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年 1 次全科會將至】政府 R&D 投資成長不足,不能為下一代累積產業升級紅利

考量國家發展方向,科技部每 4 年會召開一次全國科學技術會議(以下簡稱全科會),決定接下來 4 年國內針對國際科技局勢以及全球動態台灣因應的科技政策與相關發展指標。2020 年,台灣即將召開第 11 次全科會,近年世界科技變動加速,包含 AI 人工智慧興起,以及 5G 商轉等相關議題,透過全科會,我們可以更清楚台灣針對下一步進展的科技產業發展策略,以及未來政府針對台灣面向未來 4 年相關資源投入的領域方向。

TechOrange 科技報橘有鑒於全科會在台灣相關政策發展上的重要性,舉辦直播節目,由流線傳媒 TechOrange 總主筆張育寧擔任主持人,邀請科技部長現身說明,並由代表學界、業界的台灣人工智慧學校執行長陳昇瑋,知名加速器 SparkLabs Taipei 共同創辦人暨管理合夥人邱彥錡列席與談,共同探討台灣在全科會上目前的做法,以及業界、創業界、學界如何看待全科會上政府應該如何做,才能與實務接軌,創造最大效益。

陳昇瑋:大方向策略不是重點,如何確保「執行」才是關鍵

陳昇瑋認為,過去幾十年我們看政府在制定大方向的策略上通常都做得非常好,很能抓住國際趨勢,但制訂策略不是最重要的部分,針對台灣過去幾年的發展狀況,如何確保落地執行,才是最重要的部分。陳昇瑋舉例過去他有很多朋友在國外的研究都可以上國際重要期刊,諸如《Nature》、《Science》、《Cell》,但這些優秀人才回到台灣之後,卻再也做不到這件事,這代表台灣的學界研究環境與國外或許有一些差距,影響到人才的發揮。例如哈佛的一個教授平均有 8 個行政人員支援,等同是有完整的金字塔架構輔助人才專注研究,但台灣目前並沒有這個結構存在,而且是「斷層」,這讓這些優秀的人才可能需要處理過多的行政庶務,反而不能專注在研發上,影響到人才的相關表現。

邱彥錡亦表示,方向不是最重要,執行力才是關鍵,就如同帶動台灣的創新創業,政府應該把資源專注放在最能促進創新落地的部分,例如台灣目前有足夠的加速器,但相對缺乏連續創業經驗的 Mentor,要促進一間新創養成,最重要的有三點:動力、駕駛和乘客,動力指是否能帶來足夠的投資資源,駕駛則是具備連續創業經驗的導師、Leader,而乘客則要思考過程裡自身扮演的角色,如何推動順暢的 Team Work,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台灣目前推動創新創業的作法不是補助設立更多的加速器,而是如何協助新創在後續的擴張實務。諸如近年科技部首位工作金卡持有者 Youtube 共同創辦人陳士駿,像這類有國際創新創業經驗的人才導入,是目前新創圈最需要的相關資源。

台灣科技研發投資落後國際,該急起直追嗎?

「基礎科學研究」是什麼?為什麼對台灣未來的產業實力發展很重要?TO 邀集人工智慧學校執行長陳昇瑋、SparkLabs Taipei 共同創辦人邱彥錡、科技部部長陳良基與《科技報橘 TechOrange》總主筆張育寧對談。【TO 直播精彩內容這裡瞧】6:54 人工智慧學校執行長陳昇瑋:設立目標與方針並不困難,計畫的落實與執行往往才是挑戰。比起方向,陳昇瑋更希望看見台灣產官學研有更多對於「執行面」的討論。31:54 科技部部長陳良基:未來科技策略該要廣納年輕創業家的聲音,且在設立目標時不只比擬德美英法等大國,而注意與台灣環境類似的重點國家如何策略佈局。50:22 很多海外重點新創、中大型企業皆把科技研發放在第一位,SparkLabs Taipei 共同創辦人邱彥錡:基礎科技研發需要時間發酵,而台灣企業家需要去了解,如何在長期目標中,設立階段性 KPI。

Posted by TechOrange 科技報橘 on Tuesday, 26 November 2019

陳良基:台灣要突破過往窠臼,打破慣性是關鍵

張育寧認為,從近年的科技會議紀錄,我們可以看到這幾年台灣的業界、學界越來越希望外界的研發、資金可以與政府共同進展,而台灣這幾年在全科會的做法上更有不同,從過往出版白皮書,調整到今年的策略藍圖,可以看到科技部目前在這一塊希望促進一些革新。

