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經理的未來在哪裡?】給那些依然認定「網路能改變世界」的熱血青年,喜歡就做吧!

本文經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深度|人人都不想当产品经理了 〉。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iPhone 誕生,把全世界推向網路產業為主的時代,更多人相信著「網路產品改變世界」,決定投入這個瞬息萬變的領域,「產品經理」成為最夯的職業之一。但多年過去了,這個職業同樣受到歡迎嗎?有人說在台灣能談 PM 的公司少,這篇文章則是以中國產品經理的視角,說明網路產業大起大落,產品經理該何去何從?(責任編輯:鍾佳瑀)

進入 2020 年,許多產品經理們發現,曾經也是天之驕子的自己,找不到工作了。
兒媳婦出門上班了。看著門關上,做了近 10 年網路公司產品經理的于益虎卸下一口氣,鬆弛下來,接下來的一天,他都會在家裡呆著,「吹著冷氣,溜溜狗,想玩就玩,想睡就睡,想吃就吃,想喝就喝」。

于益虎曾經相信,產品經理做好了,下一步自己就是 CEO。但現在,這已經是他沒有工作的第四個月。

2017 年之後,他以一年一換的頻率分別供職過外包公司、新能源和人工智能公司,最後分別因為要常駐西藏、「p2p 炸雷高層都進去了」、「發不出薪水」而告吹。「我能有什麼辦法呢?」他有些喪氣。

他快 40 歲了,在往前的十多年裡,于益虎踏著行動網路初期的浪潮,在新興的創業公司成為持股的產品經理。一切都曾光鮮亮麗。

那十年,是中國行動網路崛起和快速發展的黃金十年,智慧型手機 iPhone 進入中國市場,又誕生了一批微信、360 這樣的國民級產品,它們背後的掌舵人賈伯斯、張小龍和周鴻禕們,被奉上神壇。他們以產品經理的身份走上舞台中央,也讓產品經理逐漸成為令人艷羨的工作。這個崗位一度意味著在拿高薪的同時,又擁有「用產品和技術改變世界」的機遇。簡直是網路行業的完美工作。

但隨著整個行動網路行業增速的放緩,產品經理這個對比其他技術崗位多少顯得有點「虛」的工種,開始重新受到審視。網路行業內,包括曾經把產品經理作為職業發展目標的從業者們,都開始認清現實: 這是一個嚴重依附整個行業浪潮的工種,而現在他們必須要面對退潮後的至暗時刻了。

工作十年,薪資是從前三成

不久前,于益虎接到一個面試邀請,跟部門負責人討論工作內容時「聊得挺不錯」,網站上給出的薪資範圍是 1 萬 8 到 2 萬(人民幣,約台幣 85k),結果談到最後一輪,人資突然開口,剛開始就給六千吧(約台幣 25k),于益虎回憶自己當時的反應,「被嚇得一愣」,在前一家公司,他擔任高級產品經理,拿著兩萬多薪資。

于益虎望瞭望談判桌上開著的電腦,上面正在展示他在上一家做過的案例。「考慮考慮吧」,人資臉上「微微一笑」,勸道,「我覺得這個價格挺適合,你年紀大、公司要求的業務經驗不足、又不懂技術,現在行情不好,大家都在低薪工作啊」。于益虎聽完站了起來,「不好意思」,合上電腦走了。

「這是網路行業,如果我在北上廣的話,起碼能拿到 3 字開頭的薪水,有十多年工作經驗的話,能到 4 或者 5 開頭,還可能更多。就是在南京,我也沒想到他會提 2 萬(約台幣 25k)以下。」于益虎說。

跟網路公司裡數量眾多的工程師不一樣,產品經理不負責具體的產出,而是產品或者業務線的大管家,理解領導的要求,整理成需求文檔、ppt,交給開發和技術同事去實現。技術門檻低,依靠網路紅利帶來的高薪,加上一點點想用網路產品「改變世界」的夢想,許多年輕人將產品經理視為敲開職場上升通道的第一扇門。

同樣是在今年五月,產品經理經韜也離職了。2014 年,他從 Top 10 大學物理類碩士畢業後,進入一家大型國企做光學開發,新鮮期一過,便發覺這樣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

「我的骨子裡隱藏著一股不安於現狀的衝勁,總期望做一些什麼事情改變自己的生活現狀」,經韜想起自己腦海裡曾經浮現出過一些小創意,思索創業的過程中,他注意到了產品經理——「某些人口中,CEO 的學前班」。

