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快速提升台灣企業數位競爭力?專訪 VMware 資深副總裁暨亞太及日本地區總經理 Duncan Hewett

VMware 資深副總裁暨亞太及日本地區總經理 Duncan Hewett(Credit: TechOrange 科技報橘,攝影師:謝明欣)

採訪:張育寧(流線傳媒總主筆)
文字整理:林子鈞

從 50 年代的穿孔紙帶(Punched tape),到現在的雲端虛擬伺服器,企業儲存資料需求隨著創新科技大數據、AI、物聯網的到來日益增長。掌握資料處理分析的能力,通常與企業創新能力高度相關。

1998 年,VMware 在加州帕羅奧圖州創立,隔年發布破壞性創新產品 Workstation ,讓技術人員突破過往硬體窠臼,只要用一台電腦建置虛擬機,就可在單一設備上操作多種作業系統,華爾街日報對此盛讚「VMware 重新賦予了用戶選擇的自由」。

但這還只是 VMware 破壞性創新的第一章,2002 年 VMware 發布的 ESX Server,是其第一個虛擬機管理程式,讓多台服務器可以整合到更少的物理設備上,改變了過往企業 IT 勢必得投入高額預算購買硬體設備的傳統做法,同時也為後來 Google、Facebook、Amazon 謂為盛行的伺服器架構鋪下了發展根基。

如何最有效率的營運資料中心?無疑是雲端時代所有公司都在思考的問題,Facebook、Google、Amazon 為了管理世界上億用戶,透過建置大量低成本的 x86 伺服器,構建分散式架構,並以軟體進行管理、運算、儲存,而這和 VMware 在 2002 年的概念驚人的相似,沒有 VMware 的前瞻視野,或許資料中心的效能要走到現在這一步,還要好一段時間。

VMware 從五個在小公寓裡工作的工程師,到現在服務超過 500,000 個企業用戶,80% 市佔率的成就,可以說是 VMware 徹底改變了世界 IT 的舊有架構,但他們依然自稱是「新創」,或許算是某種程度上的自謙,但也可以視為是一種持續追求改變的心態。站在這樣的高度上,VMware 如何看待台灣企業數位轉型的挑戰,甚至到近幾年政府才剛剛學會的資訊安全演進,而 VMware 在台灣扮演的角色,又可以用什麼樣的「新創」思維去引導台灣環境的整體革新?

市佔率達 80%,老牌新創 VMware 如何讓 IT 基礎架構全面革命

流線傳媒總主筆張育寧(以下簡稱為「張」):VMware 在全球服務市場上扮演什麼角色?而產品有哪些競爭者?

VMware 資深副總裁暨亞太及日本地區總經理 Duncan Hewett(以下簡稱為「D」):VMware 是一間 21 年歷史的「新創公司」,最早在矽谷發跡,公司打造的「伺服器虛擬化」,改變整個數據中心的生態。以往是單一伺服器跑單一應用程式,現在透過我們的伺服器,可以跑到 10 個應用程式。

時至今日,我們的市佔率已經達到 80%,還在不斷更新虛擬化的技術。現在不單是公司內部的數據中心跟**RBM、AWS、Azure、google、阿里雲合作,也能在外部運作數據中心的應用程式。

張:VMware 1993 年就在矽谷成立,您為什麼會使用「新創」來形容這間公司?

D: 主要在於公司的「文化」。公司最早開發「破壞性」的技術,改變整個數據運作的生態,而現在不管是研發或購買新技術,都希望為顧客帶來創新。聯網或數據的儲存都和業界現有的工作方式不同,這是公司的 DNA。

我們在組織中積極面對挑戰和創新,因為只有勇敢提出新的想法,才能帶來破壞性的新思維。簡而言之,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工作環境。

企業轉型第一步:先說服老闆「為什麼要改變?」

張: 我們知道 VMware 的產品是提供數位轉型的解決方法,在談產品前,想請您簡單描述,因為您們提供的服務要讓企業從傳統運作模式轉移到新的工作模式,文化適應問題是不是有難關?

D: 沒錯!我們要了解「為什麼有意願改變?」,有時候是上層的領導階層帶動改變,有時候是外部因素帶動改變。比如說,台灣的金融業會轉型,不只是 3 個新的網路銀行帶來外部壓力,現有金融產業的 21 家銀行和金控公司也會願意創新。無論內部或外部的壓力,都要找到為什麼要改變或轉型的原因,再內化到整體企業文化。

張: 針對台灣市場的企業和政府,您可否談談 VMware 的主力產品中,有哪些產品可以提供台灣做為主力解決方案,且台灣也特別需要這項服務?

