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報紐時真的能「拆掉譚德賽對台灣的攻擊」嗎?一文解析集資活動的邏輯謬誤

截圖自嘖嘖集資頁面 – 集資刊登紐約時報全版廣告:台灣人寫給世界的一封信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上週五(4 月 10 日),數名台灣 KOL 發起「刊登紐約時報全版廣告」的集資活動,短短 1 天就募得超過 1 千萬的資金。根據 嘖嘖上的描述 ,活動發起的目的,是希望「讓全世界知道台灣在疫情期間做了什麼,讓真相拆掉譚德塞對台灣的惡意攻擊。」問題是,登報刊登真的可以達成這個目的嗎?以及,台灣人真正該追求的目的是什麼?

本文作者 Dustin 是 GMAT(研究生管理學入學考試)的教師,透過邏輯分析,讓我們了解集資活動的思維謬誤,並且學習做商業決策時應該具備的邏輯思維。(責任編輯:郭家宏)

關於募資登報公開信的事件,過去幾天,我的同事們已經從各個角度優秀地分析了這次事件的優劣。接下來我的角度只是一些隨筆,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下在這次事件中看到的,常人在做邏輯分析、決策規劃時常見的謬誤。

很多同學問我,到底怎樣才能讓邏輯思維變好?其實這個問題看似很大,要講可以攤開來講三天三夜,但是不要忘記,再大的宇宙一開始都是由大爆炸前的一個小點誕生的。從 0 到 0.1,遠比從 1 到 100 還要困難。

那麼, 什麼是邏輯思維的開端呢?其實就是「好奇心」。

這個好奇心不是說你打開 IG 刷動態看看大家都做了什麼,也不是說打開網路看看明星又有什麼八卦。

這個好奇心是對世界上任何事物背後的「本質」的好奇。

如果直白來講,就是兩句話:

▌任何已發生的事情,背後肯定都有個原因或目的(存在即合理,不論理由多誇張)
▌任何未發生的事情都要討論是否有其存在的必要或目的(找不到理由,那就不該做)

接下來想要就這一次的事件,分享我所看到的邏輯思維謬誤。

命題是最重要的:清楚定義命題,再去下手執行

很多人都會背 5W2H(why, what, who, when, where, how, how much),但是實際上在運用時卻是相當凌亂的。 比起「條列」這些因素,更重要的是「思考的順序」。對於常人而言,要掌握決策的思路,最重要的只有先掌握一件事: 我到底想要達成什麼目的?

舉例而言,這一次公開信刊紐約時報,到底我們想要達成什麼目的呢?是想要跟譚德賽吵架?是想要發洩?是想要做面子?還是想要爭取世界對台灣的注意跟認同?

當我把上面這個問題用選項攤開來時,我想大家都會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是「爭取世界對台灣的注意跟肯定」啦!

但很可惜地,做決策的人卻不一定意識到這些事情。如果你有看過第一版的公開信,就會發現全文寫得比較像是「跟譚德賽吵架」的語氣,決大部分的版面都是在對譚德賽指責,只有少部分講述到台灣對世界的貢獻,更有甚者,標題(新聞媒體的標題非常非常重要)還用上了「This attack comes from Taiwan」,兩個外人吵架,可以爭取美國閱聽大眾的認同嗎?想必很難。

剛剛說過,沒發生的事情應該討論是否有其理由或目的,但是已發生的事情(公開信已經擬出來了),那麼它的存在背後必定有個理由。

那麼為什麼這次事件的決策者,會犯了這樣的錯誤呢?

常人的邏輯思維謬誤:方法跑得比目的還快

很多人都說「先做了再想」、「邊做邊調整」、「從錯誤中學習」。沒錯,我並不反對這樣的思維。但是 這並不代表「做之前可以什麼都不想」。

最終的目的/你想收穫什麼應當要在做第一步之前就確立,「邊做邊調整的」應該是為了達到這個最終目的,在中長期遇到不可預知的事情時,我該怎麼臨機應變調整。

就好比說,我先確立了我人生四十歲的目標是要賺到三千萬(通俗一點)。那麼我可以在短期先選擇考一個好學校,然後規劃考完好學校之後進入一個跨國公司職位,然後一步一步往上爬。但是如果中間遇到考試失利,而導致沒辦法進入到好學校呢?那麼我們應該是看看「還有哪條路可以讓我通到這三千萬」。

但是常人的邏輯思維卻是:反正我先考到好學校再說拉!