從國企離職前,他在公號文章裡寫道,「隨著對產品經理崗位認知越深刻,我越發地發現,自己簡直就是為這個崗位而生……如果能夠成為一名產品經理,在這個行業奮鬥,潑灑熱血,那將是我這輩子在職場所選的,最最正確的方向」。

一年又三個月過去,經韜辭去了他的第一份產品經理工作。接受採訪時,他正在輾轉於各家公司的面試之中,「面了十幾家,整體感覺機會較少,市場和薪資機會都不理想」。

最近兩個月,他重新啓用微信公號,在上面規律地更新學習筆記「產品經理學商業分析」,每週一篇,「用來拓展產品生涯的知識面」。

他朋友圈大多數的動態都是學習筆記的鏈接,偶爾,拍一張兩台電腦、一本書的照片,配上文案「認真準備,生活才有希望」,朋友圈壁紙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山路,寫著:拼搏過,青春才無悔。他試圖學習和自我激勵的方式來抵禦遇冷的行業。

流水線製造產品經理

如果能再做一次選擇,于益虎還是願意在十多年前進入產品經理這一行。

在畢業的同學圈子裡,他現在稱得上工作穩定,收入光鮮。除了幾個要好的社團成員,他已經鮮少和同學來往,他們大多數留在家鄉做了公務員,或者跟著家裡做點小買賣,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畢業後,于益虎去了上海,在一家培訓學校學習用戶界面設計,而後留在上海工作。

2009 年,iPhone3GS 發售,于益虎敏銳地感覺到了什麼。他托人從美國帶回一部二手的 iPhone3GS,花了兩千多塊,回國刷機又花了兩百多,用去他一個多月的薪水,這在當時能買下 1/10 平方公尺上海地鐵口的房子。「拿著手機出去相當於大戶人家啊,但最重要的是,蘋果手機上有很多軟體應用,我第一次真正見識到了聯網的技術」,提起這款最初級的智慧型手機,于益虎語調上昂,掩飾不住地興奮。

第二年跟同事聊天,一位跑銷售出身的同事提到「產品經理」,他經常往來於各家公司推銷業務,聽說過不少新鮮事兒。同事建議他試試做產品經理,「我說產品是個什麼東西,我做設計做得好好的,而且當時我自學了攝影,還在管攝影(攝影當時是他們的主要業務之一)」。

那是 2010 年,iPhone4 正式進入中國市場,行動網路同時在國內興起。3Q 大戰、千團大戰打得不可開交,新經濟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了頭,流量爆發式增長,網路進入高速發展期,需要懂技術、懂商業、強溝通能力的人才,來銜接軟體產品的設計、開發、測試、經營迭代和流量變現,在這個背景下,網路產品經理應運而生。

同事勸他,「產品經理相當於半個 CEO,做好了,除了老闆和財務,其他的都可以管」。于益虎信了,他想起第一次使用 iPhone 的震撼,想起賈伯斯,還有剛把 QQ 郵箱做到騰訊七星級產品的張小龍。于益虎開始在網上搜課程來學習。

中國網路蓬勃發展之時,劉文智已經在外企做了三四年產品經理了,工作之餘,他在網上開課講解如何做產品經理。「第一堂課只有不到 100 人,但是很快就收不住了,課堂裡湧進來四五百人」。

市場的瘋狂讓年輕人也隨之感染,無論文科理科,無論是在校生還是已經工作了幾年,各行各業的年輕人都想在這時代的紅利裡分上一杯羹。

好的產品經理也許千年一遇,但在行業對這個工種的需求井噴之時,「填坑」一樣培養出一些滿足基本需求的產品經理,也變成可以流水線操作的生意。

「那些年,學生提的問題都是千篇一律的:老師,你覺得我能轉行嗎?老師,產品經理難學嗎?老師,我這樣的學歷行不行啊?」

劉文智隨口能舉出大堆案例:有發傳單的女孩來參加培訓,「不停地問問題,非常刻苦,成長得非常快,現在已經年薪 3 萬了」;有退伍軍人來上課,「張口就是老師好,很有禮貌」;還有人培訓後並沒有成為產品經理,而是去搞傳銷了,「掙了不少錢」…… 劉文智說,後來,他的女兒生日、兒子出生,還有每一年的教師節,都能收到許多快遞來的禮物。

