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藥廠 Gilead 是何方神聖?除了瑞德西韋,B 肝、愛滋藥物也是它研發的

新藥研發示意圖,此非 Gilead 的實驗室照片。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武漢病毒已造成百人死亡,但近期美國醫療團隊為患者注射尚未批准的新藥「瑞德西韋」之後,患者的病況明顯好轉。瑞德西韋被視為治療武漢肺炎的希望,研發該藥的藥廠 Gilead 正與中國合作,進行瑞德西韋的臨床測試。

除了瑞德西韋,Gilead 也研發了治療流感、B 肝、C 肝、愛滋病等藥物。這家位於矽谷的藥廠是何方神聖?(責任編輯:郭家宏)

近日,美國醫藥研發公司 Gilead 開發的抗病毒藥物瑞得西韋(Remdesivir),被初步認定對於治療 2019 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具有顯著效果。

北京時間 2 月 4 日,這款藥終於抵達中國。目前該藥已經正式開始臨床測試,已有數百名不同情況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接受該藥治療。

這家總部位於加州矽谷 Foster City 的公司,就此一躍成為全球最為關注的醫藥公司之一。據金融交易軟體 Robinhood 的數據,其股票交易在過去幾天的活躍度僅次於特斯拉。

Gilead 究竟是何方神聖?它是一家怎樣的公司?它的藥是怎樣被發現有用的?為何有用?這幾天的 Gilead,又做了哪些事?面對專利爭議,它是怎麼回應的?

今天,我們就來認識一下 Gilead.

曾受登革熱所苦,Riordan 創辦製藥公司 Gilead

公司全名 Gilead Sciences,中國名稱吉利德科學,英文名讀音為/ˈɡɪliəd/。

Gilead 於 1987 年創立於加州 Foster City,因此也可以算作一家「矽谷公司」。創始人為前醫生 Michael Riordan。公司第一筆外部融資 200 萬美元(約新台幣 6100 萬元)來自 Riordan 曾經工作過的 Menlo Ventures,一家矽谷老牌風投基金。

雖然你可能從未聽說過這家公司,但是看看它的顧問和董事陣容,你就知道它的實力:

▌先後有兩位諾貝爾獎得主在 Gilead 擔任科學顧問,分別為前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主席 Harold Varmus 和人類基因組計劃的重要貢獻者 Jack Szostak.

▌美國前國務卿喬治.舒爾茨(George P. Shultz)、英特爾創始人戈登.摩爾(Gordon Moore)曾擔任該公司董事;前美國國防部長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Rumsfeld)曾經擔任董事長。

Gilead 創辦後曾經做過抗癌藥物,後來將研發精力主要用於抗病毒藥物,其產品對愛滋病、B 肝、C 肝、流感等有優秀的效果。近日引發關注的「新冠神藥」瑞得西韋(Remdesivir),開發初衷是治療伊波拉病毒引發的伊波拉出血熱。

為什麼從創辦至今,Gilead 一直聚焦於抗病毒藥物?這是因為創始人 Riordan 在菲律賓從事醫務工作時曾染上登革熱,這種由病毒感染引發疾病在當時很難治癒。

Gilead 研發 B 肝、愛滋的相關藥物,取得不錯的成績

Gilead 第一款獲得極大成功的產品是韋瑞德(Viread)/ 替諾福韋二吡呋酯(Tenofovir disoproxil),一款用於治療慢性 B 肝,並且可以用於高危人群預防 HIV 感染和治療愛滋病的前體藥物。該藥於 2001 年首次獲得治療愛滋病的批准,是目前世界使用最廣泛的抗逆轉錄病毒藥物之一。

Gilead 的科研對全球抗擊流感這一傳染性最強的疾病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著名的流感藥達菲(Tamiflu)/ 奧司他韋(Oseltamivir),就是由 Gilead 的研究人員首先發現和合成,後來才將相關的專利授權給全球排名第一的藥業巨頭羅氏(Roche)生產和銷售。

本世紀的第一個十年,Gilead 的主要精力投入到了抗愛滋病藥物上,先後推出了暴露前預防藥物 Truvada、單一片劑 Atripla 等在抗愛滋領域排名靠前的藥物。

在 2006 年,該公司收購了製藥公司 Corus Phama,開始進入呼吸道藥物領域。

經過多次收購,Gilead 極大地擴展了自己在醫藥市場上的版圖。2012 年,其已經開發的愛滋治療藥物 Truvada 再被批准用於愛滋預防;2013 年,該公司開發的用於治療 C 肝的藥物 Sovaldi 成功上市。同年,《富比世》雜誌將其評為世界上第四大製藥公司。

目前,該公司在抗愛滋領域有 10 款藥物,在病毒性肝炎領域有 7 款藥物,呼吸道疾病 / 炎症方面有兩款藥物(有的具備多種用途)。

武漢肺炎患者注射「瑞得西韋」後病況好轉

由於被初步認定對於新冠病毒具有顯著效果,Gilead 開發的藥物瑞得西韋(Remdesivir)被微博網友戲稱為「人民的希望」,但它最開始是針對伊波拉病毒研發的。

