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退」是 2019 年的矽谷寫照:裁員潮、房價下跌、拋售科技股票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2019 年是矽谷不樂觀的一年,房價下跌,裁員潮盛行,縮減加班費,投資人也在拋售科技股票,這一切是為了讓獲利變現,儲存現金,預備可能會在兩年內到來的經濟危機。

雖然近期不樂觀,但矽谷還是全球的科技創新重鎮,對部分投資人來說,即將到來的風暴,反而是寶貴的投資機會。(責任編輯:郭家宏)

「我不能等了,我要在冬天來臨前,快點賣出這套房子。」Steven 對自己的仲介堅持說道。

29 歲的 Steven 目前在 Google 總部擔任前端工程師。40 年前,他的父母從中國移民到矽谷。

他的父親年輕時候也是個工程師。正是他父母二十多年前的一場切身經歷,讓他有了這個在很多人看起來不可思議的決定。

「經濟危機很可能真的要來了,我要在它到來之前把房子賣掉。」Steven 說。

經濟危機可能性高,矽谷房價下跌

「房子上市三週了,仲介也說不出什麼具體的原因,就是賣不掉。」

Steven 在一次聚會上和朋友談起今年北美,尤其矽谷房市比想像中更為冷清的事。但聚會上的一半年輕人都對此毫無所覺,不知道房市在過去一年已經掉轉方向,逐漸冷卻。

在矽谷,一些年輕人對於經濟仍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樂觀。反之,一些專家學者開始擔憂經濟下行。

根據美國國家商業經濟組織的一份調研結果顯示,在 200 名接受調查的經濟學家和政策研究制定者中,有 2% 認為今年美國會有經濟危機,有 38% 認為明年會有經濟危機,而 25% 認為在 2021 年初會有經濟危機。調查中,只有 14% 的被調查者認為在未來兩年半,不會有經濟危機發生。

「經濟從 08 年經濟危機後恢復到現在已經連續上行了 11 年。按美國以往每 10 年左右出現一次經濟危機,11 年已經很長了。」Steven 說,過去一兩年,矽谷已經非常明顯地出現了一些變化——無論是清冷的房市,還是不太如意的獨角獸上市,以及後續疲軟的股價,都讓矽谷顯得「提不起精神」。

而這樣提不起精神的矽谷,讓曾經全家經歷過危機的 Steven 決定,迅速出手手中的房產。

這套於 2012 年購入的房產可以說是 Steven 過去幾年最成功的一次個人投資。這套購入價僅 80 萬美金(約新台幣 2440 萬元)的獨棟在過去幾年跟隨者矽谷的房價飆升,一度在高點價值超過 150 萬(約新台幣 4575 萬元),收益率接近 100%。

但 2018 年春天一過,房市疲軟,價格一天不如一天。等到 2019 年夏天,Steven 想出售的時候,估測這套房只值 120 萬了(約新台幣 3660 萬元)。

「我用 120 萬作為售價做了兩週 Open House,結果只有一個買家遞 Offer 進來——比我的售價低了 10 萬(約新台幣 305 萬元)」Steven 說。這更堅定了他賣房的決心:當房價下行,只有更快地出手這套房子,才可以保住大部分房子為他帶來的增值收益。

在 Open House 的第三週,他果斷決定開出 115 萬(約新台幣 3500 萬元)的骨折價吸引買家。最終在兩週後,經歷了無數個不滿意的 Offer 後,房屋成功售出。

Steven 所經歷的房市遇冷並不是個例。根據矽谷媒體《水星報》(The Mercury News)報導,來自房屋數據權威公司 Corelogic 公佈的數據,灣區房屋交易數量已經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連續 13 個月下降。而今年 8 月的房屋交易數量相較去年同期下降超過 20%。

「雖然沒能在最高點出售這套自住房,但還好我行動快,還是保住了幾十萬的收益。」Steven 在出售房屋後,已經租到公司附近的一個一居室公寓,並表示終於不用擔心像 20 年前父親那樣,失業還要還高額貸款。

經歷過經濟危機的美國人,開始賣房避免虧損

Steven 的父親年輕時,矽谷也是這樣熱鬧,大批的公司上市、薪酬、房價隨著股價一路飄升。但一瞬間,事情就發生了變化:.COM 那一輪危機帶來了股價、房價斷崖式下跌。而最讓他們一家記憶猶新的,是矽谷遍地的失業狀況。