到了 2014 年,每節課的學生人數破千。2017 年,平台收入超百萬。劉文智意識到,「產品經理的工作形態和內容,與網路行業的週期關係非常密切,從 PC 到行動端,實際上最大的變化也就是這個跨度了」。2017 年下半年,劉文智賣掉了公司,套現上億。

多名產品經理告訴我,2010 年之後,大量新興的網路公司崛起,對產品經理的需求量急劇上升,但大學裡沒有產品經理相關的專業,市面上的各種短期培訓班又撩撥著慾望,「60 天實戰快速拿 60 萬高薪」、「黑馬工程師打造實戰型產品經理,助你從產品經理邁向 CEO」。

早年間,只要上個速成班,學會幾項基本技能——畫原型圖和流程圖、會寫需求文檔,無論工作背景和學歷,基本上都能找到產品經理工作。

阿鏡從大三就在網路公司實習做產品經理,上家是美圖秀秀,現在供職於一家著名的在線小遊戲公司,入行之初,他就算過一筆帳:在網路的工作鏈條裡,開發的薪資最高,大約比產品經理多 10%。

「但開發太難了,要啃很多技術書,每天的思考強度也很大」,薪資排名第二的是產品經理,據阿鏡打聽,畢業一年,產品經理在北京的月薪可達 1 萬 2 到 1 萬 5,畢業五年能夠拿 3 萬到 5 萬,再往上還有年薪 60~80 或者 60~100 的上升階梯,「測試、經營、設計的薪資都在產品經理之下。

「這是個性價比挺高的工作,換句話說,產品經理沒有手藝,還能拿挺多錢,崗位的水分比較多」。

根據校招薪水公眾號整理得出網路排名前 12 的公司 2020 年的薪資水平
段子在不經意間流傳開來:不會做設計,不會做開發,不會做測試,什麼都不會做,那就來做產品經理吧。

退潮後,集體陷入的尷尬

幾乎每個產品經理都會遇到輾轉來加好友咨詢職業前景的,阿鏡也是一樣,但他經常試著勸退衝著高薪來的大學生,「網路的薪水都是有一定泡沫的,現在是還在紅利期,但肯定有一天會過去的。」
事實上,這些敏銳的、乘著紅利站在網路浪尖潮頭的產品經理們,從 2017 年下半年開始,人人自危,時刻感受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

市場明顯不再像前幾年那樣瘋狂,只有一小撮人如願進入了穩定的大公司,為絕大部分產品經理提供崗位的網路創業公司遭遇資本寒冬,融資難、上市受阻,隨之而來的是崗位數量收縮、發不出薪水、直至倒閉。

在百度上搜索「產品經理」,聯想出來的關鍵詞顯示「轉產品經理後悔了」、「未來五年產品經理必死」、「產品經理頻繁失業」、「大齡產品經理失業」、「產品經理太累了」。在知乎,除了詢問薪資和怎麼入門,還有大量圍繞產品經理職業的討論,「出路在哪裡?」「職業生涯如何規劃?」

這是產品經理在中國興起的第十年,也是行動網路在中國崛起的第十年,個人和行業都在摸索中前行。當行業發展減緩時, 產品經理這個職業的詬病和悖論也逐漸顯現出來。

在工作流程中,產品經理是唯一一個靠其他人員輔助才能有輸出的崗位。在于益虎辦公室的三層抽屜裡,永遠有一層放的是小零食,糖果、麻花、辣條,同事過來評需求,他先抓一把吃的放在桌上,另一位產品經理也有類似的習慣,他還會把小零食帶到氣氛沈重的需求會上,「這招在跟人溝通上特別有用,吃人家嘴短嘛。」

「有時候一天要改三遍需求,嘴巴的活兒好比其他什麼都強」,于益虎總結十多年工作中的觀察。在技術驅動的網路公司裡,產品經理不用整日苦學快速迭代的新技術,而是要起到粘合劑的作用。

有一次,于益虎的老闆在登錄方式上跟開發產生了分歧,老闆每要求修改或新增一個登錄方式,工期就被開發相應地拉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老闆找到于益虎,讓他想辦法,「肯定是老闆的面子掛不住了,所以我不能再激化他跟開發的矛盾了」。于益虎想了個緩兵之計,「老闆,咱們迭代著來」,他先把用戶群體分類,然後引入了數據模型,給各個選項設置了分數值,然後告訴老闆,最好的方式是按照這個模式走,「如果老闆一定要加某個登錄方式,那沒問題,你是老闆你說了算,只是時間上可以分成幾期迭代來實現,不一定一次就要都完成」。