當然對於人生價值觀而言,這沒有什麼好辯駁的。一個人總是有其對待自己生命的各種態度,但是 對於制定計劃來說,「方法跑得比目的還前面」是相當危險的。

像是這次的事件,主事者有可能只是單純覺得「我在國際上要討回公道!」、「我要向國際發聲!」,所以第一時間想要登紐約時報,且因為這樣的情緒,所以寫出來的第一版公開信也是以「討回公道」為主體。

但是問題在於:「把情緒當目的,方法服務情緒,做了才找目的」這件事真的是正確的嗎?事實上,這也是很多人常犯的錯誤。

就像是通常都在外食的人突然被廣告燒到,很想買個氣炸鍋,就會先說服自己「買了可以蒸口罩哦」,然後興高采烈地買下去。其實你心裡根本知道你買回來根本不會煮飯也不會煮口罩。你只是想買而已,但你不願承認。

事實上很多廣告的設計也是用這樣的角度來刺激消費的:給消費者帶起一種情緒,然後讓消費者藉著這個情緒創造一個他根本不需要的目的,於是他就會順著這個情緒購買。

比如:ipad 一直宣傳他是「生產力工具」,可以取代筆電,但是除了少部分的人,大部分為了「生產力」買 ipad 的人最後都變成一句名言:「買前生產力,買後愛奇藝」。

扯遠了,說回來。

如果願意靜下心來,好好思考「想討回公道,所以我登紐約時報」,就知道這邏輯是不通的。

▌登紐約時報真的能夠討回公道嗎?
▌什麼方法才能真正討回公道?
▌甚至最根本的:「想討回公道」這是你想達到的最終目的嗎?

就算想了目的,也沒有往上位想:最終目的是什麼?

對於我們而言,最終目的應該不僅僅是「這一次的公道」,畢竟你又不可能去國際法庭按鈴申告譚德賽,公道只能自在人心。

相信大家都能清楚,我們的最終目的應該是「提升台灣在國際間的能見度,拉攏國際大眾注意以及善意認同」。不要在路上跟譚德賽打架,結果忘了繼續往前走。

若目的不夠明確,方向仍然會迷航

「提升台灣在國際間的能見度,拉攏國際大眾注意以及善意認同」

這是一個很美麗的標語,很適合使群眾擁戴,尤其是在選舉時或募款時,力量相當於「讓美國再次偉大」,或者「Change!」但是做決策時如果還停留在這種模糊主觀的標語,那麼開會時將會非常痛苦。 就如同老闆今天開個會說「大家一起來討論一下公司的願景」,你一定滿臉黑人問號,三小?

在正式下去想方法前,我們還要去想:「國際間」指的是哪些國際?你要爭取歐美?東亞?東南亞?中東?非洲世界?

「注意」指的是哪種注意?眼睛掃過標題像是掃過橫幅廣告的那種注意?願意上網主動搜尋「台灣」的這種注意?

「善意認同」是哪種善意?在銀幕前點點頭微笑的善意?跟親朋好友提起台灣的善意?願意主動來台灣玩的善意?(你對黑人抬棺的微笑,廣義上也是對他們行為的「善意」)

所以接下來就可以 進一步具體化命題 :「誰是我們現在最該爭取的?」「我們希望得到哪種注意?哪種注意對我們最為有利?」「我們希望對方做出什麼樣的認同舉動?哪種認同舉動對我們最有利?」

比如激烈想完之後,我們希望的是:

▌得到 G20 主流工業國家的認同,因為他們對國際事務有主導權,可以提升台灣未來在國際事務的話語權。
▌得到的注意希望是主流國家的大部分民眾,因為這些國家都是民主國家,主流民意會影響領導層與決策(當然這有待討論)。
▌希望對方認同的方式是更多人知道台灣,願意增加對台灣的民間交流(旅遊、經商)以及合作。

確定了這個目的後,我們就可以來鋪陳接下來一連串的問題了:

▌我們現在在的位置在哪裡?
▌手上的資源跟潛在的資源通通都有哪些?
▌要達到這個目的,總共有幾條路?
▌這幾條路中間都有哪幾個階段?
▌每個階段最重要的目的是什麼?
▌每個階段各自需要做什麼?在哪裡做?由誰來做?何時做?怎麼做?做多少?

到這時,刊紐約時報可能會是選擇之一,但不一定是唯一選擇或者最優選擇,同樣的四百萬可能可以拿去做別的事情(大概是三百萬個口罩?希望不要換來一堆 Errrr…)。

就算決定要刊紐約時報,行文的語氣也能夠正確地導向「說服受眾」,而不是罵倒譚德賽。

(本來還想要打更多,但是好累。那天看到新聞就瞬間做了一堆筆記。筆記上還有這些,容我下次再討論:

▌代理人問題:執行者的目的與出資者的目的不一致
▌說服中的代入思考:對方是認同者,還是無感者,還是反對者?我要怎麼說服?對方真的會這樣想嗎?對方需要什麼?
▌如何認清無價值的溝通:發現雙方最終目的不同,且彼此互斥,毫無融合的可能。反之,只要能發現目的融合的可能,該溝通就仍有價值。)

(本文經 Dustin De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為 〈募資登報公開信的邏輯思維謬誤 〉。首圖來源: 嘖嘖集資頁面 – 集資刊登紐約時報全版廣告:台灣人寫給世界的一封信

更多關於邏輯思維的技術

【早稻田 MBA 決策術】超強邏輯訓練,專業經理人都在用的決策 SOP
用「邏輯」拆解二手資料謬誤!五成離婚率=每兩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嗎?
提案寫作邏輯課:別再想什麼就寫什麼,請回到基礎「金字塔結構」開始練起


《TO》品牌活動「CONNECT」深度專題重磅更新! 

本周主打「精準醫療」專題,看企業、醫院如何導入科技,開創嶄新的醫療服務,找出台灣下波隱形機會! 馬上報名 獲取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