「我父親在那一年也丟了工作。糟糕的是,那些原本招工的公司都停止了徵才(HiringFreeze)。」Steven 說。

就像現在一樣,那個時候工程師的薪水遠超普通人。因為沒有經濟壓力,他的媽媽辭了工作在家照顧起了 Steven 和他的妹妹。

但那一次突如其來的裁員,讓整個家庭一瞬間從處境優渥跌落到了還不起房貸。

等到他父親因為還不起房貸想要賣房的時候,發現房子的價值早已腰斬。哪怕是賣了,都無法還清銀行的貸款。「那段經歷給我們一家留下的印象太深了。」Steven 說。好在過了最難熬的那一年多,父親又重新找到了一份能夠維持家庭開銷的工作。這樣的事情,一旦經歷過,就會保持比常人更敏鋭的警覺。Steven 和家人最近看到了那種相似的徵兆:矽谷的房價從去年春天過後一直在跌,上一輪瘋長的地帶已經跌出了將近 1/4。哪怕今年聯準會都已經降息三次,矽谷房價仍然沒有停止下跌。

「經濟危機很可能會在未來一兩年之內再次造訪。」Steven 推測道。已經出清了房子的他,就只等待著另外一隻靴子落地。

和 Steven 一樣,很多經歷過經濟危機的美國人都開始做起了準備。

矽谷人開始拋售科技股票,並跳槽到「科技大廠」

根據 CNBC 的報導,調查機構 Metlive 做了一份針對 8000 位 18 歲以上美國人的調查。調查顯示,基於對於經濟危機話題的恐懼,41% 的受訪者比過去更在意自己的存款,以及更頻繁地檢查自己的銀行帳戶存款和投資情況。21%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因為對即將到來的危機感到恐懼,花錢時變得更謹慎和保守。這和美國人多年來當月光族的行為相差頗大。

更反常的是,在接受調查的人群中,有 17% 的美國人表示,他們最近開始在家裡存放大筆現金。

無論是賣房還是存款,人們開始相信黑暗裡,將只有現金為王。

為了手握更多的現金,抵禦危機,矽谷的人們開始嘗試拋售一點「矽谷特產」——科技公司的股票,尤其是那些剛剛上市的獨角獸公司員工。

11 月 6 日,美國股市一開盤,Uber 員工就在股票解禁第一天,爭分奪秒地如同丟掉燙手山芋一樣拋售了手裡的股票,導致自家公司股價暴跌。

由於大規模拋售,Uber 股票跌落至史上低價每股 25.58 美元。而六個月前,Uber 的上市股價為每股 45 美元。半年時間,股價崩盤 40%。而對 Uber 前景缺乏信心的除了普通員工,還包括已經被踢出局的前任 CEO Travis Kalanick。包含解禁首日拋售的 5 億美金股票,Kalanick 已經拋售出大約價值 9 億美金的 Uber 股票。

Uber 最近 6 個月的股價走勢,由於對於 Uber 前景的不信任以及對於其今年頻繁裁員帶來的擔憂,甚至不少已經拋售股票兌換現金的 Uber 員工,開始面試 Google 等傳統科技大廠。

人們相信,當狂風暴雨來臨的時候,一條大船顯然比一條還不穩定的小船來得更讓人安心。畢竟在 2000 年經濟危機發生時,當時是微軟站出來安慰員工:「我們存了 N 億現金,大家不用怕。」而 2008 年那次經濟危機,則是 Google 站出來安慰員工:「我們不裁員。」

矽谷年輕人李來(化名)就是其中的一員。在準備跳槽的過程中,工作經驗多年的李來拿到了一些 Offer,裡面最吸引人的,莫過於簽約費就高達十幾萬美金的 Netflix。

「他們的薪資待遇和福利在行業內都非常好。」李來說。儘管當時他對於這筆高額的簽約費很是動心。但最後,李來最終還是選擇了並沒有高額簽約費的 Google。「風雨欲來,我覺得找棵大樹更安穩。」李來說。在近一年來,他周圍的工程師朋友換工作,也開始更加關心公司本身的規模,而不單是像原來那樣單純在意「包裹」(Package,整體薪酬)和年輕公司所帶來的「暴富」機會。

企業裁員,並招募海外低薪員工

儘管 Steven 和李來的很多朋友不能理解他們這種像老北京儲存過冬大白菜一樣,過早開始未雨綢繆的行為,但實際上,除了個人和家庭,很多美國企業也開始「存白菜」了。

