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氣氣氣氣氣】川普想禁 TikTok,還沒氣到中國先把自己人氣死

Photo by Solen Feyissa on Unsplash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近期 TikTok 在美國爭議不斷,川普不斷放話要禁掉 TikTok,而 7 月 20 日眾議院也通過禁止聯邦機構使用 TikTok。然而,政府所宣稱的「TikTok 會產生國安問題」並沒有得到廣泛認同,反而激起許多 TikTok 使用者的反彈,尤其是年輕族群。TikTok 的美國使用者只增不減,使得其影響力越來越大,美國該如何處理這個逐漸超越臉書的社群平台,也是美國政府需要審慎思考的。(責任編輯:呂威逸)

「當初下載的時候以為是個玩笑,現在 TikTok 已經成為了我的日常。」
「所以你告訴我,美國禁不掉 3K 黨和突擊步槍,卻要禁掉 TikTok?」
「如果 TikTok 在美國被禁,我餘生都會在床上哭泣度過…」

7 月 6 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 FOX 新聞台上確認,正在考慮封殺包括 TikTok 在內的中國社交 app。

緊接著在週二,美國總統川普也做出了同樣的表態。「我們確實在關注(封殺 TikTok),這是一家很大的公司。」川普在電視採訪中提到,並表示封殺 TikTok 將會是他考慮用來懲罰中國的多個選擇之一。

但對於 TikTok 美國的死忠用戶來說,任何理由都不能接受。

美國要禁 TikTok?別開玩笑了!

40 萬粉絲的 17 歲用戶 Ashleigh Hunniford 表示,「如果 TikTok 被禁,就等於讓我失去了一群我最親密的朋友,失去我努力的所有結果。失去 TikTok 就像失去了一小塊我自己。」

在 TikTok 上坐擁 110 萬粉絲的 21 歲青年 Hootie Hurley 指出,TikTok 已經是自己的生計來源了,如果現在被禁,對於包括他在內的很多人來說,將會帶來非常嚴重的打擊,「TikTok 是我們隔離生活中無比重要的一部分,它正在幫助我們度過這場瘟疫。」

Hunniford 和 Hurley 不是個案。

自從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學校關門、社會停轉,人們被迫困在家裡,本來就頗受歡迎的 TikTok 更是迎來了爆炸式增長。對於 Gen-Z(2000 年後出生)、千禧一代(1990 年後出生)為代表的年輕用戶來說,TikTok 成為了標準配備。

《紐約時報》評價,在這樣一個長時間社交隔離的時代,TikTok 已經成為了年輕人進行創意表達和保持人際交流的重要平台。

對於這些手裡沒有選票的青少年來說,政治並不是他們很關心的話題。但是如果他們熱愛的東西被政治力量干擾時,他們也不畏懼發聲。

眼看著川普的禁令將影響他們使用 TikTok 的自由,這群年輕人坐不住了,紛紛站起來反抗。

川普被 TikTok 上的年輕人「耍」了

由於隸屬於中國母公司,TikTok 已經被美國政府盯上相當長一段時間。但六月中旬的「造勢鬧空城」事件,更讓川普和 TikTok 背後的年輕用戶直接結下了梁子。

6 月 22 日,川普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州 Tulsa 市召開競選集會,結果出席的觀眾遠未達到預期,大批空座位讓愛吹噓的他一時淪為笑柄。

此後就有多家媒體報道稱,空座位大量出現的一個重要原因,正是大批美國年輕網友參與了對他的惡搞活動,紛紛註冊(RSVP)這場集會,但故意不出席。

事情最開始,是家住愛荷華州的用戶 Mary Jo Laupp,在集會開始前發佈了一支影片,呼籲那些想看到川普孤單身影出現在集會上的人們立即去領票。

Laupp 的倡議很快得到了大批 TikTok 用戶響應。很多用戶貼出了他們註冊成功的通知,並以其作為背景發佈了各式各樣的影片。

正是因為 TikTok 上流行趨勢的病毒傳播能力,這些影片被更多的人看到,引發了他們的模仿——沒錯,很多參與者根本不在 Tulsa 當地,或者對競選政治毫無興趣,純粹因為跟風,直接導致了這場格外「叫座」的集會最後出席者寥寥無幾。

很多人還在網路上曬出了自己的「戰績」:

「我的 16 歲女兒和她在猶他州的朋友們搶到了上百張票。川普你被美國青少年耍了!」

繼續戰鬥:反抗 TikTok 禁令

在這一事件被媒體曝光後,川普政府開始變本加厲地攻擊 TikTok。截至目前,包括蓬佩奧、白宮貿易顧問 Peter Navarro 和川普本人都公開威脅將會封禁 TikTok。