D: 我們知道台灣算是科技的早期使用者,銀行業或政府都有使用科技;現在,重要的是如何持續「現代化」技術,例如增加組織工作方式的多樣性,才能刺激更多創新。所以我們專注在「數位體驗」,人如果有不同的工作方式,就能更有效率、更容易取得工作相關 資訊 ,並帶動公司內部整體運作,藉此產生創新作法。

張: 這跟傳統企業內的管理系統有關嗎?因為客戶關係管理軟體有 CRM 的系統,生產線上則有 ERM 的系統,您在講的是不是這些現代化數位企業的系統應用?

D: 其實不是。很多大筆的投資是在核心系統上,這麼大筆的投資不見得是一直更新系統,甚至不一定更容易使用。像我們公司的核心系統是「SMP」,主要記錄相關銷售數據,但高階主管不會登入這個系統找數據,我需要的是在手機或行動裝置直接看到成果,而且每個小時更新;最重要的是,我要即時掌握關鍵數據,並以視覺化的方式呈現。

如果要談到我們如何幫助其他公司,透過系統現代化並提升系統的等級,讓人們更有效地使用系統,執行工作也會更有效率。

張: 這就是為什麼您要提到 digital experience(數位體驗)吧!

D: 舉個簡單的例子,主管每天要批准文件,或登入支出、採購等等不同系統,CRM 擁有不同核心系統,很多組織、大公司使用後,執行上非常沒效率;有些主管週五進公司,得登入不同系統、做不同申請。

SMP 系統採用簡單的使用介面,來整合數據,只要給個「讚」或「拒絕」,就能批准任何文件申請。 這大幅改變我的工作模式;比如說,我人在台北,辦公室在新加坡,但我還是可以辦公,即便我早上搭計程車上班的路上,也能批准 10 個業務申請,藉此改變我的產能。

所以,只要給我好的使用者介面,很多大公司也可以如法炮製。 為什麼要提到員工的數位體驗?正是因為可以提升員工的產能和效率,讓事情變得更簡單,就會改變員工的體驗 ,進而改變企業的工作模式和成效。

怎麼解決部門溝通困難? 事業部門直接列張清單給 IT!

張: 能夠用這樣的方式運作,在科技的技術演進上,是因為有雲端化的技術和 AI 的技術,促成這件事情更容易達成嗎?

D: 我的答案是「是,但也不是」。雲端運算幫助我們更容易取用資訊,AI 人工智慧或機器學習有更快的運算速度,告訴我們現在要呈現哪些數據。但我們必須要了解「創新從何而來」!創新就是員工要有不一樣的工作模式,只有做事方式不同,才能帶動創新,這就要仰賴 AI 部門或科技部門協助。

像我們公司從不同系統轉換為單一系統,更新要花很多時間,而且我們公司分散在 48 個國家,難以同步進程,難道要某些地方跑舊的程式、某些地方跑新的程式嗎?更新的過渡期要如何無損生產力呢?IT 部門就要完全了解事業部門的運作模式與需求,透過緊密合作,以雲端取得不同資源。IT 部門在上述的一切,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

張:VMware 在轉型的過程中,在產品進化、協助客戶數位現代化的部分,是去研究跟了解企業現代化的管理和進程,需要哪些更符合人的需求和行為的產品?而公司如何發現這些需求?

D: 組織必須要帶來改變。當然,如我所說,IT 部門和事業部門要有緊密連結。另外是彈性發展,應快速嘗試與修正 ,過往是事業部門列出需求清單給 IT 部門,再等 IT 部門交出成品,過程耗時、缺乏連結;現在則由資訊長帶領 IT 團隊帶來持續性的進步,就能看到微小卻快速的、有效的改變。我們時常希望提供員工全新、創新的服務,而且連員工自己也想不到。

張: 這對於您而言是最難的部分,對吧?

