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兒說得好聽,丕兒真心對我】從曹操父子看最強職場溝通術,誰才能獲得接班人寶座?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複雜」就是思考周到、專業性高?「簡單」就是沒有內容、不用心嗎?本文作者洪大倫為光明頂創育智庫創辦人兼執行長,善於用歷史寫故事、用故事說人性、用人性評時事,將透過職場生活的例子與曹丕奪位的故事,分享簡單與複雜的分界,以及選人用人的關鍵。(責任編輯:賴佩萱)

我一直很喜歡《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這本書,因為這本「算是」真正他親手寫的內容,雖是透過編者把巴菲特寫的年報內容摘錄進去,但卻饒富幽默與智慧,讀起來讓人如沐春風。

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

其中在某篇文章中,就說了「沒有哪個曠世名醫,是靠著給兩顆阿斯匹靈藥成就的」這句話,對照近年來的經驗,突然有這些感想。這句話我有兩種解讀:

第一,有時對許多專家來說,其實明明可以用很簡單的方式就幫助到他的顧客,但 為了突顯自己很厲害,就會把簡單的東西說得很複雜 ,最好讓別人聽不懂,如此就會讓顧客感覺自己很厲害。

第二,正好完全相反,根據我的實務經驗,有時候你真的把觀念或作法簡化後,聽的對象反而會覺得「啊?就這樣?」,或者是「恩,好像沒這麼簡單就能辦到」,於是, 簡單有效的答案似乎就成了別人不信任的原因,最後只能迫使自己把簡單的東西複雜化

過多的包裝與修飾恐怕只是假象

就像保養品一樣,原來大多數人都不清楚保養品的成本中,「外包裝」遠高過「裡面裝的東西」。明明你可以真的把錢花在扎實的內料上,但光是好內料你根本不會買,多數人寧可相信代言、包裝、廣告,最後就是付出了更高額的代價去買到應該可以很簡單、便宜的好東西。

另外像是商業/創業提案,這些年來我很少遇到敢拿少於 15 頁簡報就上台的團隊,儘管那可能只是校內比賽,或者是一個培訓過程中所需的成果展示,大家還是能塞就塞,鮮少有團隊可以非常具自信且扼要的呈現他們的內容。

因為我們都會揣測聽的人想知道更多,所以就會把想說的、能說的、不重要的都填上, 一方面表現自己很強大,二方面也希望不要讓對方覺得自己沒想過這些事,三方面展示自己非常用心與認真 。然而,真正的專家看在眼裡,心裏其實很雪亮,裡頭大概有 8 成以上內容都是灌水用的,真正有用的資訊其實少得可憐。

「化繁為簡」才是職場上的必備能力

我們從小到大的學習歷程,經常是在教我們怎麼「化簡為繁」,作業、作文、報告、讀書心得、申論,給你一個「點」你就要能化身為草間彌生弄得滿屋子都是「點」,但真正在現實生活中面臨複雜的問題時,我們經常需要「化繁為簡」的功夫,整理成別人聽得懂的資訊,然後要到資源,或者尋求協助。

這時候,你的學習歷程與經驗就難以幫上忙,因為你弄不清楚到底什麼才是重點。

我聘過很多種員工,最害怕的就是沒責任心、沒企圖心,以及抓不到重點的人。 一個人不會抓重點,意味著他聽老闆或主管講話也不會聽到重點,最後就是溝通的時間與成本增加,一件簡單的事要反覆好幾次才幹得好,效率當然很差

不要用「簡單」或「複雜」來評斷,有沒有成效才是重點

真正的大師,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說給你懂,如果連他自己都解釋不清楚,只想含糊混過去,或者說法顛三倒四,別懷疑,這是假大師。反過來說, 你不應該用「簡單」或「複雜」來看待別人的提案是好是壞,是用心不用心

簡單未必沒效,複雜也未必多縝密,關鍵是人。誠如前奇異集團執行長威爾許所說的:「要成一流公司,就要用最好的人,人是第一,策略是第二,只要人對了,策略就會對,如果把策略擺在第一,充其量只是得到一堆很炫的簡報」。

是的, 重點是對的人,能執行的人,有正確判斷能力的人,而不是一堆華麗的表格工具、數據分析,否則就算拿到厚厚的簡報檔案,也沒有意義

鍛鍊你的眼光、視野、格局,慢慢地就能夠分辨什麼樣的人可信,什麼樣的人你應該放棄, 不要對能說華麗複雜辭藻的人有過度的信賴,也不要覺得只是給兩顆阿斯匹靈的醫生就沒盡力醫治你

從曹丕爭奪接班人的故事看「選人用人」

最後說個故事來應證一下:

三國時期,曹丕為了贏得曹操的信任,企圖能拿下接班人寶座,於是組織了一群追隨他的智囊團,希望能順利接班。然而,因為競爭實在激烈,特別又有一個強大對手曹植,因此曹丕整天心煩意亂,最後想到了一個從未失策的老臣賈詡,於是跑去找他尋求意見。

任由曹丕天花亂墜扯東扯西,一下拍他老人家馬屁,一下又說自己一直無法脫穎而出,希望他給點錦囊妙計,將來升官發財都有機會,賈詡依然如老僧入定般聞風不動。

就在曹丕急著跟熱鍋上螞蟻一樣時,賈詡終於緩緩開口了,他說:「其實也沒別的,希望將軍您修養品德,勤於學習,日夜孜孜不倦,不違背作兒子的道義,這就夠了」

在外人聽來,這就如同廢話一樣,但對曹丕而言卻有如當頭棒喝。是啊,當曹操所有兒子都汲汲營營想博取好感時,反倒讓自己的爸爸都看在眼裡,這些人都在演戲給自己看。若能固守好原本當兒子應盡有的孝心,該有的本份,自然能讓父親曹操刮目相看。

之後,凡是曹操出征的時候,曹植就發揮所長,歌功頌德,發言成章,讓曹操十分高興;而曹丕則相反,他邊哭邊說,「父親,你建多大的功業,取得多大的勝利都不重要,希望您保護身體,平安回來。」兩人相差如此之大,不由得讓曹操陷入深思:「植兒說得好聽,他是不是在演戲?丕兒真心對我,重視父子親情,讓我感動。」

最終,曹操終於把接班人位置給了曹丕,這一切的策略成功,就是出於賈詡那有如兩顆阿斯匹靈般簡單有效的良藥之故。 人對了,事情就會對,關鍵不在給你幾顆阿斯匹靈,或者多複雜的藥單,而是那個給你藥方的醫生

不要被外在的包裝給迷惑,畢竟許多事的原貌本來就不複雜,往往是我們自己把自己搞糊塗了呀!

(本文經 大倫物語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沒有哪個曠世名醫,是靠著給兩顆阿斯匹靈藥成就的 〉;首圖來源:Wikipedia。)

你可能會有興趣


科技報橘 LinkedIn 上線!

最新科技產業動態、技術新突破、專業職能技巧提升 ....... 鎖定 TO  LinkedIn 專業品牌,提升職能與產業 Know-how,躋身產業菁英之列 https://www.linkedin.com/showcase/tech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