根據矽星人(本文作者)獲得的文件,Gilead 早在 2015 年就已完成了瑞得西韋的研發工作,在 2015 年 10 月完成了對於伊波拉病毒感染的臨床前藥效學研究,並開始了第一階段的臨床測試。

事實上,瑞得西韋在發明之後,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緊急徵調用於治療。

2013 年西非多國發生的埃博拉疫情,促使該公司加快了臨床測試。分別在 2016 和 2018 年,伊波拉疫情發生的利比里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使用該藥進行了實際治療和臨床測試,結果顯示該藥對伊波拉出血熱具有一定的治療效果,但後來逐漸被證明效果不足。

Remdesivir 的分子式

瑞得西韋是一種廣譜抗病毒藥物,多項研究已經證明除了針對伊波拉之外,該藥還可以被用於抑制冠狀病毒在呼吸道上皮細胞裡的複製,為由類似病毒引起的嚴重呼吸道傳染病的治療開啟了新的思路。

它在治療新冠病毒上的應用始於美國。當時,美國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從武漢返回美國的 35 歲華裔男性,病情不斷惡化。出於「同情性用藥」的目的,治療團隊在該患者入院後的第 7 天使用了靜脈注射瑞得西韋。

同情性用藥(Compassionate use)指的是在患者重病、無已經獲批准的藥物可用、主治醫生評估用藥可能獲益,且藥廠同意提供藥物的前提下,對患者使用還未獲得批准的藥物。

用藥後的次日,患者的臨床情況出現好轉,症狀極大減輕,不再使用呼吸機,自行呼吸時的血氧飽和度達到了最高 96%。

華盛頓州的醫學專家團隊在對該患者給藥後的第三天,相關論文發表在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 上。此前,Gilead 也在內部開展了測試,並在 1 月 31 日宣佈瑞得西韋在體內和體外對 SARS、MERS 等同為冠狀病毒家族的病毒,在呼吸道上皮細胞中的複製有著較強的抑制效果。

這些研究結果被翻譯並發佈在中國社群網路上後,該藥立即在中國引發了熱烈討論,也被微博網友戲稱為「人民的希望」。

Gilead 正與中國公共衛生部門合作,進行瑞得西韋的臨床測試

1 月 31 日,Gilead 首席醫學官 Merdad Parsey 代表公司發表聲明,表示正在和包括中國疾控中心和國家藥監局在內的各國公共衛生部門密切合作,進行臨床測試,進一步驗證瑞得西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效果。

Gilead 正在和中國公共衛生部門合作,建立一個隨機的、對照的(也即雙盲)試驗,以確定瑞得西韋能否安全、有效地用於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該聲明指出,目前雖然沒有數據顯示該藥對新型冠狀病毒有效,但針對包括 SARS、MERS 等其它冠狀病毒的實驗數據帶來了希望,因為這些冠狀病毒和新型冠狀病毒結構上相似。

瑞得西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臨床試驗於 2 月 3 日在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啟動,2 月 4 日第一批該藥抵達中國。首批 761 名感染者已於北京時間 2 月 6 日開始接受用藥,其中 453 名重症患者、308 名輕、中症患者。試驗開展的醫院包括武漢金銀潭醫院、北京中日友好醫院等在內的多家一線醫院。

值得注意的是,該藥此前在針對冠狀病毒感染的治療,從未經歷第一、第二階段,而是直接在中國進入了第三階段臨床測試。

不過,另外一起關於瑞得西韋專利的事也引起了討論。針對瑞得西韋,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官網稱 ,已經「在 1 月 21 日申報了中國發明專利(抗 2019 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並將通過 PCT(專利合作協定)途徑進入全球主要國家。」

Gilead 的 CEO Daniel O’Day 在一次公司會議上被問起了這件事,他表示,這一情況不會影響公司對全球健康繼續做出貢獻。他說:

「我想要非常清楚地告訴各位,我們公司的職責是拯救病患,我們將會繼續謀求臨床測試的機會,以獲得科學證據驗證該藥對於患者是否有效;同時,我們會繼續擴大產量,滿足全世界各地患者對於該藥的需求。

專利並非我們公司目前關注的焦點。但需要明確的是,我們在全世界各地擁有瑞得西韋的化合物配方,以及該藥所有用途的專利,其中包括用於治療冠狀病毒感染。我們不會進行專利訴訟,而是會專注於治療患者。當然,我們會保護我們的知識產權,但患者仍是第一位的(But patients first)。」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制造“新冠特效药”的 Gilead 究竟何方神圣?〉。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更多關於武漢肺炎的資訊

武漢肺炎催生機器人的「防疫」新功能!中國醫院用機器人消毒、送餐,避免人與人接觸
【怕爆武漢肺炎】中國人靠一台遙控車、電子支付,不外出買到想吃的饅頭
中國「高鐵之心」遭封城,武漢肺炎如何衝擊科技產業供應鏈?


全方位掌握消費者數位軌跡

AI 如何有效提升電商業績、降低導入成本?

《領取白皮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