陳良基表示,過去的全科會是 4 年召開一次,且會每年進行投入資源盤點,2 年進行一次方向調整,過往出版白皮書比較偏向論述,但回應業界的看法,台灣的全科會應該要更注重執行力,因此改用策略藍圖的方式,更為明確地標出計畫要做的事,和主要的方向,希望能帶來更為明確的執行方向和策略規劃目標,而台灣身為一個小國,投注資源的項目更為重要,這次的全科會會囊括更為廣闊的領域,希望盡可能的就台灣全方位的要素,重新思考台灣現階段需要的專注方向,例如少子化等等,都會列在這次全科會的關注議題中。陳良基表示「過去的全科會比較像是資源分配會議,哪個項目投多少錢,但今年我們更希望納入更多民間的聲音,由政府去統籌做莊,引導民間與政府共同投入」。

陳昇瑋則認為,相較於過往政府主導科技政策的策略,台灣應該思考的是執行面跟策略面的掛鉤是否夠緊密,例如過往台灣科研計畫的通過率大約是 48% 左右,但相對國外的計畫其實都是 10% 左右的通過率,而誰會通過這件事,過往在台灣大部分是由過往的通過紀錄決定新計畫的通過與否,但這個評斷標準,明顯對於台灣的未來科技發展相關性偏低,因此這個部分也需要深化思考。

邱彥錡則表示,台灣近年的政府科技投入,很多都在緊急但不重要的項目上,他這幾年協助審產發局的案子,大部分不是著重在解決特定問題,而是跟國外其他廠商相比改善多少,這代表台灣的廠商在思維上偏向工程思維,而非創新思維。有鑑於此,政府應該藉由串連學術界與業界,讓研發可以有通盤考量,解決過去學界都要「猜測」業界需求的作法,藉由業界和學界的合作,彌平產學隔閡。

另外在針對國際其他國家的案例上,邱彥錡與陳昇瑋均認同台灣的選題,應該要選擇市場、規模相近的國家作為比較,例如日本和韓國,而非中國和美國,在策略上的完整度和精準度,才可以更為符合國情需求。

陳良基最後總結認為,台灣既有的國情組成確實相對複雜,台灣廠商有既有的慣用模式,就如同日本、韓國都有既有的保護國內產業保守政策,而國家的科技計畫如何在創新的大方向上同時與國內廠商的慣性找到平衡點將是關鍵。陳良基舉例在過往的全科會,現場看不到 45 歲以下的人參與,這代表年輕世代的聲音消失了,但現在的全科會解決的事情將會與未來世代較為相關,台灣現在享受過去投入方向正確的果實,但未來的幾年,還需要和民間共同努力,因此呼籲更多的年輕世代投入國家的科技政策、資源投入方向研擬,打破過去的產業慣性,才有創造豐收的可能性。

研發投資重要性高,台灣要如何增加 R&D 投資動能?

台灣目前的政府研發投入比較相對下降,在今年的策略藍圖中指出公部門的研發投入占比持續下跌,到 2017 年大約只佔國內的 19%,業界在國內 5000 多億的研發投入中比例雖然持續上升,但研發資金佔營收比例卻也下降到 7% 多,而其他 OECD 的組織國約為 16% 上下,陳良基認為這將是台灣未來的重要問題,然而,比例下降不等於總體投資減少,而是公部門投資沒有持續成長,這才是需要關注的問題。

陳良基進一步解釋,政府近年的研發投入持平,但在產業界投資增加的過程中,政府佔的比重就持續下降,過去幾十年因為政府投入多,因此紅利擴及數十年,但若政府的投資沒有增加,沒有投入資源引領更多民間廠商投資新產業的研發,可能會導致後面的幾個世代產業經濟成長不若以往。

陳昇瑋則進一步提出業界聘用博士研發人才的問題,外資近年大舉投資台灣研發人才,但國內企業也必須針對博士研發人才進行聘雇,才能確保台灣持續有人投入學界,進行先進科技的相關研發。邱彥錡亦認為近年大型企業對於高階研發人才的效益依然還不夠理解,因此投入相對保守,台廠必須理解基礎研究的價值,才會更願意聘用更多高階研發人才,推動台灣整體高科技研發的生態系形成。

陳良基表示,過往十年科學園區企業聘用博士的比例大幅上升,中科甚至於十年內提升 4~5 倍,目前科技部已經看見民間對於博士研究人才的渴求,正在協助提供學界的畢業博士任職,希望能夠解決目前博士生對於工作選擇上相對限縮的問題,並協助企業聯繫畢業的博士生,協助串連起台灣高階研發人才健康的就業環境。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你可能感興趣

助陣台灣新創!科技部攜手 Uber Taiwan,開課培育 AI、自駕車產業人才

【InnoVEX 2019】科技部 TTA 館展現新創能量,「億元步道」成大亮點

諾貝爾獎得主來台演講!朱棣文受科技部邀約,探討台灣綠能新契機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