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如各國民間團體積極倡議的遺址維護,那是捍衛文化的一種方式,當代的文明要用什麼方式保存,才能讓後代人類有機會一窺現代科技、社會是如何進化的呢?麻省理工學院於 1950年代埋藏了一個紀錄當時重大發展的時光膠囊,竟然意外地在近年被發現了!(責任編輯:賴佩萱)

大家還記得 2020 年 7 月 Github「塵封程式碼」的新聞嗎?他們將大量開源程式碼刻入膠片,打包運向北極,準備在這個遠離硝煙戰火的地方流傳千年,等待後人的「考古」。

於是我們就想到了 2015 年麻省理工學院(MIT)曾發現一枚 1957 年的「時光膠囊」(指將現代發明創造的有代表性意義的物品裝入容器內,密封後深埋地下,等待後人發現),儘管埋藏不到 60 年就被發現了,但仍然轟動一時。

1957 年埋的時光膠囊,記錄著當代最重要的發明

據了解,這個時光膠囊的埋藏是在當時的 MIT 校長 James Rhyne Killian 的指導下完成的。膠囊中有一份《A Scientist Speaks》文稿、一枚波士頓第一國民銀行發行的硬幣、一個 MIT 1957 屆畢業生的紀念水杯、一個湯力水瓶、一份合成青黴素的樣品,而其中最有意義的是一個冷子管(Cryotron),它由 MIT 在當年開發完成,這之後取代了電腦中複雜昂貴的電晶體。

MIT 稱,時光膠囊裡有一封 Killian 校長的信,詳細解釋了時光膠囊裡的物體。裡面有著自 1957 年以來的各種科學理論和其他技術設備的文件,包括當時一些流行的報紙,它們代表了 20 世紀 50 年代最重要的時事。

這些物品是為將來一個非常遙遠和高度進化的文明而保存的,以便他們(以及我們)這一代以某種方式被記住。

膠囊意外被發現了,MIT 灌入「氬氣」再次保存

那他們是如何意外發現這個時光膠囊的呢?部落客 Andrei Tapalaga 最近在 Medium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淺談了他對此的看法。

原來時光膠囊是在 2015 年建立一個新的奈米技術實驗室時被偶然間發現的。這個時光膠囊是由 James Rhyne Killian 校長和電機工程教授 Harold Edgerton 於 1957 年埋下的,膠囊的標籤上寫著:「在西元 2957 年之前,請不要打開」。

膠囊裡還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東西叫做冷子管。在 Killian 校長寫的信中,它被定義為一種不為人知的電子設備,它是由 MIT 的 Dudley Allen Buck 在 20 世紀 50 年代發明的,當時人們希望它能超越晶體管成為未來的電腦零件,而這之後它也確實取代了電腦中複雜昂貴的電晶體。

麻省理工學院 1957 年建造的時光膠囊與 1939 年埋在紐約世界博覽會上的時光膠囊有某種相似的設計,都用了一種耐用的玻璃,這種玻璃是特別為長時間埋藏而製作的膠囊。

據說,MIT 已經將這個時光膠囊重新密封起來,為了防止膠囊中的東西氧化,他們還往裡灌入了氬氣,埋在了另一個地方,但仍然留在 MIT 的校園內。他們還表示將更好地保護時光膠囊,避免像這次一樣沒到預定時光就被發現了。希望它能夠堅持到 2957 年。

MIT 為什麼要埋下一個留給 1000 年後時光膠囊呢?

我們都知道麻省理工學院一直是世界頂尖的培養工程師和信息學家的大學。即使在科技還不發達的早期,他們也帶來了一些偉大的發明,這些發明可以說是徹底改變了現在。

在 20 世紀 50 年代和 60 年代,MIT 發生了一些重大事件,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重新定義了前當代教育,比如說讓女性在接受高等教育時獲得與男性同等的機會,因為他們知道,教育是一個人進化和真正確定其能力的唯一途徑,這種能力可以用於技術進化和人類進化,這就是為什麼給後代留下一些東西是如此重要

而為什麼要埋下一個開封期限長得不像話的時光膠囊呢?

裡面一封寫給未來的信是最好的解釋:「我們無法猜測下一個千年的世界會是怎樣,甚至不知道你們會不會將我們的時代視為科學時代,但是我們可以確信你們對這個宇宙的理解將比我們深得多,而我們也為這一點做出了些許貢獻,我們希望你們能夠繼續在追逐知識的道路上獲得成功。 」

(本文經合作夥伴 大數據文摘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MIT“劫胡”了一個留給 2957 年的時間膠囊,60 年前校長埋下了啥〉。)

你可能會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