在美國華人 e 網論壇上,有網友發文表示:「從我們行業裡的最近一些現象,感覺對未來經濟的預期」,並提出了自己的觀察:

「作為一個審計,現在手上的客戶,Private 客戶都不以尋求上市作為目標,而是紛紛開始尋求買家 Acquirer(收購),非常急於快速變現。而上市公司,除了大型地產,很多中小型上市公司紛紛增發股票,感覺像是趁著還能撈錢趕快再撈一筆的感覺,以前沒有像今年這樣頻繁地 file 過 s-1。」

這並不是這位網友的個人感受。「我和其他經歷還要 partner 聊天的時候,大家都有這種經濟可能在下行的感覺。」他寫道。

實際上,這早已經顯露出蛛絲馬跡。一些科技公司已經提前進入「縮食緊食」狀態,秘密裁員、換掉高檔咖啡等等事情正成為矽谷一些公司的「新常態」。而股價不斷下跌的獨角獸上市公司裡,已經提前顯現出「寒冬」的跡象。

「很多跡象能感覺到,公司在縮緊開支。」Uber 的一位員工匿名表示。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Uber 總部咖啡機裡使用的手工研磨咖啡 Stumptown,已經悄悄被換成了價格更低廉的星巴克咖啡。

此外,Uber 已經停止讓員工在全員大會上像之前一樣匿名提問。同時大尺寸的便利貼也已經缺貨。而 Uber 員工曾經在社交媒體上非常引以為傲的工作週年特製 Uberersary 氦氣球也已經不復存在,被換成簡單的慶祝貼紙。

在一封由 Uber CFO Nelson Chai 發給全員工的郵件內,他表示這些氣球一年花費公司 20 萬美金(約新台幣 610 萬元)。估算下來,僅相當於一個工程師一年的薪水。

而取消慶祝氣球實際上只是 Uber 在全公司範圍內的節約開支的運動。據內部員工向媒體表示,這項活動的內部標籤 Hashtag 是找到更多的錢(Find the Money)。透過這項運動,Uber 高層在向員工尋求更多的方法減少支出。

除了縮減辦公開支外,Uber 同時也在考慮縮減人員開支。

為了挨過最艱難的時刻,Uber 在上市後的過去半年裡,接連在今年 6 月、9 月和 10 月進行了三次裁員,共裁撤超過 1000 名員工。此外,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 正在和公司的經理級別員工溝通如何縮減各部門開支。

「最早看設計部門裁員,我覺得還好我是工程師。但是最後一次連工程師都裁員的時候,我已經慌了。」這名員工表示,現在公司內部幾乎人人自危,甚至尋找新出路。

儘管 Uber 今年內已經經歷了三次裁員,但實際上這家公司同一時間也在徵才,不過是在人工更便宜的國家徵才。

根據 LinkedIn 等徵才網站顯示,在 Uber 位於美國、加拿大的工程師面臨被解僱風險時,Uber 在印度邦加羅爾和海得拉巴刊登了不少徵才資訊,其中包含設計和工程師等等職位。

而同一時間,Uber 在美國本土已經進入招募冷凍期。

這樣辭退美國本土員工,招募海外低成本員工,將為 Uber 省下不少過冬的「存糧」。

而為即將到來「寒冬」做準備的除了科技公司外,也有不少美國東部的金融巨鰐。

縮減員工、加班費、出差費,儲存現金預備經濟寒冬

根據 Bloomberg 報導,摩根大通 CEO Jamie Dimon 正在認真考慮拋售公司位於紐約曼哈頓的總部大樓,從而削減開支,累積更多的現金。此外,他們正在考慮裁員,或者是將部分員工從美國紐約等高消費大城市「轉移」到相對生活成本更低的地區,從而獲得更多的稅收優惠。

而這一切作為,都是因為這家頂級美國銀行意識到,在不遠的未來,美國非常有可能再次經歷經濟下行。而他們希望透過縮減開支和儲存更多現金的方式,來應對隱約可見的變化。

實際上,勒緊褲腰帶的絶對不止摩根大通一家。一家估值 190 億美金(約新台幣 5800 億元)的美國網路巨頭 IAC 同樣已經開始準備應對寒冬。

擁有美國在線約會 apps Tinder 母公司 Match Group 80% 股份,以及大量的網路子公司的 IAC,已經將自己的現金儲存量提高到 27 億美金(約新台幣 823 億元),是過去 15 年的最高水平。這家公司的 CFO Glenn Schiffman 告訴創投媒體 Axios,這一切都是在為即將到來的經濟下行做準備。

