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風光歲月】日本電子業走向不可逆的衰落,背後原因和 iPhone、Intel 有關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日本的電子業自 1960 年起以影像處理相關的產品開始發展,如 VHS 影帶系統的播放器、錄製器、攝影機等,之後在主要財閥進入投資後,一批國際級企業如松下、富士通、東芝、日立、索尼、先鋒、夏普、尼康、任天堂、日本電氣迅速崛起,成了日本國力和品質的象徵,也在國際市場上佔有極大份額,但 21 世紀後日本的電子業面臨許多困難,原因在哪?(責任編輯:賴佩萱)

上世紀 70 年後期以來,電子產業和汽車產業一直是日本的兩大支柱產業。在平成時代(1989 年-2019 年),這兩個產業有著不同的結果。

總體來講,直到今天日本的汽車產業也保持著強大的競爭力,比起平成元年的 1989 年,日本的汽車產業地位其實是上升了,但是電子產業在平成時代的後半部分,相對衰落了。

日本的電子業走不下去了?

筆者認為日本電子產業的最高峰是從 1979 年到 2007 年左右。很多人認為,進入上世紀 90 年代日本的電子產業就不行了,但是從技術水平的提高、新產品的推出、企業的國際化等角度,日本的電子產業在上世紀 90 年代還是有大幅的提高。

從電子工業的日本國內生產總金額來看,二戰後日本的峰值是在 2000 年,大約為 20 萬億日元左右,之後開始緩慢下降。 這個下降主要是因為日本企業把一些生產基地轉移到了海外(主要是中國)或者讓外國企業貼牌生產(典型的就是富士康)

iPhone 的問世成了日本電子業的轉捩點

筆者認為,日本的電子產業開始出現問題是在 2000 年,而衰落走向不可逆轉是從 2007 年開始。2000 年-2007 年間,日本的一些優勢領域,比如家電、液晶、DVD、DRAM、太陽能電池等市場佔有率也在緩慢下降,主要是日本成本比較高,或者市場營銷力度不夠造成的。下面從三個角度去分析這個問題:

1. 硬體產品的角度

智慧型手機的功能代替了很多的產品,比如手錶和鬧鐘、電子計算器、數碼相機和傳統照相機、家用遊戲機、車載 GPS 導航儀、VTR 和 CD 以及 DVD 播放器、隨身聽、電視機、錄音筆、傳真機、電子詞典等。上面十多種產品, 日本企業都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生產大國,但是伴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這些產品也都不需要了 (應該說電子郵件和掃描儀出現之後,日本的傳真機市場就開始萎縮了)。

日本的電子工業開始衰落,這個是重要的原因,因為大部分傳統的電子工業產品都不需要了,沒有了市場或者市場萎縮,日本電子產業的勢力收縮是必然的。

2. 國際化大分工的視角

蘋果構築了一個以美國總部為首的全球供應鍊和價值鏈。生產部分是在中國大陸,負責組織生產的是以富士康為代表的台灣企業;iPhone、iPad 中的各種電子零部件則是從全世界採購,包含日本、美國、韓國、台灣、歐洲、中國等企業;美國的蘋果負責產品的設計、OS 的更新換代、產品的營銷等工作。

這個結果,本質上是美國企業根據時代的變化被迫做出的符合時代的創造。在傳統的電子工業產業,日本在大部分細分領域都戰勝了美國的競爭對手,而蘋果的戰略,某種意義上來講,也是被逼出來的。

3. 網路時代的企業競爭戰略發生了大變動

事實上,在 iPhone 出現之前,這個趨勢就已經出現了,那就是以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誕生為代表的 SNS 領域的出現。

美國的網路企業比起日本企業,具有明顯的優勢。美國的人口有 3.5 億人左右,日本只有 1.2 億人左右,且英文是全世界的通用語言,英文網站的潛在顧客是 60 億人口,但是日語網站的顧客只是 1.2 億人左右。

美國的資本市場比日本發達,且美國 IT 產業是聚集了全世界的人才加上美國發達的資本市場,人口加上資本,打造了快速增長的網路企業。

日本自身的電子業發生了什麼變動?

下面談一下日本企業相對衰落的一些其他的原因:

1. 成本

1990 年前後,日本的人均 GDP 達到了歐美相同的水平。人均工資和歐美企業也基本持平。由於上世紀 80 年代後期的地產泡沫,日本土地價格高騰,90 年代以後日本的土地成本和房地產租金甚至高過了歐美國家。90 年代,日本的人工成本是韓國和台灣的 2 倍到 3 倍,是中國大陸的 10 倍以上。

1985 年之後,日元持續升值。1995 年 9 月 22 日的廣場協議之前的匯率為 1 美元兌 240 日元左右,兩年左右日元升值到 1 美元兌 120 日元左右。1995 年 4 月 19 日,日元達到了二戰後的最高水平,1 美元兌 79.75 日元。

日本企業成本的上升,不僅僅在於日元的升值和人工成本的高昂,而且在成為發達國家以後,環境成本和合規成本也急速上升 。日本的環境破壞問題在上世紀 60 年代成為社會問題,70 年代以後逐步得到改善;日本國民的環境保護意識日益增強,對企業的環境保護要求和合規經營要求也日益增加。

