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遲遲找不到外星生物,天體生物學家:人類對「生命」的認知其實有限

【我們為什麼編譯這篇文章】外星生命一直是各國政府與太空公司積極探索的方向,近年火星、金星、木星多次成為太空計畫的探索標的,但到底人類用什麼方式去辨別生命?會不會其實外星生命很早就出現,只是我們不知道?(責任編輯:賴佩萱)

今年七月中國、美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不約而同地朝向火星發射無人太空飛行器,進行為期數年的火星探測任務;而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 Europa Clipper 任務也預計即將發射太空船探索木星衛星—木衛二(Europa),這個被認為地殼底下擁有鹹水液體海洋的星球,被期待著有可能有生命的存在。

想找到生命總要先定義生命

各國間不斷發射太空探測器,猶如展開一場太空競賽,希望能搶當第一個發現外星生命的國家,不過苦尋多年至今都還沒有結果。其實有一派科學家認為,要先釐清尋找的生命到底是指什麼?

這個問題回歸到探索生命的定義,或許我們對於生命的認知過於狹隘,僅從人類觀點出發思考,會不會其實很有可能外星生命早已出現,只是我們不知道這就是生命?

NASA 對於生命的非官方定義是「能夠自我維續、進行達爾文式演化的化學系統」,劍橋大學的動物學家 Arik Kershenbaum 認為,NASA 需要如此定義生命,這樣他們才能有目標地去建構相關的生命探測儀器。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認同 NASA 的定義方式。

跳脫舊思維,生命存在的型態可能很不同

其中一派的天文生物學家認為,因為我們只體會過陸地生活,在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是由能適應水環境的細胞組成,Kershenbaum 就認為,如果我們相信地球上的生物化學能套用在其他星球上,那這樣的想法就是大錯特錯,且很難找到其他的生物體存在。

例如在土衛六(Titan)被發現有與地球相像的峽谷和海洋,但土衛六表面為攝氏 -179 度,不可能有液態水的存在,經發現,它的湖泊、海洋竟然是由甲烷和乙烷組成。

對於土衛六在這樣冰冷的環境中還能有生命的存在嗎?加州理工學院的行星科學家 Stuart Bartlett 抱持著開放的態度,他認為或許土衛六大氣中漂浮著一些有機物,而這些有機物是靠著喝汽油來維持生命。

學者提出用「Lyfe」取代「Life」,擴大生命的定義

如 Bartlett 一派的學者認為,地球生命其實只代表了生物學中的其中一個例子,生命其實很有可能以不同方式出現,Bartlett 認為人類需要跳脫對於地球生命的思維,他與華盛頓大學的天體生物學家 Michael Wong 提出了一種新的概念,有別於狹義的「Life」,他們定義出新的思維「Lyfe」,試圖要打破有別於以往我們對生命的認知與偏見,其實人類也只是 Lyfe 的其中一種變化而已。

他們提出了 4 個 Lyfe 的標準:

  1. 能利用周圍環境的能量來源讓自己維持相同型態
  2. 能夠指數般的增長數量(或是複製)
  3. 能夠在變化的環境中讓自己規律的存在
  4. 會學習、紀錄關於周遭環境的資訊,例如達爾文的進化論就是一種長時間學習的例子:基因會針對某些特定的情況讓生命保有適應性。

Bartlett 希望能夠過這種新的定義,解放讓我們對於生命的想像力,讓我們不錯過任何會是 Lyfe 的可能性,他跟 Wong 認為 Lyfe 有機體也有可能透過我們在地球上還未開發的能量存活著,例如磁力或是動力,目前也沒有發現過任何生命可以透過動能轉化為新成代謝。

不過也有學者認為 Bartlett 跟 Wong 的觀點仍有不足之處,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天體生物學、物理學家 Sara Walker 認為,他們的認知並沒有跳脫出陸地中心主義的思維, Lyfe 基本上是透過提出更廣泛的定義來剔除我們普遍對於生命的定義,不過根本問題還是存在。

Walker 認為或許我們根本不用重新定義生命,而是需要新的理論,可以掌管宇宙中生物的基本原理。

或許人類早已創造出新生命?

另一種可以擴大我們對於生命觀點的可能是,或許我們已經在實驗室中製造出不同於以往認知的生命系統,NASA 的天體生物學家 Lynn Rothschild 開玩笑認為,說不定其實新的生命近在咫尺,只是我們沒有意識到,如果我們也不確定要找的是什麼,說不定實驗室人員早就創造出新的生命,然後把它倒進水槽沖掉了。

參考資料

The Guardian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更多關於外星生命的文章


《TO》品牌活動「CONNECT」深度專題重磅更新! 

《TO》年度品牌活動 CONNECT 2020「5G 新經濟」新專題上線! 看台灣新創如何用 5G 翻轉各產業的傳統想像,打造意想不到的創新服務! 馬上報名 獲取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