「在我看來,已經沒有人還會質疑這場經濟危機是否會來臨。」Schiffman 說他們已經發現大量的現象、數據變化表示經濟即將出現下行,甚至很有可能出現經濟危機。而這些美國市場的變化,包含變慢的全球併購速度、糟糕的 IPO、縮緊的風險投資等等。根據 Lexology 估計,全球併購、收購將明顯減緩,金額將從 2019 年的 2.8 兆美金(約新台幣 85 兆元)降低到 2.1 兆(約新台幣 64 兆元),跌幅約 25%。

在接受採訪時,Economic Outlook Group 的首席全球經濟分析師 Bernard Baumohl 就表示,伴隨著市場的下行和不確定性,過去幾個月,北美大公司的支出都在大幅縮緊。

而在一些北美當地的華人論壇上,也有不少人的公司有削減開支和提前停止招募的狀況。

一位網友在華人 e 網留言表示:「我們的感覺是即將下滑。大公司縮減開銷已有 2 季,過去經驗,普通消費者開始縮減開銷,一般就是在大公司之後的 2 季。」

「我的感覺差不多。我們公司已經開始減少員工的出差了。CFO 的解釋說,這是為了嚴格控制開支。」在一家世界五百強公司工作的張天(化名)說道。

此外,張天的公司最近對加班工資也進行了調整,從 Overtime Pay 變成了 Straight Time Pay。他解釋說在美國,Straight Time Pay 指的是按正常工作小時工資來計算加班工資。而前者 Overtime Pay 則是按照大約正常工資的 1.5 倍甚至更高來支付加班工資。他在這家公司工作了 5 年,以前從來都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他說這應該是公司在為即將到來的寒冬提前做點準備,多存些現金。

「美國公司正在減少開支來應對美國經濟的衰退信號,甚至是全球經濟不穩定帶來的壞消息。」一位矽谷投行工作多年的投資人告訴矽星人(本文作者),同時表示這些大企業的補救措施就像是一個厚厚的救生墊,當危機來臨,會幫它們儘量減少損失、平穩度過。

是危機,也是投資的機會

儘管在美國,無論是一些個人還是企業,都在勒緊褲帶等待經濟寒冬的第二隻鞋落地,但實際上,他們也在同時等待著機會的降臨。

「如果(經濟)一直向上升,就不可能有機會入場。」Steven 說。他雖然已經拋售掉房屋,但仍然斷斷續續在觀望市場變化,一旦觸底再次上升,他就會重新回到市場中。

在一次私聊中,他表示選擇出售自住房去租房,是一種避險,更是一種「投資」。他曾經親眼看著房價從低點上升,並從中賺足了甜頭,現在,他決定給自己一次新的機會,重新以更低的價格入場。

同樣遵循這種投資理念的,還有 89 歲的股神巴菲特。

今年 6 月,巴菲特拋售了手中持有的近 60%、價值 1220 億美金(約新台幣 3.7 兆元)的股票,將其兌換成現金。而這對於相信投資才能賺錢的巴菲特來說,是很罕見的行為。他上一次這樣做是 2008 年的危機到來前。

但在危機徹底爆發,雷曼兄弟破產人人都勒緊褲帶的時候,巴菲特買入了 50 億高盛優先股。而這筆錢不僅可以讓高盛不必步雷曼兄弟破產的後塵外,也讓巴菲特的公司額外收入 37 億美金(約新台幣 1130 億元)。

對於這樣的行為,巴菲特解釋說:「壞消息才是投資人的好消息。它讓你可以有機會用極低的價格購買一小塊兒未來。」

而在 2008 年危機後,巴菲特在《時代》週刊,留下這樣一句話:

當別人貪婪時,你需要恐懼。當別人恐懼時,你需要貪婪。

(本文經合作夥伴 品玩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焦急等待着,2020 年的一场危机 〉。首圖來源: 維基百科

更多關於經濟的資訊

金融危機將近?德意志銀行大虧損,財經專家:跟雷曼兄弟破產前很像
中國政府準備擴大深圳金融開放,是否會取代香港成為新的亞洲金融中心?
解放軍鎮壓香港?前大摩分析師:金融中心地位將不保,最糟引爆中國「金融風暴」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