2. 日本企業自身的結構和文化

二戰以後,日本逐步形成了終生僱傭制度。應該說,終身僱傭制度是日本戰後迅速趕上歐美國家的重要制度。在追趕歐美企業的過程中, 日本的目標非常明確,比如,大名鼎鼎的豐田汽車到上世紀 80 年代末,一直都在拆解美國通用汽車的汽車,通用汽車每推出一款新車,豐田汽車都要進行徹底的拆解和分析,進行逆向開發或者吸收其中的一些技術元素。

但是終身僱傭制度到了平成時代,威力就明顯下降了。很多領域的日本企業早已趕上了與歐美同行,因此這個時候需要的是,不斷的發明和創造、更有個性的員工、更加寬鬆的公司內部氛圍。

經過明治維新後 100 多年的發展,日本許多企業都成為超大型企業,隨之而來的就是大企業病。上世紀 80 年代,日本的一些知名創業家相繼去世或離開了一線,而平成時代的公司負責人,大多是大學畢業就加入某公司,認真工作幾十年後登上領導崗位的人,這些幹部的特徵是聰明但是缺乏個性,也缺乏第一代創業人的激情和掌控力。

泡沫經濟破滅之後,日本的大部分傳統產業都陷入了人員過剩和設備過剩的情況,按照日本的僱傭習慣,公司很難進行裁員,這也成了日本的電子產業在 1990 年以後,技術水平雖然不斷提高,但企業的盈利都被冗員吃光了,導致日本電子產業的大企業利潤都很低。

3. 日本的技術外溢、關鍵零部件的提供、人員的流動

日本之後崛起的國家和地區,都集中在東亞,這絕不是偶然。日本的技術外溢對東亞地區的發展起到了非常重大的作用,上世紀 70 年代以後,日本對東亞和東南亞地區的技術外溢開始重視。

事實上,田中角榮訪華之後,就不斷有日本的企業家代表團來華訪問。東亞國家和地區導入日本技術和資金的渠道有多種:購買日本生產設備和生產線、吸引日本企業投資辦廠、派留學生和研修生赴日學習、招聘日本退休技術人員、透過貿易到日本進行技術指導等。

韓國和中國的電子產業,每一家工廠裡都有大量的日本設備,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專利的保護時間。2000 年以後,韓國和台灣在許多電子產品領域迅速趕上或者超過日本,背後就有韓國和台灣企業自由免費使用過了保護時間的日本專利再開發的例子。

4. 技術路線與企業戰略

1G 和 2G 時代,日本企業是站在了全世界領先的位置。1999 年,日本的京瓷推出了全世界第一台帶有照相功能的手機,之後 NTTdocomo 推出了 iMode,是歷史上第一次在手機上使用網路,可說是領先了全世界。在上世紀 90 年代,日本企業在手機的小型化、電池的長效化、功能的多樣化等領域都走在全世界的前列。

但是日本通訊的標誌是自己獨特的標準。日本各個企業都按照日本國內的路線向前走(日本企業生產的手機稱為「ガラ系」,意思是就像加拉巴哥群島的生物一樣,走的是自己獨特的進化道路)。

2007 年,蘋果推出了 iPhone。除了 OS,手機的其他功能,都是既有的技術。蘋果做到了最佳的用戶體驗,日本既有的手機公司為什麼成為不了蘋果?本質上是日本這些廠商的體制造成的,因為日本所有生產手機的公司,都是綜合性的公司。

筆者掌握的材料顯示,這些公司的社長(CEO)沒有一個是手機事業部升遷上來的。 日本的體制在有追趕目標,或者追求既有產品的更加精細化的時候,是優於美國企業的,但是如果進行產品的戰略性轉變,日本企業的體制是很弱的 。日本(家電企業或綜合電機企業生產的)手機都是按照日本原來的延長線上在發展。

談到電子產業有一個繞不過去的話題,那就是光刻機,由於中興事件,讓光刻機這個極其特殊的設備走進了普通民眾的視野(光刻機被稱之為截至目前人類製造的最精密的設備)。日本 Nikon 和 Canon 的光刻機在上世紀 80 年代中期以後超過美國,這個技術優勢一直保持到 2005 年左右,2005 年後,荷蘭的 ASML 在技術和銷售量上超過了日本企業。筆者認為其中的原因有兩個:

  • 日本企業投入的持續研發資金不夠

上世紀 90 年代,日本的所有企業都受到了日本國內市場飽和以及泡沫經濟破滅之後的影響。半導體產業受到日美半導體摩擦的影響,對新技術的研發和設備的投入不如 80 年代那麼迅猛和大膽;90 年代後期,日本企業在存儲器領域(DRAM)敗給了韓國企業;也就是說,90 年代後期以後日本企業對設備的需求其實也減少了,單獨依靠 Nikon 一家企業去做巨額的研發是不現實的。

