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36 萬你買單嗎?】疫情下的陪伴需求,讓 AI 性愛機器人來填補你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為了避免大規模群聚導致疫情擴散,各國政府建議民眾沒事待在家不要出門,少了社交活動,卻多了孤獨感,同時也帶動起 AI 性愛機器人的商機。或許機器人能滿足人類需要陪伴的情感需求,但他/她能取代和人類相處的那種真實感嗎?(責任編輯:賴佩萱)

如果 AI 機器人可以塑造成理想情人,你是否願意和他/她發展成為靈魂伴侶?

近日,據 Business Insider 消息報導,在新冠疫情以來,全球首款 AI 性愛機器人 Harmony 銷量激增。據她的創始人 Matt McMullen 介紹,Harmony 擁有精緻的五官、完美的體態,同時 AI 技術的融入,可以讓它輕鬆捕獲人類的聲音和表情,做出智慧化反應,是陪伴孤獨人類的不二之選。儘管售價高達 12000 美元(約台幣 360000 元),疫情期間銷量仍然持續見漲。

不過,AI 性愛機器人市場的快速擴張,也引起了相關專家的警惕,他們表示政府需要介入其中,並實施全面監管。

全球首款 AI 性愛機器人,12 種個性任你挑

日本推出「妻子」AI 機器人,外形逼真、有正常體溫、可簡單交流,售價十萬,上萬台一售而空;美國 AT&T 實驗室推出機器人洛克希,會聊天、能傾聽,還有奔放、狂野、害羞、冷淡多種性格可選。

不過,真正意義上的首款 AI 性愛機器人,是 2017 年由美國加州 Abyss Creations 公司研發推出的 Harmony。目前,這款機器人正以 12000 美元對外出售。

據瞭解,Harmony 除了具有同類機器人的體態、功能外,還有一個更加智慧的 AI 大腦。它融合亞馬遜的 Alexa 語音系統,能夠對聲音作出精準回饋,各種話題都能聊上幾句,同時,自帶的智慧化軟體系統,讓它可以對以往的聊天內容進行儲存、記憶,瞭解伴侶習慣和喜好,比如喜歡什麼食物、愛看什麼電影。可以想像,長時間的陪伴累積後,也許機器人對伴侶的瞭解可能超越人類。

同時,Harmony 的搖頭、眨眼也非常逼真、自然。而且據她的創始人 McMullen 介紹,用戶可以選擇性訂製 AI 性愛機器人的個性類型,Harmony 現已具備 12 種人格特質,包括性感、有趣、天真、善良、害羞等等。

目前這款機器人除了頭部及四肢外,主體部分還無法移動。不過,McMullen 表示未來 20 年內,移動和行走都能夠被實現。

疫情推動的商機!AI 性愛機器人可以排解你的孤獨感

毫無疑問,AI 性愛機器人的目標就是無限趨近於人類,但它是否能夠取代人類成為親密伴侶呢?答案可能來自人類的需求和看法。不過,從近期的市場銷售數據來看,需求可能在增加。

近日 McMullen 發現,新冠疫情期間,Harmony 的市場銷售額至少增加了 50%。對於這一激增現象,他解釋為疫情之下,陪伴需求的增加。「如果過去用戶只是考慮這件事,那麼現在他們會變得更加開放,疫情期間的自我隔離,讓他們孤獨感倍增,最終做出了選擇」。

事實似乎確實是這樣。另一家玩偶公司 Silicone Lovers 同樣表明,自去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AI 性愛機器人的訂單一直在湧入。「似乎每個人都在惶恐,試圖在被迫隔離之前得到一個洋娃娃」。

這一現象的出現不難理解,當社交越來越成為壓力,孤獨成為無法排解的情緒,AI 性愛機器人自然成一種最佳選擇。他們可以傾聽,可以回應,不會拒絕或發脾氣,而且可以訂製個性、身材、樣貌,滿足自己對理想情人的外在所需。

AI 性愛機器人有可能取代真實伴侶嗎?

可以說,AI 性愛機器人在輔助、陪伴人類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據瞭解,早在 2017 年沙烏地阿拉伯就授予了一位 AI 性愛機器人 Sophia,以公民的身份,成為了世界首個 AI 機器人公民。

不僅如此,隨著 AI 驅動下的機器人越來越智慧化,一位性愛機器人開發者 Sergi Santos 坦言,他正在醞釀與他的機器人伴侶 Samantha 生一個孩子。同時,他還表示:「人類與機器人的婚姻未來將會十分普遍」。

但對於大部分人類來說,AI 性愛機器人還僅是一個陪伴工具,而不能取代人類之間親密感情的需要。

有網友表示:「與女友的關係是建立在親密、依戀和互惠的基礎上的。這些始終是機器無法複製的。」

如果只是為了滿足性的需要,可以選擇機器人。

不過,這一觀念未來是否會有所改變,可能要看未來 AI 性愛機器人到底會發展到何種程度。

和 AI 性愛機器人密切互動,可能產生資安風險、健康疑慮

近期,該產業的快速發展引來了相關政府部門的監管。11 月,美國陸軍工程兵部隊、杜克大學及其他機構,在一項專項研究表明,AI 性愛機器人很可能帶來資訊安全和人身傷害的風險,因此,專家呼籲在 AI 性愛機器人需求急速擴張的當下,我們必須保持高度的警惕。

性愛機器人作為伴侶,會與人類有密切的身體接觸,而這很可能因機器人材質、或在接觸過程中產生的化學反應,而引發健康問題。另外,注入 AI 技術的機器人,也存在竊取用戶資訊的風險。比如,為了瞭解用戶的喜好,機器人會對用戶對話、行為等數據進行收集和分析。

對此,公共政策專家的態度是必須參與到 AI 機器人的創作過程中,對於機器人材質、數據的收集和使用實施全面的監管,以採取一些規範性措施,保證機器人玩偶生產和使用的安全性。

事實上遠不止如此,對 AI 性愛機器人的質疑還包括,女性性物化、性暴力、道德風險以及心理上的扭曲。據瞭解,某些開發商會專門針對戀童癖的用戶,設計出類似小孩身高、樣貌的玩偶,供這些用戶使用。

這種行為只會加劇人性的扭曲。

對此,一位 AI 倫理學文化教授 Kathleen Richardson 表明,希望全面禁止公司銷售性愛機器人。

你認為 AI 性愛機器人對人類的價值是利大於弊,還是反之?

(本文經合作夥伴 Knowi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疫情推動 AI 性愛機器人銷量激增,專家:需全面監管!〉。)

你可能會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