D: 讓我來說個故事。我們是美國上市的公司,員工每一季要簽核季度報告,得到辦公室簽,這是勞民傷財的事。現在透過新的系統,可以協助員工在每季的第一天快速簽核季度報告,員工的手機會出現通知,依照通知讀取資訊,按下手機簽核、認證即可,每一季的簽核時間從 70 天降到 3 天。一件事情越簡單,就越多人願意做,就像中國大陸的微信支付或阿里支付,因為很簡單、一按就好,普及率才會這麼高。

台灣數位轉型腳步慢,唯有競爭才能推動創新

張: 就您所知,台灣企業導入新的數位企業管理,接受度高嗎?我會這樣問的原因是因為過去和台灣企業接觸,在數位轉型上,常因老闆不理解數位工具、擔心價錢昂貴。就我們了解,台灣企業得數位轉型相對較慢,接受度也沒那麼高,您的觀察也一樣嗎?

D: 很多時候還是需要改變,無論內在的壓力或外在的壓力使然。這就是為何我要提到網路銀行的例子,網銀為金融服務業帶來改變,例如新加坡的 DBS 星展銀行或 UAB 阿馬亞聯合銀行等銀行,都因此產生顯著改變,帶來更多、更快的創新。

台灣的挑戰在於「沒有壓力」,當然有競爭才有進步,我很樂見網銀、智慧城市等新計畫,因為可以促進競爭,大家才會進一步創新。 我舉個例子,台灣移民局產製進入海關的人臉辨識系統,由「Mytech」負責統整,就是不錯的科技整合。

張:Mytech 是您們的客戶?使用您們的軟體去部署臉孔辨識系統?

D: 我釐清一下,Mytech 是我們的合作夥伴,利用我們的技術。我剛剛的舉例是指如何幫助政府現代化或數位轉型,再提供公民數位服務。如果要帶來很大的轉變,必須隨時考量「終端使用者」的需求,意謂工作負擔更重了!

例如,我們會幫助政府部門了解公民如何使用公共服務,如何跨部門整合,這個領域的機會很多。我本身只是台灣的訪客,還沒使用過這些公共服務,但就我所看到、聽到的,台灣其實有很多機會。

(Credit: TechOrange 科技報橘,攝影師:謝明欣)

政府數位轉型卡關?IT 不夠多、架構沒有想清楚

張: 政府部門的數位化轉型是我的第二個重要題目。既然您提到政府,我要追問的是,大家都認為台灣數位化轉型速度太慢,例如資訊安全的部分,台灣政府似乎做得不夠好,當然在中國的各種議題之下,台灣社會對資安有所期待。

可否請您舉一些例子,VMware 在台灣或其他國家,提供哪些解決方案?而在政府資安的部分,您認為政府要注意哪些問題?

D: 亞洲有很多不同的政府,數位化轉型進度也不同。我舉個例子,澳洲的維多利亞省有一家公司叫「Cenitex」,為 27 個不同的政府部門提供「雲端分享平台」,塑造更有彈性的空間和能量,提供無縫接軌的環境,單一部門接到、提出一個新的倡議,只要透過分享平台,就能了解其他部門有何思考,再決定要不要進一步推動它。

另外,組織需要技術和能力,比如說,IT 部門要有協助創新或提供不同服務的能力,藉此產生更多分享資訊的方式,例如通訊業者、政府、公司、銀行業者的需求都不盡相同。而談到政府部門,若要以分享的方式提供公共服務,就要分享到比較小的部門執行,才更能推動轉型。

張: 因為政府部門很龐大,不同層級、跨部門的數位化系統建置,可以更快在不同的上對下、下對上的層級,得到更快速的資訊串連跟溝通嗎?

D: 所以要有足夠的 IT 技術人員。您剛剛有提到雲端,雲端就是提供無限的能量,使用更多不同能力的技術。但我們辦公室屬於在地,就有其侷限,IT 人員的技術在於如何在可控的範圍內,以雲端的技術和外部結合,無論政府部門或企業組織,都能產生更彈性的能量。

張: 這個技術和 IT 人員是指政府或企業端要部署足夠人力嗎?還是 VMware 做為一個方案提供者,您們的工具就可以幫這些組織做這些事?我覺得這是比較難的部分,因為台灣沒有足夠的 IT 技術人員執行數位轉型。

D: 我覺得兩者都要,外部或內部都要做。就政府部門而言,以執行面來說,要了解員工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工作,IT 部門就要去思考,有哪些技能的人可以幫助政府在內部、外部達成目標,這就是政府第一線和 IT 部門緊密合作的原因。

張: 這也是我要往下追問的問題,政府部門數位化是很重要的議題,是台灣社會現在的大挑戰。因為台灣是民主社會,公部門受到社會強烈監督,公民不見得瞭解技術的運作模式,總會擔心政府如果跟國外的方案提供者緊密合作,採用非政府擁有的技術,會不會產生資訊外洩的問題?

