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拖了 12 年的金融弊案】摩根大通涉嫌操縱白銀市場,「數據分析」成了破案利器

(本文經合作夥伴 大數據文摘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12 年前欺詐案告破!分析了 1.7 TB 貴金屬交易數據後,摩根大通吃下史上最大罰單 〉;首圖來源:unsplash。)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摩根大通集團(JPMorgan Chase)為美國知名財富管理企業,業務涵蓋金融交易處理、投資管理、商業金融服務、私人銀行服務等,於 2011 年資產規模超越美國銀行,成為美國最大的金融服務機構。近日,摩根大通被爆出一金融弊案,吃了一張 9.2 億美元的罰單,發生了什麼事?(責任編輯:賴佩萱)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剛剛開出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張罰單—— 9.2 億美元。

吃下這張罰單的是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Co.),美國最大的金融服務機構之一,罰款原因來自對 12 年前摩根大通交易員操縱白銀價格的一次調查。

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執行董事 James McDonald 表示,「如果沒有現在的數據分析技術,我們根本不可能起訴摩根大通這樣的銀行。」

七年前受限於數據分析技術水平,監管機構幾乎放棄調查

其實早在 12 年前,CFTC 就接到了大量抱怨白銀價格暗箱操作的投資者舉報。2008 年,CFTC 開始在白銀市場尋找其操縱市場行為,又因為數據分析能力受限,缺乏「可靠證據」,在 2013 年停止了調查。

監管機構說,摩根大通所承認其交易員使用的欺詐策略,是一種快速下單然後立刻取消的伎倆,這種交易手段會扭曲供需狀況,從而導致價格朝著操縱者設計的方向發展。

「十二年前,我們進行的是和現在不同類型的調查。」McDonald 說:「我們依靠的是所調查公司或交易員宣誓作證的陳述。我們無法透過這些陳述進行分析,以確保它們的真實性和準確性。」也就是說,並沒有可靠的證據可以證明,摩根大通的交易員進行了這樣的欺詐活動

數據分析在 12 年前也已經成為了重要的破案工具。用於調查這起欺詐活動所需的數據來自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該交易所提供黃金和白銀期貨交易。

McDonald 說,當他 2017 年開始數據分析時,各種交易、訂單和其他消息湧入 CME 的計算機,數據量大到根本無法儲存或使用。

根據 2019 年 11 月的起訴書,摩根大通的兩名前交易員在 CFTC 早先就白銀市場調查開展詢問時對其進行了誤導,這份起訴書指控該行四名前僱員犯有包括敲詐勒索在內的罪行。起訴書稱,交易員在被詢問類似欺詐行為時予以否認。所有交易員都沒有認罪,並且對芝加哥聯邦法院提起的指控進行了抗辯。

McDonald 對華爾街時報表示:「實際上,除了數據分析外我們還沒有其他有效調查方法。」

由於沒有數據以外的其他有力證據,監管機構在七年前幾乎放棄了這一案件的調查。

七年後分析 1.7 TB 貴金屬交易數據,確定摩根大通欺詐行為

直到最近,這起案件終於告破。

2019 年 11 月,CFTC 重新就摩根大通的白銀價格操控案進行了起訴。讓這一停滯長達 7 年的案件被重審的證據,來自 CME 五年來多達 1.7  TB 的貴金屬期貨交易數據。

1.7 TB 的數據是個什麼概念呢,打個簡單粗暴的比喻,打印下來足足得有 1.27 億頁!

透過對這些數據的分析,法院最終落實了對兩名前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交易員的欺詐行為的指控。

七年後,CFTC 更新了數據儲存和分析方式,開始把所有數據都儲存在了雲端,他們還僱傭了前芝加哥交易員和其他具有量化分析思維的員工來重新編寫了數據調查程式,來過濾出能夠指控市場操作的數據。

數據分析成為揭發金融弊案的利器

在上周公布的一項協議中,摩根大通承認前交易員(包括去年被起訴的交易員)在黃金、白銀和美國國債期貨市場交易中存在欺詐行為。摩根大通最終也承認,在交易全球流動性最高的美國國債時存在不當行為。

McDonald 說,目前 CFTC 的數據分析程序已經足夠先進,使用交易數據就可以對一些民事案件提起訴訟,不需要證人作證。

這項 9.2 億美元的罰款將允許摩根大通免於網絡欺詐的指控,前提是這家公司在三年內不再惹麻煩。

從已經放棄對價格操縱的調查,到後來卻開出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張罰單,這背後是美國政府在利用數據發現市場操縱方面取得的重要進步。

罰款包括支付給 CFTC 和司法部的金額(資料來源:CFTC 和 DOJ 執法命令)

利用交易漏洞操縱貴金屬價格,這在金融市場並不是新鮮事。一些交易員抱怨政府覺得很多交易活動都是欺騙。大銀行的交易員有時會下單然後取消較大的訂單,以確認市場對相應規模的交易是否有所需求。巴克萊公司(Barclays PLC)前宏觀交易全球負責人 Robert Bogucki 表示,銀行通常需要大量交易來對沖業務風險。

Bogucki 稱:「最終的贏家將是高頻交易公司,銀行的交易部門成了墊背,而最大的輸家是普通用戶,最終會使實體經濟受到衝擊。」他曾被政府指控操縱市場而後又被法官判處無罪釋放。

一些華爾街觀察家說,儘管法庭對摩根大通施加了巨額罰款,但結果並不令人滿意。該銀行在最近一季度就賺了 47 億美元。美國司法部的文件指出,摩根大通在 2015 年就曾經對外匯現貨市場中的類似不當行為的指控認罪。

提倡更嚴格的金融監管的組織 Better Markets 表示,摩根大通事先與監管機構和執法部門達成和解使其處罰措施「嚴重不足」。

McDonald 表示,政府的欺騙調查還是對這些不當行為產生了威懾。CFTC 認為現在的欺詐比「三年前」少,但交易員可能正在使用新的方法來試圖非法影響價格,包括在一筆交易中註入誤導性信息,以影響另一筆交易的價格。

他說:「只要有市場,就會有人試圖干涉。」

而高效的數據分析調查工具,或許是監管機構監管、抓獲這些投機分子最後的「火眼金睛」。

相關報導:《WSJ

(本文經合作夥伴 大數據文摘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12 年前欺詐案告破!分析了 1.7 TB 貴金屬交易數據後,摩根大通吃下史上最大罰單 〉 首圖來源:unsplash。)

你可能會有興趣


《TO》品牌活動「CONNECT」深度專題重磅更新! 

《TO》年度品牌活動 CONNECT 2020「5G 新經濟」新專題上線! 看台灣新創如何用 5G 翻轉各產業的傳統想像,打造意想不到的創新服務! 馬上報名 獲取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