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搞笑諾貝爾獎】人類學家研究怎麼用「冷凍便便」做菜刀,實驗結果推翻古老傳說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搞笑諾貝爾獎有點噁 冷凍人屎製刀切肉研究獲獎 [影]〉。)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搞笑諾貝爾獎」自 1991 年創立以來,每年九月在哈佛大學桑德斯劇場舉行,並邀請獲獎者在麻省理工學院進行公開演講,然而今年由於肺炎疫情的緣故,取消實體活動,成為首次僅有線上直播的搞笑諾貝爾獎,但搞怪程度仍不減,帶來許多顛覆你認知的科學研究發現。(責任編輯:賴佩萱)

「搞笑諾貝爾獎」原本是頒給可疑又好笑的科學研究,但今年的獎可能要改稱「噁爛諾貝爾獎」,得主包括一名拿冷凍人屎製刀切肉的人類學者,還有研究咀嚼聲為何令人火大的團隊。

1. 冷凍糞便製刀

美聯社報導,美國俄亥俄州肯特州立大學(Kent State University)人類學助理教授艾倫(Metin Eren)從高中時期就對一名加拿大極地原住民因紐特人(Inuit)的故事深深著迷。

據說這個伊努特人用自己的糞便製刀,故事流傳甚廣,但不知真假,於是艾倫和同事決定驗證一下。他們把貨真價實的人屎冷凍到攝氏零下 50 度,再銼出銳利刀鋒,然後試著用這把糞刀切肉。

艾倫接受電話訪問時說:「這把大便刀用起來很爛。從經驗上來說,這個奇妙的故事沒什麼根據。」

這項研究稍嫌粗俗,但有一點很重要:很多描述是出於假造或未經證實的科學。

艾倫說:「這項研究的意義在於凸顯證據和事實驗證至關重要。」

2. 昆蟲專家怕蜘蛛

另一名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得主維特(Richard Vetter)寫了一篇論文,探討為何有人研究了一輩子昆蟲,還會怕蜘蛛。

論文題為「怕蜘蛛的昆蟲學家:為何多兩隻腳就是天壤之別」,於 2013 年刊登在「美國昆蟲學家」(American Entomologist)期刊。昆蟲一般有 6 隻腳,而蜘蛛有 8 隻腳,屬於節肢動物。

維特是退休研究助理,也是蜘蛛專家,曾任職於加州大學河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昆蟲學系長達 32 年。他在工作生涯中發現,許多人熱愛昆蟲,卻害怕蜘蛛。

維特表示:「我和昆蟲學者聊到蜘蛛時,總是覺得很好笑,他們千篇一律地說『喔,我怕死蜘蛛了』。」

他發現,許多喜歡昆蟲的人,遇到蜘蛛都沒好事,有人慘遭蛛吻,有人惡夢連連。他認為,蜘蛛大多毛茸茸、爬得快又無聲,還有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令昆蟲學家也退避三舍。

3. 川普、強生、普丁共享「榮耀」

此外,今年第 30 屆搞笑諾貝爾醫學教育獎得主由多位世界領袖共享,包括美國總統川普、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等,因為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他們表現得好像比畢生研究病毒的專家更懂。

主辦單位試圖聯繫這些政治領袖出面領獎,但沒人響應。

4. 打噴嚏聲激怒人

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教授戴尼斯(Damiaan Denys)研究團隊因開創精神病學診斷新篇章「恐聲症」(misophonia),獲頒搞笑諾貝爾醫學獎。

戴尼斯是專門研究焦慮、強迫症、衝動性疾病的精神病學者,曾發現一名患者被旁人打噴嚏的聲音激怒到想殺人的程度,因而有了研究靈感。

戴尼斯認為,搞笑諾貝爾獎雖然嘲諷正經科學研究,但也帶來關注和宣傳機會。

首次只有線上直播的搞笑諾貝爾獎,一樣搞怪、一樣創新

由於今年發生 2019 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大流行,這屆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改以預錄影片揭曉得獎人,長約 75 分鐘。以往,這些獎項是在美國麻薩諸塞州劍橋市(Cambridge)的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現場公布。

但今年頒獎典禮仍保留一些傳統,例如邀請真正的諾貝爾獎得主頒獎。

主辦搞笑諾貝爾獎的「科學幽默雜誌」《不可思議研究年報 》(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主編亞伯拉罕斯(Marc Abrahams)說:「這是一場惡夢,我們花了好幾個月,總算辦成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搞笑諾貝爾獎有點噁 冷凍人屎製刀切肉研究獲獎 [影]〉;首圖來源:Improbable Research YouTube 頻道。)

你可能會有興趣


科技報橘 LinkedIn 上線!

最新科技產業動態、技術新突破、專業職能技巧提升 ....... 鎖定 TO  LinkedIn 專業品牌,提升職能與產業 Know-how,躋身產業菁英之列 https://www.linkedin.com/showcase/tech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