  • 企業戰略的影響

ASML 是荷蘭的企業,荷蘭是沒有完整的製造業體系的。這就逼迫 ASML 和全世界所有相關的優質企業與用戶去構成戰略聯盟。ASML 光刻機的鏡頭和照明系統是德國蔡司(Carl Zeiss AG)提供的,控制台是飛利浦提供的,而 Nikon 除了光源都是公司內部製造的。

現在美國英特爾、台灣的台積電都是 ASML 的大股東,本質上 ASML 和這些企業構成了戰略聯盟。半導體企業負擔了開發資金,股東企業成為 ASML 的固定的客戶,這個戰略聯盟的確是 ASML 勝出的關鍵因素。如果單純從光刻機的部件來講,目前 ASML 光刻機使用的零部件和光源,日本企業都可以製造。

5. 產業和產品結構的不同

日本電子產業相對衰弱了,汽車產業卻更加具有競爭力了,因為其背後的製造邏輯和發展路徑不一樣。上世紀 90 年代以後,家電產業嚴重模組化,其他國家企業可以透過進口模組簡單地組裝各種家電產品和筆記本電腦。

但是汽車產業就不同,汽車的零部件大約 2 萬個左右,必須重新設計和調整的。日本的經營學家,稱之為すりあわせ(英文翻譯為 Integrated,中文可以翻譯為複雜調整)。

直到今天一些複雜而精密的產品,日本企業依然是具有強大競爭力的。比如復印打印一體機、數碼照相機、內視鏡等,並沒有被後來崛起的韓國和中國企業所替代。過去 60 年,醫用內視鏡市場一直被日本的三家企業所瓜分,也就是奧林帕斯(市場份額大約為 70%)、Konica、富士能(富士膠片控股的下屬企業)。

從 Intel 的發展看美日半導體角力

許多中國人認為,由於日美半導體摩擦,日本受到美國的打壓,導致日本的半導體產業一蹶不振。客觀來講,即便美國對日本的打壓對日本半導體產業的發展產生了很大的負面作用,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市場經濟下打仗的是企業。

我們透過美國 Intel 在上世紀 80 年代和 90 年代的戰略,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日本電子產業衰落的重要原因。

Intel 在 1968 年成立,其主業是生產 DRAM,之後 Intel 受日本一家名為 Bizcon(ビジコン)的公司委託,開發了微處理器,但之後微處理器不斷更新換代。上世紀 80 年代中期,美國的 DRAM 敗給了日本企業,Intel 也在 1985 年 10 月,做出了退出 DRAM 領域的戰略決斷,專注於 CPU 的生產。

1993 年,Intel 推出了奔騰芯片(Pentium),到了 1995 年,Pentium 幾乎成為 CPU 的代名詞,但其實在 CPU 領域,Intel 是存在競爭對手的,那就是美國的 AMD 和 Cyrix。Pentium 芯片在推出兩年後,市場的佔有率只有 4% 左右,但 Intel 透過一系列的戰略和戰術,成功地讓自己掌握了電腦產業發展主導權,也成功打敗了競爭對手。

製造電腦需要複雜的技術,美日歐以外的企業沒有技術能力去生產。上世紀 80 年代和 90 年代初期,個人電腦產業發展的主導權在以 IBM 和東芝為代表的已開發國家的大企業手中,而 Intel 是眾多零部件廠商中的一員。

Intel 開發了 Chipset 和母板技術,還把這個技術傳授給台灣企業。母板對外的接口(Interface)是公開的,但內部是 Intel 的企業秘密,非公開,透過這種戰略,Intel 排斥了其他 CPU 生產廠商。

另外,讓個人電腦零部件模組化(Module)使沒有技術能力的企業,也可以透過購買母板、顯示螢幕、框體和電池就能生產電腦,如此一來,產品差異化變得更難,傳統的電腦生產企業 IBM 和東芝也就逐步喪失了產業的領導權。

上世紀 90 年代以後,電腦銷售量不斷增加,各種零部件成本也不斷下降,而電腦價格下降,導致銷量不斷攀升,意味著 Intel CPU 不斷增加。Intel 的豐厚收入,保證了 Intel 可不斷研發新一代的 CPU,維持產業的領先地位,而個人電腦發展的主導權就從電腦生產廠商轉移到了 Intel 。2002 年後,台灣企業開始在大陸設廠生產個人電腦,價格進一步下降,IBM 和日本廠商也就完全喪失了電腦生產的主導權。

2004 年,IBM 把個人電腦業務部門出售給香港的聯想(Lenovo),但其實在最初,IBM 是想找日本電腦生產的企業,但是沒有日本企業願意收購。相比美國 IBM 的迅速決斷,日本公司的動作就很緩慢,日本的 NEC 在 2011 年和聯想成立了合資公司,把自己個人電腦業務的一半股權出售給聯想、2016 年聯想控制了合資公司 90% 的股份,NEC 實質上撤出了個人電腦市場。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日本電子行業為什麼不行了 〉。)

你可能會有興趣


《TO》品牌活動「CONNECT」深度專題重磅更新! 

《TO》年度品牌活動 CONNECT 2020「5G 新經濟」新專題上線! 看台灣新創如何用 5G 翻轉各產業的傳統想像,打造意想不到的創新服務! 馬上報名 獲取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