尖晶圓代工龍頭、在台灣股市、就業市場與 GDP 等方面都有著高佔比,可謂當之為愧的「護國神山」。然而僅靠台積電一己之力成就的台灣經濟,長遠來看無論是對台積電本身還是對台灣整體環境來說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風險與隱憂。

從台積電在美國設廠消息釋出後,相關消息就持續受到注目,近日台積電更在美國 LinkedIn 上大舉徵才,職缺包含了各類研發工程師、AI / 機器學習工程師、廠務機電工程師等 18 項職缺,外界預測台積電是否已在為國外的發展鋪路。若台灣未來失去台積電這根強力支柱,過度集中半導體業的台灣經濟體又該如何應對尚未發生的灰犀牛,恐怕是下一個需要關注的議題。(責任編輯:郭俐伶)

台灣股市若扣除台積電,15 年來僅成長率僅 2%

台灣資本市場近年來形成台積電獨霸,並出現「一個人的武林」困境,根據台灣董事學會的分析,台股市值最大的台積電,在 2005 年佔總市值 9%,2019 年底已提高至 22%,成長幅度驚人。但若扣除台積電後,其餘企業整體市值的複合成長率(CAGR)實際只有 2%。

此外,十月底央行舉行第三季理監事會議,也提醒近來台灣出口表現不錯,但出口產品及出口地區集中度創下二十年來新高,未來容易受國際特定產業或地區經濟變動影響。尤其民間投資逾三成來自資本設備進口的貢獻,半導體設備進口占資本設備進口超過四成,一旦半導體產業邁入景氣循環低谷,將不利民間投資成長,宜思考如何引導國內其他產業投資,避免過度集中半導體等特定產業。

在這兩則重磅新聞中,同時指出台灣的產業及股市過度偏重半導體及台積電,對於台灣產業發展來說已成為一個重要議題,很值得進一步討論。

台灣經濟發展過度仰賴集中於代工製造業

首先,台灣確實不應該讓產業發展只偏重在少數產業,但是,今天會形成這個結果,不是半導體產業的問題,而是其他產業發展得不夠好,因此,問題不在台積電太大,而是其他產業太小。

若比較國內電子業的附加價值率,台積電歸類的半導體業,近幾年都比其他電腦電子零組件及光學產業還要高,這個差異的主因在於,半導體業的製造及研發幾乎都放在台灣,但其他產業則非如此,從二千年起大部分工廠都搬至海外,其中以中國大陸占比最大。

這種生產線的大遷移,形成產業「轉進」而非「轉型」,主要目的是利用大陸低成本的競爭條件,結果造成大部分非半導體企業,研發技術實力提升有限,大多以低價代工模式取勝。

若細分半導體產業分項,台積電幾乎把生產線及研發都集中在台灣,聯發科也把研發人員及技術開發都放在台灣,均是靠研發及技術力取勝,至於封裝測試業由於較偏人力密集產業,因此也有部分產線放在大陸及東南亞,但台灣也保有不小的生產量,這也讓半導體業除了在成本優勢外,還建立起較高的技術障礙。

不過,本文想談的是,雖然台積電是鎮國之寶,半導體業也造就了台灣無比的競爭力,但以台灣今日的產業現況來看,確實不宜把所有資源都放在一個產業,資源有限的台灣,也承擔不起半導體業太過度密集的投資。

台積電成長迅速,國內相關人才與環境資源有限

例如以人才來說,如今市值已逼近全球十強之列的台積電,主要員工都還是來自台灣,以台積電目前在南科的大量買地與投資,已經成為南部研發人才的大吸盤,至於下階段更大的人力需求將來自明年會落成的新竹寶山研發中心,預計要招募七千名研發人員,但 計算台交清成等國內頂尖大學的電子電機相關科系畢業生,恐怕累積三年的畢業生全部給台積電都不夠用

近來台積電有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技術發展副總經理曹敏,正式取得台灣政府通過的高級專業人才,並歸化為台灣籍,這是相當好的示範。對台積電來說,未來需要更多類似的案例,招收其他國家的優秀人才,已成為公司最優先的任務了。

此外,台積電目前近 95% 的生產工廠都放在台灣,僅在美、中兩國擁有小規模的廠房,雖然在台灣生產有絕對的比較優勢,但台灣終究是一個小島,人才、土地、水、電等資源都有限,台積電生產線需要往海外發展的壓力,將會愈來愈明顯。

以用電量為例,南科 7、5 奈米大量生產後,用電量大幅攀升, 光南科廠年用電量就達 70 億度電,比一個苗栗縣全縣用量還高,統計台積電 2019 年用電量已占全台灣 4.9%,在新廠不斷加入量產後,預料很快就會達到全台灣一成的用電量。

此外,企業對再生能源的要求日益提高, 台積電去年總用電量  143.3 億度電,但台灣再生能源發電量僅 140.5 億度,全部給台積電用都不夠 ,台積電目前已與沃旭兩坐風電場簽下 20 年使用合約,預計 2050 年用電要全部改成再生能源,這對整個再生能源的發展將是極為重要的指標。

近幾年國內離岸風電與太陽能的投資金額相當大,政府積極推動綠電也是一條難以迴避的道路,但是若未來半導體產業或台積電佔掉太大比例,恐怕也可能排擠到其他產業的發展,這是遲早都要面對的困境與選擇。

台積電至美設廠,實是為分散資源與風險?

因此,從各項指標來看,台灣地方確實很小,資源人才都有限,台積電如今已發展為國際級企業,台灣若要傾全國之力來支持台積電,恐怕會愈來愈吃力,台灣完全沒有美中這種大國家的環境與條件,也比不上日、韓這種中大型國家的資源,台積電如何分散未來單壓台灣的風險,也成為考驗經營團隊相當重要的課題。

因此, 台積電今年五月宣布到美國亞歷桑那州設廠,與其說是美國要求,倒不如說台積電本身就有這個需求,而且恐怕要更加速推動才行,因為赴美設廠除了就近服務客戶外,還可以分散台灣過重的生產負擔,並取得優秀人才等好處

台灣真的很幸運,能夠出現一家台積電,這是各國都求之不得的事,也是台灣之光、全民之福,但台灣太小、資源太缺乏,要舉一國之力支撐這個龐大的事業,恐怕力有未殆。因此,台灣要守護台積電,不是把台積電綁在台灣,而是應該讓台積電更大步地走向世界,進行更大格局的國際布局,這是台積電難以迴避的選項,也是未來最大的挑戰。

(本文經合作夥伴 Knowi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一個人的武林」如何解? 台積電給台灣一個無法迴避的選項 〉。首圖來源:wikimedia)

更多護國神山的消息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