然而這種禁令威脅並未起到效果,反而激起了年輕用戶們繼續戰鬥的慾望。

「如果你不讓我們好過,我也不讓你好過。」19 歲的 TikTok 用戶 Yori Blacc 在給川普的競選 App 打了一星之後如此留言。

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目前川普的競選 App Official Trump 2020 在蘋果 App Store 獲得了 26.2 萬個評價,滿分 5 分只有 1.2 分,其中一星評價佔絕大多數。可以斷定的是,絕大多數近期新增的一星評價,都來自對川普政府威脅封殺 TikTok 不滿的年輕用戶,其中一個證據就是,這些留言內容都有著相似的模板。

這些一星評價和留言,來自於一個在 TikTok 上自發形成的 hashtag #savetiktok。這個 hashtag 目前的總觀看數已經超過 4 億,裡面充斥著各式的面孔,用著在 TikTok 上流行的各式創意,傳達著一個主題:TikTok 很珍貴,讓我們發出聲音,別讓它被封掉。

#savetiktok 最初的發起者是 TikTok 上有著超過 3,400 萬粉絲、讚數逼近 9 億的網路紅人 Michael Le。

他在這支開啓了整個潮流的短影片裡表示,儘管 TikTok 有著各式各樣的缺陷,但它對於人們在疫情艱難時刻繼續保持表達和積極的心態,有不可忽視的作用。

「2020 是充滿挑戰的一年。不管你看影片還是自己創作內容,TikTok 作為平台,為我們帶來了最大的積極影響。它是有自己的缺陷,同時也以一己之力創造了一個巨大的社群,啓發著全球的年輕人。」
「TikTok 讓我可以養活家人,給我的粉絲帶來歡樂。甚至有人發訊息告訴我,他們在抑鬱的時候都會看看我的影片……現在我只需要你們做一件事,就是和我站在一起。如果我們的聲音足夠大,就一定會被人聽到。」

他呼籲自己的粉絲們:為了我們熱愛的事,去戰鬥吧!(Lets FIGHT for what we love.)

這支影片已經發佈了一周,觀看數超過 250 萬,有接近 50 萬人留言,並且不少人用 TikTok 的「duet」(同框功能)轉發原影片,參與了 #savetiktok hashtag。

#savetiktok 潮流中,還是有反對方

當然,也不是每一個用戶都選擇站在 TikTok 這邊。對於它是否真的像川普政府所說的那樣是一個「國家安全威脅」,年輕群體也有不同的看法。

以著名遊戲直播主 Ninja(Tyler Blevins)為例,他在 7 月 10 日宣佈自己已經在所有裝置上刪除了 TikTok,並表示,「希望能有一家不來自中國、在數據收集上不那麼激進的公司,能夠合法地複製出 TikTok 的概念,為人們繼續提供有趣的內容。」

延伸閱讀:【IG 超~進~化~】山寨 Tiktok,還要開放「抖內」功能

這則推文得到超過 12 萬個讚和 1 萬次轉發。不過下方互動數最高的評論也對 Ninja 的發言提出了質疑。

有網友說,所有網路產品都收集大量數據,包括 Facebook、Google、Twitter 和 Zoom,而且他們收集數據的策略更加不透明,「為什麼你說 TikTok 是個問題?」也有網友回覆:「我的數據被中國蒐集走了,又有什麼問題?」

資安即國安,但美國沒有 TikTok 給中國數據的證據

但其實,TikTok 不止一次表示,自己的數據保存在美國和新加坡。根據 TikTok 之前發佈的透明度報告,向它發起最多訊息調取和刪除貼文請求的政府機構,第一名是印度,第二名是美國,中國甚至沒有出現在列表裡。

《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 Geoffrey Fowler 和數據隱私公司 Disconnect 合作對 TikTok 進行調查,發現 TikTok 確實收集大量用戶數據,並且有一些收集行為會進行隱藏,策略可疑,不過總體上比 Facebook 等收集的少,並且也沒有任何向中國傳輸數據的證據。

就連歷來對在數據隱私話題上極為活躍的美國媒體 Vice 旗下的 Motherboard,這次立場也來了個 180 度大轉彎。其一篇文章標題直接點明:封殺 TikTok 是一個人權問題。

文章基本採用了前面提到的很多 TikTok 年輕用戶的看法,指出這個 app 幾乎是目前年輕人表達自己的唯一渠道,封殺它近似於剝奪這些年輕人的話語權,「這個問題沒有簡單的答案,但是要封殺一個十億用戶表達自己的平台,絕不應該貿然行動。」

文章指出了一個堅持 TikTok 威脅論的一方過度反應的事實:

TikTok 是第一家外國投資、並且在美國特別是年輕用戶群體間極受歡迎的社交媒體公司。從競爭的角度,這讓它對 Facebook 和 YouTube 構成了實質威脅。目前針對 TikTok 的擔憂,有多少成分是美國保護主義,有多少是對於外國影響和監控的合法恐懼,有多少是排外主義——已經很難說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為救 TikTok,美國年輕人終於忍不了了:「為了熱愛,去戰鬥吧!」〉;圖片來源:品玩。)

你可能有興趣


  想看更 ㄎㄧㄤ 的 TO?來 Twitter 就對了 -> https://twitter.com/TechOrangeTW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