溝通很重要,遇到分歧時,于益虎會先嘗試去「正常對話「,對話解決不了問題的情況下,就用數據去說明,再給出幾種方案選項,不能硬槓。產品經理對上要承接領導的要求和期待,然後傳達給開發的同事去實現。

過程中,產品經理要照顧到每個人的情緒——領導意志和技術落地,這其中的微妙關係並不是那麼好平衡。「要學會拿捏同事和老闆的度」,于益虎說,領導的預想如果很難在技術上實現,「可以去跟老闆商量,但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第二次再去找老闆,代表產品經理的無能」。

然而,對於工作內容是 100%需要把代碼寫好的工程師,和 100%需要把圖畫好的設計來說,產品經理不免留下了「玩兒嘴的」、「靠嘴混飯吃」的印象。一位測試說,同事們私下裡稱呼產品經理是「產品狗」——「嘴巴甜、會哄老闆開心,經常在老闆面前露臉,升職加薪也容易。」

聽到這樣評價的產品經理有些委屈,「溝通技巧只能解決 50%的問題,剩下 50%是接受問題,然後乾活解決掉」。

「如果只會寫需求文檔、畫流程圖,那產品經理就淪為工具人了,好的產品經理會對產品有更多的衍生思考,比如產品的生命週期、整體的規劃,甚至是在這一生命週期結束後,怎麼開啓一份全新的生命週期,然後形成業務的循環。」一位產品經理表示。

但並不是人人都能考慮得這麼全面。身為產品經理的阿鏡,曾經面試過工作了七八年的同行,「一些很基礎的問題都回答不上來,他根本就沒搞明白為什麼要做這個產品,而是老闆怎麼想,就順著老闆怎麼來,我問他如果老闆的想法是錯的呢,這個面試的老產品經理回答,損失的是公司又不是他」,阿鏡非常不滿意,「應屆生也不應該這麼回答啊,這就是去混薪水,簡單完成老闆想法的產品經理。」

于益虎理解這樣的聲音,但頗為無奈,「產品經理不做設計,不寫代碼,也不做經營和銷售,定位太尷尬了,產品經理甚至稱不上是真正的‘經理’,不能命令團隊,只能不斷地去溝通協調,嘴活兒好也是為了大家能夠盡量理解產品的需求」。

有時,于益虎也會產生自我懷疑,「我不覺得產品經理是個必要的角色,這就是個承上啓下、解決問題的工作種類,可以叫項目經理,可以叫技術經理,可以是老闆的秘書,甚至可以是任何一個客服。」

一位小型網路公司的員工說,他們公司不到兩年時間裡,已經換了 4 個產品經理,「前三個都頂不住走了」,每次開會前,這位第 4 任產品經理依然會跟她吐槽,「我要死了,直接對接董事長和部門老闆,我壓力太大了」。

百度「產品經理」顯示的關鍵詞聯想:一座圍城

採訪進入尾聲時,于益虎提出可以加他另一個微信。

他的微信頭像是一個白色紙飛機,朋友圈沒有任何個人生活的信息,全是格式統一的長文圖片,最新一條是:每日一拋,2020 年 9 月 2 日,星期三,第 841 次,關於產品思維 12。此前還有「產品商用定義 7」、「需求優先級 2」、「GTM 思想模型解讀」等等。

「這是我專門做輸出的帳號」,除了朋友圈的輸出,他還經營著微信社群和微信公眾號,在裡面分享自己的工作心得、讀書筆記,以及點評業內新聞。八小時之外,產品經理正在嘗試尋找更多潛在的可能和機遇。

像于益虎這樣堅持輸出的產品經理不在少數。在這個 BBS 早已衰落、崇尚 140 字分享新鮮事兒的時代,以「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和「產品 100」為代表的產品經理業務交流平台,每天都能看到大量新文章湧現,都是思維縝密的長篇復盤和分析,還包含有表格、思維導圖、爬蟲詞雲等輔助說明,

