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玉清在 TikTok 成為封頂流量王】一句雪花飄飄~把歐美年輕人都收服了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小哥費玉清在去年舉辦告別演唱會後引退歌壇,不過這幾天他的名曲《一剪梅》在網路上爆紅,讓對於這首歌相當熟悉的我們感到又驚喜又疑惑。迷因在台灣已經成為年輕人的網路文化之一,而本篇文章從中國網友的視角,分析「雪花飄飄北風蕭蕭」這八個字爆紅的原因。(責任編輯:呂威逸)

已經於 2019 年隱退的甜歌天王、媽媽之友費玉清,最近突然成為了年輕人之間的新潮流,而且還是西方年輕人。

曾經紅遍華語樂壇的一首《一剪梅》,在 35 年後魅力不減,再次洗了西方青少年的腦。在 YouTube 上,《一剪梅》MV 播放量已經突破 1600 萬,留言 5 千多則,甚至一度被頂到首頁。在海外音樂榜單 Sportify 上,《一剪梅》衝到了紐西蘭、挪威榜第一名,芬蘭、瑞典榜第二名。在 Twitter 和抖音上,最時髦的網紅們都在洗版「北風飄飄雪花蕭蕭」。

見面先說一句「雪花飄飄北風蕭蕭」,暗號對了你就是我的好朋友。

還有人說,「如果世界毀滅,《一剪梅》應該會在片尾字幕的時候播放。」

朋友,黑人抬棺已經過氣了,雪花飄飄北風蕭蕭。

雖然大部分西方網友都聽不懂《一剪梅》到底在唱什麼,但這不影響他們和《一剪梅》優美的旋律和歌詞裡豐富的情緒產生共鳴。

說歸說,鬧歸鬧,《一剪梅》誰聽誰知道,在各個平台的《一剪梅》影片下,都出現了大量不請自來的西方粉絲,甚至有人為這首歌苦學中文,結結巴巴地跟著唱。

有些人只會聽歌曲高潮,但我從頭到尾聽完整首歌。

而在所有《一剪梅》二次創作中,品質最高也最受歡迎的還是來自中國爸媽們的正宗翻唱。有不少華裔子女拿《一剪梅》去考驗自家爸媽,事實證明這八個字自帶 BGM,沒有一個中國爸媽能正常唸出「雪花飄飄北風蕭蕭」。《一剪梅》甚至成了兩代人之間溝通的新連結,讓從小說英語的二代華裔第一次發現「我媽用中文唱歌還蠻酷的」。

各種廠商也趁熱打鐵推出《一剪梅》周邊,普通 T 恤手機殼印上這句歌詞立刻身價倍增,西方人買到手還是非常開心。

甚至有口罩

隨著「雪花飄飄北風蕭蕭」的病毒式傳播,越來越多的西方網友發現了這兩句話的妙處:它發音押韻朗朗上口,卻又意境深遠經得起推敲,不管在什麼場合都能來上一句。《一剪梅》就此成為少有的網路中文梗,晉升文化迷因。

萬惡之源「蛋頭男」

直接讓《一剪梅》走紅的,是中國軟體快手,叫做蛋哥的一部短片。

影片中穿著黃衣服,頭型宛如一粒蛋的蛋哥在大雪中一邊旋轉一邊唱「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在兵荒馬亂的世界裡,蛋哥顯得如此從容,冰天雪地中他淡淡的一笑,宛如《一剪梅》最好的精神註解。

這部影片被 YouTube 頻道 Buhj 分享出去後,立刻引發了西方網友的哲學迷思:

為什麼他的頭像一粒蛋?

為什麼他要在雪裡轉圈?

他到底在唱什麼?

在群眾求英文版的熱烈呼聲下,有懂中文的網友把「雪花飄飄北風蕭蕭」翻譯成「The snow falls and the wind blows(下起了大雪,吹起了大風)」,表達了一種人生達到了谷底,卻無能為力的無力感。

於是,「雪花飄飄北風蕭蕭」開始成了「人生慘淡」的代名詞,不管是又看到了讓人心煩新聞還是被迫加班,都可以來上一句「雪花飄飄北風蕭蕭」。

是什麼洗了外國人的腦?

《一剪梅》的走紅和變異,是典型的文化迷因(meme)傳播現象,在中國網路上,我們一般叫它「玩梗」。

英國動物學家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 1976 年的專著《自私的基因》裡,第一次提出迷因的概念。和人類的遺傳因子對應,文化迷因也可以通過他人的模仿而得到複製,並在傳播過程中發生變異和進化。

舉例而言,當某個觀念(或符號)被人類接受後,可以經由模仿和學習複製到不同人的大腦中。而經過複製的觀念不會與原來的觀念完全相同,進而引發二次傳播。這些彼此相似但有所不同的觀念則在散布時互相競爭,呈現出不同的散播能力,因此出現類似自然選擇的現象。

而一個觀念想要成為迷因,需要經歷 同化、保留、表達、傳播 四個步驟(Heylighen F., 1998)。

回到《一剪梅》這個例子。

在同化階段,首先看到《一剪梅》影片的人被蛋哥的造型或者他的歌聲吸引注意力,這段影片在他的腦中揮之不去,這段旋律在他耳邊循環播放,從而成為迷因的第一任宿主。

保留階段,迷因會存留在宿主的記憶中。其實,我們一天中聽到看到的許多東西都會被很快忘記,一個成功的迷因必須能長時間地留在宿主的記憶中,讓人時不時地想起,回味無窮。迷因停留的時間越長,通過感染其他宿主而傳播的機會也就越多。

第三階段,宿主會主動地表達迷因。

被《一剪梅》洗腦的宿主不由自主地哼唱,在文章中或朋友圈中使用「雪花飄飄北風蕭蕭」,或者把影片連結發給沒看過的朋友,都可以視作一種表達。

這些表達可以是二次創作,也可以是原樣傳播,每次表達都會為原本的迷因增添新的內涵,逐漸變異出「雪花飄飄北風蕭蕭」的不同玩梗形式。

比如在翻車圖上加入「雪花飄飄」

第四階段,迷因被更多的人接受,引發新一輪傳播。

綜上述所言,一個文化現象想要成為迷因並不容易。成為迷因的現象一般至少三個特徵:客觀上具有明顯性、容易被理解和接受;在保留階段具有不變性,可以被忠實地再現;具有連貫性,和宿主的其他經驗互通。

迷因的選擇標準(Heylighen F., 1998)

對於非中國網友來說,《一剪梅》的明顯性其實並不優秀。由於不理解歌詞的含義,或對中文文化抵觸,《一剪梅》在西方網絡的傳播天生劣勢,但蛋哥優秀的演繹讓這首歌重獲新生,引發了網友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從側面補足了明顯性,還順便傳播了中文。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則是一句可以以文字形式或曲調形式忠實再現的曲段,經過多次傳播仍然可以被立刻識別,不至於變得面目全非。而連貫性則是西方網友將「雪花飄飄北風蕭蕭」納入自己生活體驗的內化過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雪花飄飄」時刻

在網路爆紅後,「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得到了新興詞典 Urban Dictionary 的肯定。

這本網路流行語全集明確指出,「這句話的應用場景十分模糊,可以代表任何意思」。

也就是說,哥們兒,別問那麼多了,說完一句話加上「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就完事兒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一剪梅》怎么就洗了外国人的脑?〉。首圖來源 antonbe from Pixabay

你可能會感興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