VMware 從方案提供者的角色來看,能不能給我們一個簡單的說明,讓一般人了解這項技術如何運作?

D: 我舉個我們和某個稅務機關合作的例子。VMware 提供核心架構,就是提供一個雲端管理平台,協助他們分工,當取得需求時,會去思考各項需求要在內部系統或外部雲端執行。若相關數據在市場上可以取得,就能導引至外部雲端。但很重要的一點是,架構的規則都是由客戶撰寫。

另外,我們希望政府充分利用這些工具,並注意「可控制性」,哪些數據要保密、不該外洩到外部雲端,政府必須自建系統,仰賴這套自動化的系統,並依循自訂的規則,就能自動檢查數據可否流通至外部雲端。

張: 這個規則的設定由客戶、也就是使用解決方案的政府部門來規範,意思是政府部門要去理解這些領域知識。就您的觀察,整個亞太市場有沒有哪個國家的公務體系人員,已經比較成熟、完善?新加坡算是其中之一嗎?

D: 我舉兩個例子。第一個是日本,特別是日本 2 年多前有一項立法,要執行「網路區隔」,因為政府部門中,員工的電腦如果可以操作核心系統,又用同一部電腦搜尋網路資料,當中就有資訊洩露的疑慮。這種網路區隔的概念很重要,菲律賓、新加坡等其他國家都有受到關注。

另外像是是澳洲、美國,因為政府部門的員工成本太高,政府為了減少支出,投注於工作自動化。而您提到的新加坡,數位轉型進度很快,也有推動智慧國家的計畫,但新加坡人口只有 750 萬人,規模小相對好推動創新政策。

(Credit: TechOrange 科技報橘,攝影師:謝明欣)

數位轉型無縫接軌!雲端化不要空等廉價解決方案

張: 我想請教最後一個問題,雲端化過程可以擴大規模,無論企業或政府,在應用新的雲端解決方式上,VMware 有沒有最新的、最值得大家應用的技術或解決方案?對企業或政府,可以更快速地面對市場挑戰?

D: 我們公司有個主要的重大策略,就是在「混合雲」的部分,我們稱它為「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上的 VMware cloud(VMware 雲)」,幫助我們在企業或政府,以在地的應用程式就能帶到雲端執行。

以往窒礙難行的原因在於,我們要到雲端執行程式,必須改寫政府的程式,而我們公司投注人力, 在過去 2 年半中,讓這個改寫過程可以在雲端上無縫執行,幫助我們充分使用雲端資料。這種「公共雲」在過去發展很快,若能更有效、大規模整合在地的的資源或公共領域,勢必帶來更大的價值。

另外,也要提醒大家,這已經是未來的趨勢,整個業界都在就此前進,這是做中學的過程,必須儘早開始。VMware 原本有做雲端服務,但我們全部賣掉,因為我們看好的未來是如何充分應用混合雲帶來更無限的能量,策略上才會賣掉雲端服務,投注於產品或解決方案。

張: 我確定一下,越早投入就能越有競爭力嗎?但是,數位轉型的工具快速變遷,對於許多企業主或政府,特別在台灣,不一定越早應用就是越好,可能晚一點應用,可以用到更新、更便宜的東西。對於這種觀念,您的看法如何?

對您來說,您的意思是,要去使用這些方法的企業和政府,在思維上可能不是買一個解決方式,而是要用全新的方式達到新的商業模式嗎?

D: 台灣企業傾向於等待更便宜的東西問世,我建議不要這樣,就像我剛剛給你看的,很單純的「長官批准」使用者介面,就能提升整體生產力,同時改變整體工作環境。如果現在靜觀其變,別人都在不斷現代化,創造更多價值,找到新的工作方法或提供服務的方法了。

我們觀察到,有企業願意做,因此脫胎換骨。我們得提供員工相關服務,增加他們的產值和生產力,也要應該記得所有的創新都是從人而來,無論什麼組織、公司和政府部門,基礎單位都是人,提供更好的、不同的工作方式,就可能帶來創新和改變。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IT 架構新思維】迎戰資料搬遷、數位轉型兩大需求,CIO 首先該注意什麼?
掌握 AI 應用 7 大重點,成功踏上數位轉型浪潮
台灣數位轉型的背後巨人!資策會 40 年來如何促進台灣數位經濟堅實基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