一條條點進這些文章去看,絕大多數的格式是令人出乎意料地統一,首先是文字版的「一、二、三、四」,接下來是阿拉伯數字「1、2、3、4」,然後是打著括號和圓圈的數字,看起來條理分明,思路清晰。這與接受採訪時,產品經理們的口語說話方式是相同的,「首先這是兩個問題……第一個……對吧?至於你說的第二個……是這樣子。」幾乎不帶語氣詞,也沒有過長的停頓和磕磕絆絆,長年累月產品的工作,讓他們養成了快速反應和劃分問題層次的習慣。

當于益虎被問到,公開復盤內容,不擔心自己觀點膚淺被資深的同行笑話麼?談話出現了短暫的停頓,這也是採訪過程中的唯一一次停頓,他似乎從來沒有擔憂過這種情況,「這當中會有問題,讓我知道了是對我經驗的提升,對我的成長有幫助,但你只會嘲笑,這是每個人對自己不同的認知。」

在長長的文章末尾,產品經理們通常會留下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和私人聯絡方式,再輔以公司類型和產品領域的介紹,以此來獲得潛在的人脈和機會。

採訪中,饒有興致的產品經理們還不止一次的反問:現在新聞業是不是受網路衝擊很大,你怎麼看待人人都是自媒體的觀點?採訪和寫作的流程是什麼,有什麼資料需要我幫你整理嗎?…… 採訪結束後,在清晨八點或者凌晨一點半也會收到過產品經理們發來的業務分享 PPT,以及產品相關的電子書。

這個群體在以各種方式表達著,他們期待業務交流和獲取更多的行業信息。

產品經理是吃「青春飯」的,沒有往上爬到高層就只好創業或轉行了

「產品經理是吃青春飯的,三十歲以後,要麼做到公司的中高層,要麼出來創業,再就只有轉行了。」這句充滿危機感的話,從即將 40 歲的于益虎嘴裡說出來並不違和。但剛畢業兩年的阿鏡也表達了這份職業帶給他的不安全感,「網路崗位的薪資有點虛高」,他預想過,如果自己過幾年自己沒有競爭力了,就去做講師,像當年自己聽課那樣教年輕人怎麼做產品經理,或者去小公司當個領導。

「一家小公司做一兩年,老闆覺得不行了就再換一家,小公司還是願意為網路大廠的光環買單,薪資也會給的比大廠高」,他算了筆帳,以上面任何一種形式度過職業生涯,哪怕有風險和過於輾轉,都比在傳統行業一輩子做安穩的會計、法務等收入總和多。

市場正在逐漸趨於理性,但放眼望去,市值最高的公司依然是清一色的網路公司,這個行業仍在崛起和發展,產品經理也仍然是剛需,圍城裡的人們感到焦慮、紛紛尋找後路的時候,年輕人們懷揣著對高薪的嚮往,和一點點「網路產品改變世界」的熱血,像他們當年那樣,期待著成為產品經理。

耀焰剛找到一份產品經理助理的工作,此前,他是一名城市規劃工程師,從提出新理念到落地執行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中間還需要人脈和社會關係的支撐,「雖然薪水不算太低,但是付出和收入還是差了太多。」

今年過完年,他辭了職,背著家裡偷偷準備產品經理的招聘,新的公司嫌他沒有相關工作經驗,只肯給出原來 2/3 的薪資,讓他從助理做起,除了女友,他對家裡從來沒有抱怨過,只說「比上一份工作輕鬆不少」。

他也提到那句著名的「產品是 CEO 的學前班」,但又覺得自己目前的級別還不夠參加大型活動,創業的失敗幾率又太高,「慢慢來吧」,耀焰說,「可能我還是比較喜歡 28 歲就退休那種生活,賺了錢之後就溜了,釣魚去了。」

*耀焰為化名

(本文經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深度|人人都不想当产品经理了 〉,首圖來源:Unsplash。)

你可能有興趣

【投稿】給產品經理的 AI 開發指南:「實驗」是關鍵,別用開發軟體的方式開發 AI 產品
【史上最強求職攻略】產品經理海外求職大補丸:履歷、面試、實作流程大公開! 
【投稿】想當產品經理,一定要有工程師技術背景嗎?


科技報橘 LinkedIn 上線!

最新科技產業動態、技術新突破、專業職能技巧提升 ....... 鎖定 TO  LinkedIn 專業品牌,提升職能與產業 Know-how,躋身產業菁英之列 https://www.linkedin.com/showcase/tech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